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1章 过河拆桥
    a ,最快更新王牌特种兵最新章节!

    西部南部两个主力军团,足有二十万人的规模,之前仗着强大的后勤补给和空军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支援,打的拉昂达军苦不堪言,现如今两边却调换了位置,后方的补给一断,西南军团只能收缩防线,

    把好不容易占领的土地又不费一枪一弹还给了拉昂达。没有补给,二十多万人光是吃饭都成了大问题,他们剩下的食物仅能支撑三五天时间,前线总指挥正在焦头烂额之际,密密麻麻的机群出现在阵地上空,这次它们空投下来的却不是补给,而是无数枚炸弹

    。轰炸还没结束,东部北部军团又从后方向他们发动了进攻,加上拉昂达军队死死挡在正面,西南部军团顿时成了瓮中之鳖,这两个军团的长官都是阿里木的嫡系,既然无法拉拢他们,那就只能彻底毁灭他

    们。西南部军团收缩为一团,就像一只刺猬,抵抗十分顽强,但阿齐木的二舅作为这次征讨军的总指挥官,有信心在半个月内,彻底歼灭被困死在里面的目标,别看他们现在龙精虎猛,等没了食物,饿也能把

    他们饿死在里面。

    所以讨伐军总指挥没有急着下令猛攻,除了把目标包围的严严实实,主要还是靠空军部队不间断的轰炸。

    前方不断传来捷报,胜利指日可待,阿齐木也如愿以偿坐上了王位,今天,林风带着卡尔来到王宫,现在大局已定,是时候让他兑现当初的承诺了。

    可是一来林风就碰了个软钉子,负责接待他们的王宫总管告诉林风,国王正在举行议会,短时间内恐怕抽不出时间见面。

    “没关系,我们可以等。”

    林风是打定了主意没见到阿齐木就不走,莫可奈何的总管只好带着他们去了会客厅,让仆人给他们各自泡了一杯咖啡,就离开了,只留下他们两个在这里干坐着。

    这一等就是几个钟头,卡尔指头拨弄着已经空了的咖啡杯,耳边听着隔壁宴会厅推杯置盏的声音,不禁奇怪道:“他们该不会在隔壁举办庆功宴?就算没空见面,也该让人送点吃的来给我们吧?”

    在王宫举行宴会,作为主人的阿齐木怎么可能不露面,林风摇摇头,寻思着,都已经过了一个多星期,当初阿齐木给出的承诺还一样都没兑现,这小子是打算过河拆桥?

    除了这杯咖啡,期间再没人来问过他们渴了还是饿了没有,就连仆人也没有一个,倒是门口两名护卫一直警觉的留意着他们,就像是在担心他们会偷走里面的东西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宴会似乎已经结束,只听见碗碟碰撞发出乒呤乓啷的声响,应该是仆人在收拾吃剩下的残羹剩饭,卡尔已经靠着沙发打起了盹,只剩林风一动不动的端坐着。

    “你们还在?”是伯格走了进来,他今晚像是喝了不少的酒,一张脸泛着红光。

    自从阿齐木当上国王,他自然也跟着水涨船高,成了国王身边第一人,有传闻,国王兼任首相的职位,而下一个副首相就是他,埃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国王加上一个最年轻的副首相,也是绝佳的组合。

    “你们国王呢?我们已经在这里等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了他一下午,他不会不知道吧?”林风问道。

    “国王今日累了,已经回房间休息去了,有什么话你可以跟我说也一样。”伯格打了个酒嗝,大喇喇的走到他跟前说。

    “你做不了主。”

    林风摇头,一笑:“还是让我跟他当面说更好。”

    “这里有什么事情还不能我做主?你要见国王才说是吗,那好,你就等着吧。”

    伯格说完也不理他,摇摇晃晃走了出去。

    阿齐木和这家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明明知道他来是为了什么,还要在这里装傻充愣,给或者不给,不是很简单的一句话?

    林风拍了拍已经打鼾的卡尔:“走,我们回去。”

    ……

    第二天早上,国王阿齐木起了个大早,仆人已经捧着他今天要穿的服饰在一旁等候,阿齐木走下床伸了个懒腰,两名女仆忙上前帮他褪去睡袍。

    步入散发热气的温泉池里,阿齐木任凭女仆轻柔的帮自己搓洗着身体,头也不回的问:“林风走了么?”

    “走了,他昨晚一直等到十点才离开王宫。”

    “哦,好吧,那今天又有什么安排?”

    总管上前几步来到浴池旁,低声说道:“陛下,那个林风走时留下一样东西,他说这是个录音器,您听过里面的内容自然就什么都明白了。”

    “嗯?”阿齐木回过头,对总管勾了勾手:“拿给我听听……”

    总管忙不迭拿出那只录音器,顾不得池水打湿裤腿,双手捧着送到阿齐木的跟前。

    这东西比一般录音笔还短一半,上面有两个键,一个录音,另一个则是播放,阿齐木按下播放键放在耳边,几个人对话的声音顿时传进耳里,而他脸上的神情也跟着一变。

    这是他们商量偷窃保险柜的录音,后面还有,他提出利用王后干掉阿里木的计划也被完完整整的录了进来,还有阿里木生前最后问他的那句话:父亲是你杀死的吗?

    听到这里,阿齐木再难保持镇定,这段录音一旦公布出去,他很可能还没坐稳王位就被支持老国王和阿里木的旧有势力推翻,这个林风,竟然想到把他们的对话偷录了下来,难道他早就料到了?

    女仆正帮阿齐木清洗着胸膛,随着他一转身,指尖不小心挂在一处已经结痂的伤疤上,顿时结痂的部分就掉落了。

    刺痛令阿齐木眉头一皱,女仆诚恐诚惶的低下头,可是还没等她道歉,一只手就掐住了她的脖颈,十分用力。

    女仆不敢反抗,只能发出阵阵无助的哀鸣,眼看她快要被活活掐死了,阿齐木却没有一点松开手的意思。

    “陛下!”总管硬着头皮在背后唤道。

    阿齐木暴戾的眼神逐渐恢复了正常,用力一推女仆,对水池边的护卫喝道:“把她带下去!”护卫拖着浑身湿透奄奄一息的女仆下去了,阿齐木离开水池,赤条条的对总管说:“让林风来见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