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2章 麻烦
    一把不知用过多久的牙刷,牙刷毛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几根,落在林风手里简直成了杀人利器,就这么眨眼的功夫,牙刷连着捅翻四五个人,而对方连他一根汗毛都没伤到。

    不远处的木质楼梯传出密集的踩踏声,又一群人听见楼下发出的动静一窝蜂似得跑下来支援,一名纹着花臂的光头男,拿着跟台球杆出现在背后,此时林风刚把身前这人撂倒,耳边传来一声呼啸,台球杆直接砸在他背上断成两截。

    林风像是感觉不到痛,嗖的回过头,花臂男被他眼神一盯,瞬间感觉到危险,忙向后退开两步,一招手,跟在身后跑下来的小弟们嗷嗷叫着冲了上前。

    扑哧……扑哧……

    一个接一个面目凶恶的黑帮分子扑上来,转瞬又倒了下去,被牙刷刺穿手臂大腿的人比比皆是,林风一路走来,没谁能阻挡他片刻。

    挡在花臂男身前的小弟越来越少,眼看就要轮到他了,花臂男从一名迟迟不敢上前的小弟手里抢过把锋利的砍刀,牙齿一咬,举起刀大叫着冲向走过来的林风。

    叮当

    砍刀掉落在地上,花臂男的脸孔因痛楚正逐渐扭曲,他保持着半蹲的姿势,额头上冷汗直冒,只见挺立在他身面前的林风,已经将那把牙刷一半都捅入了他的肩头,轻轻一拧,痛的花臂男再难保持沉稳,大声惨叫了起来。

    现场算上两个女人,还剩下五六个人站着,只不过这帮人都被林风的狠辣给吓傻了,手里拿着武器站在角落迟迟不敢上前。

    林风把粘着不少血水的牙刷在花臂男的领口上抹了抹,这才转身往试图起身的大胡子走去。

    “坐下!”

    往他肩头上一拍,刚刚还把林风当白痴看待的大胡子,不由打个哆嗦重新跌坐回椅子上,昂着头,色厉内荏的问:“你想干什么!”

    “都说了,让你帮我找人。”林风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大胡子却感觉一阵心惊肉跳,脸上的横肉都在抽抽。

    没等他说话,紧闭的木门被人哐当一声踹开,就见一群男子手里抄着扳手木棒之类的家伙作为武器,杀气腾腾的奔了进来,来人非常之多,一下就涌进来好几十个,屋门外还站着黑压压的一片人头,少说也有两三百人。

    这些应该都是大胡子的手下,看到他们出现,大胡子眼里不安的神色转瞬就不见了,但他显然高兴的太早,林风见他不吭声,当着这几百号小弟的面,手起牙刷落,直接刺入大胡子的右腿肉里面。

    “啊……”大胡子惨叫一声,对面他的小弟不干了,挥舞着五花八门的武器就要冲过来跟林风拼命。

    “别……别过来……”

    林风把牙刷一拧,痛的脸上抽经的大胡子急忙嚎叫道。

    有大胡子这个人质在手里,他那些小弟也不敢靠近过来一步,倒是花臂男最先反应过来,捂着受伤的肩膀走上前,朝这帮目露凶光的手下吼道:“退后,都别过来!”

    他在帮会里似乎挺有威信,一句话,面前的小弟急忙往后倒退了几步,不过他们并没退出房间,似乎在等待把林风剁成肉泥的机会。

    “放开我哥,需要找谁你可以告诉我,我帮你找。”花臂男来到桌前,肩头伤口涌出的血水从指缝间溢了出来。

    林风正要说话,那个引他来这儿的小子原本趴在地上装死,见林风没注意到自己,他突然抓住他老大坐的转椅,猛力向外一推,嘴里还不忘大声叫道:“老大快跑!”

    这小子是想将功补过,连林风也一时不察,没想到对方会突然来这一手,他手里的牙刷还捅在大胡子的大腿肉里,被这小子死命一推,伤口瞬间扩大了数倍,血水哧溜一下就喷涌了出来。

    大胡子惨叫着,疼得直打哆嗦,但他心知不跑可能没命,抓住脱离林风控制的机会,他强忍着剧痛,脚下用力往前窜出两步,噗通一声扑倒在地上,厉声吼道:“给我宰了他!”

    刚刚救老大一命这小子,抱着鱼死网破的想法,从背后死死抱住了林风,这时,对面几十号人齐齐挥动着武器,一窝蜂似得冲了上来。

    到手的大鱼就给这么放跑了,可把林风气得不轻,一手伸到背后薅住这小子满头的卷毛,腰板一发力直接哐当一下把人从身后掼到了身前的地板上,没等他有补上一脚的机会,对面的人已经踩着桌子扑了过来。

    手里的扳手没轮到林风头上,反而被他一脚踢中小腿迎面骨,站在桌上这人身体瞬间失去平衡,痛叫一声以一个狗吃屎的造型从桌上扑倒下来。

    林风脚尖一挑,伸手捞住对方掉在地上的铁扳手,转手一扫,冲到面前这人就像沙包一样吐着血摔倒下去。

    扳手敲打在人身上不停发出咣咣咣的闷响,一个个冲上来的男子眨眼就被敲翻在地,只要挨上一下,就算骨头没折一时半会儿也休想再爬得起来。

    林风连着敲翻了七八个人,可是面前的敌人非但没有减少,外面还源源不断有人涌进来,逃过一劫的大胡子正被两个小弟拖拽着往门外面跑,现在想要抓他可没那么容易。

    抬手又敲翻了两个,手里的扳手脱手飞出,砸在一个拿着匕首扑上来的家伙脸上,没了武器的林风动起手更加彪悍,左手薅住一人的头发,膝盖头往上猛顶两下,松开手时,这人满脸是血,鼻梁都凹了进去。

    敌人数量太多,打到半夜恐怕都打不完,眼看大胡子已经逃出了房门,林风搂住一人脖子,往他脸上咣咣捣了几拳,手一松,冲刺两步踩着一人的脚背凌空跃起,双手抓住了天花板上垂落下来的日光灯罩。

    只见他在半空荡了两圈,身体就轻盈的跃上通往二楼的楼梯,下面的人还不肯罢休,抄着武器潮水一样往楼梯口冲来。

    林风跑到二楼,这里就跟游戏室一样,摆着许多电玩还有张台球桌子,他三两步跑到台球桌后,双手扶着桌沿用力往外一推,数百斤重的抬桌子轰隆隆的往门口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