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8章 水遁
    林风躲进这间屋子不久,数十名装备精良的士兵就分别从楼道的两端跑了过来,直升机也在不停调整高度,以便射手找到击杀目标的机会。两队士兵很快就汇合到一处,就剩下拐角里面这间屋子最有可能藏匿目标,士兵早已做好战斗准备,在中尉的示意下,几名士兵端着步枪来到门前,一人试探着把头从门框外探出,还没看清屋内的情况,

    里面就传来砰的一声枪响。

    士兵脑袋往后一仰,失去中心翻倒在地上。

    中尉也怒了,掏出手雷就要扯掉插销扔进去,此时屋内却传来女人的哭喊:“不要……”

    适时发出的哭喊声无疑救了这对年轻夫妻一命,中尉略一犹豫放下手雷,朝周围的士兵使了个眼神,这是打算拼着伤亡也要强行冲进去。

    “上!”

    中尉身先士兵,端着枪跨过歪歪斜斜倒了一半的房门,士兵紧跟在他身后,一个接一个跨了进来。

    枪声并没响起,神经紧绷的众人不敢有丝毫大意,互相掩护着步步为营走进客厅,目标并没在这里,屋子的主人那对年轻夫妻拥抱着缩在墙角瑟瑟发抖。

    另外两间房的房门都敞开着,中尉往里扫了几眼也没发现目标的踪影,他一边招呼士兵仔细搜索,一边望向这对夫妻问道:“那个人呢?”

    男主人伸臂颤抖着指向窗口,结结巴巴的说:“他……他刚才跳下去了……”

    “跳下去?”中尉瞬间眉头皱起,如果没记错,这栋楼后面就是苏格拉底运河。

    三两步来到窗前,窗沿上有个脚印清晰可见,可是这里虽是三楼,下方却因为修建了防洪堤坝的缘故,距离水面足有三四十米的高度,这人不要命了?搜索房间的士兵相继反应没有任何发现,中尉只好把自己掌握的信息如实汇报给了上级,直升机接到命令,飞过大楼降落在运河上方,分别从两个方向沿着河面搜索起来,很快,大量的士兵还有船艇也赶

    到运河边对这片宽阔的河面进行了搜查,一直搜索出去两三公里远仍然一无所获。要知道,从几十米的高出落到水面上,光是产生的冲击力就可以把人震晕,加上水流湍急,那人很可能直接沉到水下,早不知被暗流冲到什么地方去了,要想把尸体从混浊的运河里打捞出来,绝对是个浩

    大的工程,大家宁愿相信目标已经葬生水底,成为了鱼虾蟹的盘中餐。

    搜索一直持续到凌晨,毫无所获的各支队伍才接到命令相继撤走,反正他们要抓的大鱼已经落网,就算这个目标逃了也无伤大雅。

    ……其实林风利用这条运河早已经逃远了,顺着水流游出数百米远,他就爬上了岸,即便天色已晚,这样浑身湿漉漉的走在街上也极为容易惹来别人的怀疑,毕竟这个国家的人都被阿里木蒙在鼓里,被民众发

    现,很可能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林风专挑偏僻的小街一路东躲西藏,最后来到一处只有两层高的民宅前,挥拳打碎了玻璃窗翻身跳了进去。

    来到客厅,餐桌和凳子面上都蒙着一层薄薄的灰,想来这里的主人已经有段时间没回来过了,林风松了口气,扯过凳子坐下,等休息了一会儿才起身顺着楼梯往上面走去。

    二楼是主人的卧室和厕所,床头的墙壁上挂着一对年轻夫妻的合照,为避免麻烦,林风连灯都没开,拉开一个个抽屉很快就找到了蜡烛和治疗外伤的药品。先把窗帘拉上,这才点燃蜡烛,昏暗的房间总算有了一丝光亮,走到墙边的梳妆镜前,脱掉湿漉漉的上衣和外裤,身上总共有两处枪伤,刚才忙着战斗还不觉得有什么关系,现在浑身一放松,伤口就火辣

    辣的痛了起来。

    胳膊上被子弹贯穿而过,以他注射过超能干细胞的体质,只要休息几天就能彻底复原,最麻烦是背后那处枪伤,从直升机上射来的子弹击碎了矮墙一角后又钻入了他背心。

    因为子弹打在矮墙上消耗了大部分动能,当它再射入林风背部的时候就卡在了肉里边,擦掉上面的血水,看起来伤口还挺深,想自己动手把子弹取出来难度似乎有点大。

    可是他目前只剩下孤身一人,也不知道陈火顺利逃出来了没有,哈罗德的背叛打乱了他们的全盘计划,想必小王子两人目前也落入了他哥哥手里,至于他会不会被立刻处死,就只能自求多福了。扭头望着镜子里背上那道皮肉翻卷的伤口,林风也不禁头疼起来,现在连个帮手都找不到,去医院就更别想了,只能自己想法子把卡在里面的弹头给弄出来,否则伤口就一直不会复原,连动作稍微大一点

    都会受到影响。这家人房里没有准备手术用的器材,林风只好找来了女主人用来缝衣服的针线,还去厨房找了一把尖刀,用酒精将这把用来切肉的尖刀消毒过后,他回到镜子前,手扭到身后,将刀尖凑近伤口,锋利的刃

    口贴在翻卷的皮肉伤,朝下方一点点的切割开。这种别扭的姿势令林风操作起来十分困难,加上扩大伤口使得疼痛加剧,才短短半分钟,豆大的汗珠就沿着脸颊不断滴落在地上,随着伤口被切开,血水更是水龙头一样不停的涌出来,很快就把下半身都

    染红了。

    这一刀切下去两寸左右,当他停下手,刀子叮当一声掉在地上,如果现在有只烟抽该多好。

    林风苦中作乐的想着,深吸了口气,就这么徒手将两根指头塞入了开放式的伤口内,指头在自己肉里搅动的感觉就别提多酸爽了,林风绷紧了一张脸,鼻孔却不受控制的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功夫不负有心人,指尖很快就碰到一团硬物,幸好子弹射的不深,没有伤及到脊髓和周围的神经,两指夹住用力一扣,弹头总算露出来了,鲜红的血液更是加速涌出,还溅了不少在镜子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