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0章 地狱
    “打劫……”

    林风进到店里,把斧头往收银台上一拍,正在交钱的女顾客吓得连东西都不顾上拿,尖叫着冲了出去,收银员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很自觉的抱头蹲在地上。

    但让她想不明白的是,以前来这里抢劫那些人,都是慌慌张张取走收银机抽屉里的钱币后就飞快的跑了,而眼前这人,似乎一点都不着急离开,取完抽屉里纸币后,还在旁边货架拿了盒香烟,若无其事的撕开包装,叼在嘴里抽了起来。

    他难道是忘了自己正在打劫?

    收银员忍住提醒对方的冲动,暗中拿眼神打量着这个怪人。

    没等一只烟抽完,门外响起了警笛声,两名警察拿着枪冲进超市,厉声警告道:“不许动,把手举起来!”

    那把斧头就一直放在桌上,林风拿着香烟把手举过头顶,没有一点要反抗的架势,当场他就如愿被警察以抢劫罪给带走了。

    警察局的拘押室里早已经人满为患,那些警察办事的效率也是相当快捷,在里面待了不到一个小时,证据确凿,抢劫罪名成立的林风又被押上囚车,送往一百多公里外的‘乌拉自’监狱。

    这里是墨尔哥境内最大的监狱,每年都有上万人被送到这里来,跟国内的监狱不同,在这里只要你有钱,任何东西都可以买到,包括毒品武器还有女人。

    简单来说,这里是有钱人的天堂,却是穷人的地狱,大大小小数十个黑帮在此地盘踞,根据去年的统计,这个监狱每天平均都有五到十人非正常死亡,甚至连狱警有时都无法保证自身的安全。

    林风跟其他犯人一样,下了车被带进一间只有两张桌子的空荡房间,然后七八名狱警要求他们交出所有身上的物品,再将衣服脱光靠墙站立。

    囚犯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这帮警察当面给瓜分光了,确认没任何的遗漏,他们才把衣服还给犯人穿上,接着在两名手持霰弹枪的狱警带领下,第一次到这里来的囚犯们带着一脸忐忑步入这个传说中的地狱。

    这里虽是监狱,却不能给他们提供任何的安全,几名胳膊或是颈子上纹着纹身的光头男旁若无人蹲在地上抽着大麻,一边用阴鸷的眼神打量这批刚刚送来的囚犯。

    监狱当初设计时能容纳十万人,如今这里已经足足挤下了十六万多,几乎每天还有上百新人被送到这里,而资源却一直是固定的,包括床位在内,容纳十万人的空间塞进了十六万人,这数字每年还在往上递增,所以造成这里任何东西都是有价格的,无论是饮水或者睡觉的地方。

    没钱就连一口干净水都喝不上,更别提床位,上个厕所都需要去指定的地点等候,有时候为了撒泡尿都要憋上半个钟头。

    监狱分成东西两个区,狱警先把人带到东区,这里是给有钱人住的地方,每个星期狱警还会将大量站街女放进来招揽生意,总之只要你有钱,在东区就能生活的很美好。

    狱警带他们来到一间长五米宽四米的房间,里面并排摆着三十几个床位,看上去还算干净整洁,已经有一半床位住着人了。

    “这里是我们最好的床位,每人每月两千比索,有人想留下吗?”

    狱警含笑对身后这一群新犯人问道,两千比索算下来大概八百华夏币,算不上贵,但跟这里的条件比起来,无疑是天价收费。

    林风这十多个人里只有三人举手,表示可以接受这个价格,狱警把他们送进这间牢房,转过脸来,笑容明显不见了。

    “你们这群蠢猪都给我加快脚步,接下来带你们看的这间是东区最便宜的牢房,每月三百比索,没钱就给我滚去西去,那里的基佬就喜欢像你们这样的嫩屁股……”

    狱警骂骂咧咧的叫喧道,或许是因为这次带来的囚犯让他少赚了许多钱,所以连态度也变得非常粗暴。

    三百比索大部分人都能承受,除了林风跟另一个因为偷窃被抓的年轻人,剩下的所有人都选择了这间相对便宜的牢房。

    他们虽然身上的钱财已经被没收,但只要每个月接见家属的时候,让家属把钱转进来就行,狱警会自动扣除他们上个月已经使用的费用,剩下的才会交给犯人,在这里没人敢欺骗狱警,因为那样做的话,他们会死的很惨。

    现在就剩林风跟小偷了,狱警不怀好意的眼神打量了两人几眼,勾了勾手带着恶趣味的笑容调侃道:“你们两个穷小子跟我来吧,最好先把屁股洗干净,我想米瑞克斯一定会欢迎你们的到来。”

    穿过篮球场,这里一扇大铁门隔断了东西两边,如果东区还显得稍微正常一点,那西区简直就是真正的人间地狱,几个衣衫偻烂骨瘦如柴的家伙背靠着铁栏杆正在吸食着毒品,在他们脚边有一人趴在那里。

    狱警把两人引进罪恶的西区后,用脚尖把趴在地上的人挑着翻了个面,这人嘴里吐出白沫,深陷的眼珠中早已经失去了生气。

    “又死了一个,通知收尸的人来,别放在这里招惹苍蝇。”狱警向同伴交代一句,手捂着鼻子,一脸嫌弃带着两人继续往里面走去。

    在这个什么都需要花钱才能使用的地方,只有西区那片贫民窑才是林风两人的归宿,还没走进那片全是棚子搭成的区域,一股粪便的臭气就飘散了过来,空气黏稠的令人作呕,难怪狱警要一路捂着鼻子,正常人谁都受不了这味道。

    行走在逼仄的过道中,两边全是一个个堆叠起来的铁笼,人就睡在里面,像动物一样卷缩着身体躺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内,走在林风身后的小子,发现两边一双双散发着幽光的眼神注视着他们时,似乎感到有些害怕,情不自禁加快脚步紧跟在狱警身后。

    狱警停了下来,回头望着两人,手捂着鼻子瓮声瓮气的说:“今后这里就是你们的家了,希望你们喜欢,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