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8章 出师不利
    墨尔哥位于北美,与美帝间隔只有一条边境线的距离,而这个国家却是世界上犯罪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同时也是凶杀案发生得最多的国家之一。

    飞机降落在拉布多机场,这个城市在许多人眼里就是毒枭枪战的代名词,林风只带了陈火负责保护阿齐木的安全,加上坚持要跟来的伯格,四个人经过伪装使用假护照出现在机场外,随手招了辆出租车,把地址告诉了司机。

    很少有外国人会来这个危险的城市旅游,司机对这四个不同肤色的外国游客表现出极为浓厚的兴趣,当副驾座上的林风将一张百元面值的钞票拍在他面前,司机这才肯老实的闭上嘴。

    在这个出门都要担心遇上毒枭跟警方枪战的城市,沿途有不少荷枪实弹的警察巡逻,尽管距离美帝边境只有几百公里,但这地方的环境却连贫民窑都不如,三个字,脏乱差。

    “伙计,我的车可开不过这条巷子,必须从这里穿过去就是你们要找的地址了。”司机停下车说道。

    看他不像说谎的样子,林风又抽出一百放在中控台上,不等找钱拉开车门下了车,巷子口前站着一名骨瘦如柴的男子,正用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神打量着这四个人,或许是对方人多,他才忍住抢劫的冲动,毒瘾发作正一个劲儿的吸溜着清鼻涕。

    他应该庆幸,脑子还没彻底被毒品控制,要是他敢傻乎乎向这四人打劫,除了阿齐木外任何一人都能把他揍得下半辈子生活无法自理。

    四个人穿过这条阴暗的巷子,根据墙上的门牌号一路找去,当走过转角,四个人却同时愣在原地,前面那一排房子显然在不久前经历过一场大火,斑驳的墙面布满被火燎烤过后的黑色,许多屋顶都已经烧没了。

    “怎么会这样?”阿齐木一脸错愕,身旁的人自然没法回答他了。

    既然来都来了,总不能现在就调头回去,至少也要去看看才行,往前走了不远就来到地址上写的门牌号前,一扇发黑的木门歪歪斜斜挡在门前,陈火拿手轻轻一推,房门就哐当一声往后倒了下去。

    屋内的墙壁被火烤的漆黑一片,蹲在里面的几个男男女女同时扭头望着门口的方向,他们其中一人手里还拿着锡箔纸和蜡烛,显然正在这里吞云吐雾,没想好事却被几个外来者给破坏了。

    陈火无视他们几个要吃人的眼神,扭头对林风和阿齐木说:“只是几个流浪者,看样子我们是来晚了。”

    “问问他们好了。”林风说。

    陈火点头,独自走进散发着怪味的屋子里面,几个瘾君子也纷纷起身不怀好意看着走近过来的陈火。

    “你们谁认识本德里布,就是这间屋子原来的主人。”陈火抄着不是很流利的西班牙语,有些坑坑巴巴的说道。

    没人回答,这几个家伙看他是个外地人顿时对视了一眼,其中两个男子不怀好意的走到他跟前,陈火忙又问:“你们认识本德里布?”

    一只带着毛线手套的手搭在他的肩头上,这只手套大概从来没洗过,黑糊糊的还粘着不少污垢,把手搭在他肩上的络腮胡男子说:“嗨,把你身上的钱通通交出来。”

    说完只见他身边的同伙掏出一把弹簧刀,轻轻一抖,锋利的刀尖就唰的一下弹了出来。

    “看来你们听不懂我说的什么?”

    陈火笑了笑,对面那人正要拿刀架到他脖子上,刚靠近就眼前一晃,陈火抬腿一脚就把他踹的往后翻滚出去,再一把攥住搭在他肩上的手掌,往后一掰,咔咔,对方痛的身不由己跪了下去,嘴里发出阵阵杀猪似的惨叫。

    呼!

    后背陡然一阵风声袭来,陈火立马放开这人的手,转过身去,抬手挡在面前,一人手里拿着根木凳朝他头上砸来,正好砸在陈火抬起的手臂上。

    哐当!

    木凳七零八落的散了,单手挡下这一击的陈火却像屁事没有,左一拳右一拳连接击打在这个身高超过一米八的男子脸上,连续四五拳过后,对方已经晕晕乎乎半跪在地上,只见陈火原地跃起,一个飞踢把对方踹飞出去。

    “啊!”

    刚刚被陈火掰着手跪在地上的家伙此刻捡起同伴掉下的匕首,大叫一声从背后扑了过来,眼看刀尖即将从目标的后背刺入,一只手却牢牢把他手腕给握住了,哪怕男子用出全力,一张脸挣得通红,刀尖还是难以寸进。

    陈火慢悠悠的转过身,无视对方的挣扎怒吼,直接一扭,啪嗒,对方的手臂骨折了,弹簧刀也掉在地上,当对方嘴里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一个勾拳直接把人捣的倒飞出去。

    另外两个跟陈火动手的男子连滚带爬的逃了出去,现场除了晕过去的这人,就只剩下两个瑟瑟发抖的女人了。

    陈火又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看向这两个抱在一起脸色苍白的女人问:“你们认识本德里布吗?”

    两个女人拼命的摇头,唯恐反应慢上一点,就被对面这个笑起来很诡异的家伙给就地圈圈叉叉了。

    “那叨扰了。”得不到想要的信息,陈火转身离开屋子,还不忘帮他们把倒下的木门扶起来立好。

    他们的对话被林风三人一字不落的听去,没想出师不利,只是找个人竟然都没找到,那阿齐木之前的计划看样子可能是要泡汤了,对此,阿齐木也是没有任何办法可想,四个人悻悻的走出巷子,那辆出租车居然还在原地,就像早就知道他们很快会回来一样。

    “嗨伙计,我就知道你们马上会回来。”出租车司机一脸讨打的从车窗伸出头,离得老远就向他们四个打起了招呼。

    “你一早就知道这里发生过火灾,已经没人居住了?”

    林风拉开车门第一个坐上去,一边问道。

    “是啊。”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说,还让我们白跑这一趟。”

    “你们只说要来这地方,又没说是要找人,我怎么知道呢?”司机坦诚的回答道,眼神却闪烁着一丝狡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