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0章 埃国特使
    这帮人十分凶悍,不但在首都城市当街杀人,还无视警告,猛地回过身就打算朝林风开枪。

    在林风面前,他们这么做的后果就是找死,没等对方开枪,他手里的冲锋枪先一步搂火了,落后半步的士兵紧随其后,同时往这帮不知死活的家伙身上就是一梭子射去。

    哒哒哒哒哒……

    在如此近距离的火并中,没有什么能比得过冲锋枪的火力狂猛,站在巷子口这几人就跟触电一样,浑身情不自禁的抖动着,等到林风示意停火,几个人已经全部倒在血泊当中。

    那帮被追杀的家伙转眼就跑得没影了,林风提着犹自冒热烟的冲锋枪大步走上前去。

    “统帅小心!”士兵急忙冲上前唯恐林风有什么闪失,不过他们这么小题大做只换来统帅的一个白眼。

    加上现在被对方乱枪打死的两个,地上足足躺了八具尸体,其中一人,胸前中了三枪居然还没断气,只见他瞪大眼望着居高临下的林风,那愤恨的眼神仿佛在怪他们多管闲事。

    “你……”对方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抬到一半的手便无力的垂落下来。

    看他们穿着不像是当地人,林风蹲下身去把手伸进这尸体的衣服内,摸索片刻从里面掏出一张染满血水的证件。

    “他们是埃国人?”

    林风不禁皱起了眉头,埃国今天才把部队开往边境,这首都城内就出现手持武器的埃国人,而且他们还在追杀另一批人,这之间难道有什么联系?

    可惜没留下一个活口,自然无法得知他们出现在这里的目的,拉昂达也不像国内那样,到处都装着摄像头,在几十万人口的城市里想找个人并不容易。

    林风回头对拱卫在身后的士兵说:“通知警察局立刻封锁出城所有路口,把刚才那几个人抓来见我。”

    “是!”

    只要抓到刚刚被追杀那几人,就能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林风把枪交到那名只有手枪的士兵手里,转身往王妃的专车走去。

    “外面这是怎么回事?”王妃坐在车内撩着窗帘亲眼目睹了一场枪战,虽然明知道林风没事,还是要把他上上下下都检查一遍才肯放心。

    “不知道,两边应该都是埃国人,多半是仇杀吧?”林风不确定的说。

    “埃国人他们到底想做什么?不是要打仗了吗,怎么还跑到我们这里来了。”王妃也露出纳闷不解的表情,撅着嘴挺是可爱。

    “管他们是干嘛的,一旦开仗我就把埃国人全部抓起来送到前线去当炮灰,想在这里搞事,找死。”

    林风示意司机开车,警卫留下两人看守现场,其他人纷纷回到车上继续往前行驶。

    回到王宫,两人甜甜蜜蜜的共进着晚餐,阿里娅褪去王妃的光环,见林风大马金刀往旁边一坐拍了拍自己的腿,她就咬着嘴唇,扭捏的坐到了那条强健的大腿上。

    “等战争结束,我们就举办婚礼。”

    林风吃着王妃送到他嘴边的牛排,含糊着说。

    阿里娅闻言眼神一亮,可转瞬又黯淡下来:“真的吗?可是……我怕这样做对你不好……”

    “无所谓他们怎么看,只要你答应就行,谁敢站出来反对,看我不一枪崩了他。”

    两人正说着悄悄话,一名皇家卫队军官来不及通报就推开门闯了进来,王妃就像被人抓奸一样,吓得一下蹦了起来,脸蛋绯红的回到自己位置上。

    “报……报告,埃国特使……特使就在殿外请求接见。”

    军官额头上的冷汗大颗大颗的滚落下来,望着统帅那要吃人的眼神,他意识到自己刚才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随时可能有被灭口的危险。

    “埃国特使?”林风收回视线,露出疑惑的眼神,两国边境剑拔弩张随时可能开战,埃国的使者这时候跑来干嘛,难道特意过来宣战?

    王妃也红着脸蛋摇了摇头,表示并不知情。

    不管他来这里是何种原因,总是要见一见的,但不是现在,林风拿起餐巾擦了擦嘴,随手往桌上一放站起身说:“王妃现在要休息,一个小时以后带他来会客厅见我。”

    “好……好的。”军官急匆匆的转头走了,现在心头还一阵后怕,他还以为统帅站起身是打算拔枪干掉他呢,乖乖的,差点吓出心脏病来。

    王妃对林风的要求一向是百依百顺,见埃国特使这种事,自然不用作为一国之主的王妃亲自接见,那样就显得太看得起埃国人了,大家又不是朋友,不用讲什么情面。

    两人在后花园缠绵了快一个钟头,林风把王妃送回寝室这才来到会客室,等抽完支烟才让门口的卫兵领埃国使者进来。

    埃国使者此刻的脸色只能用阴云密布来形容,作为东部地区真正的霸主,或许他就从没把拉昂达这个弹丸小国放在眼里过,哪怕拉昂达连接打了几场胜仗,在他看来也只是小孩子之间的过家家而已,今天亲自前来拜访,已经很给这里的主人面子,没想,对方竟然把他晾在外面足足吹了一个小时的冷风。

    随着带路的卫兵走进这间装饰‘磕碜’的会客室,使者就像只花孔雀一样,高傲的昂着脑袋站在原地,似乎等待着坐在对面的林风起身迎接。

    注定他又要失望了,林风端着沏好的茶水吹了吹热气,既没迎接他到来的意思也没让他坐下,使者感觉自己像个傻子一样站了足足半分钟之久,一张脸色变得更加阴沉,就连他身后那两个同来的下属都看不过去,脸上露出愠怒的神色,要不是在人家地盘,他们早都要发飙了。

    这么干站着也不是办法,特使来这里是肩负着重要的使命,对方爱搭不理也不问他们的来意,他只好自己找个台阶,走到近前,装腔作势的问:“我要见你们王妃,她怎么没来?”

    “你是什么身份,王妃是你说相见就能见的吗?”林风不客气的说。

    “哼,我叫巴拉共,埃国特遣使者,我在这里代表的就是王室,你们现在的所作所为,是不是不把我们王室放在眼里?”使者用鼻孔对着林风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