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4章 最后的时间
    弹药消耗的速度要远远高于运输,虽然诸葛白早已心里有数,此刻还是不禁皱了下眉头,拳尖重复锤击桌面,沉默片刻,他才果断的说:“等不到就不等了,通知全军,炮声结束就发动总攻!”

    炮声刚刚消停下来,敌人临时构建的阵地前方就出现漫山遍野的拉昂达军人,坦克车在步兵的掩护下,轰隆隆的驶来,炮口朝着敌方的防御阵地喷出一道红光。

    ……

    了解林风性格的人都知道,这是个抠门又贪心的家伙,按通俗的话讲,就是舍不得孩子,又想把狼套住,这种性格人要么是个异想天开的白痴,要么就是一个真正的天才,就像眼下的局面,他既想要一口吞下十万敌军,又舍不得己方军队出现太大的死伤。

    在林风看来,自己家底子薄,经不住折腾,能省一个就是一个,所以这仗也打的极为讲究,战场上可能出现的任何情况都经过事前千百次的演练,为了将人员损失减少到最低,林风可说是煞费苦心,不但砸出大量金钱把部队武装到牙齿,还把他能想到的每个细节都考虑了进去。

    城市巷战往往是最残酷的,在这场城市巷战中双方是寸土必争,每一步土地都洒满了士兵的鲜血。

    曼军还在不计伤亡的猛攻着,在这片街区他们已经被硬生生阻挡了三个小时之久,这条街道上每一户人家每一扇窗户后都像藏着护**战士,就连暴露在外的排水沟都成了他们的战壕。

    没子弹了,护**战士就拣敌人的武器弹药继续作战,反正这里遍地都是敌人留下的尸体,等打退一波他们潮水般的攻势后,护**战士来不及歇上口气,除了部分留下放风,其他人纷纷钻出掩体,搜寻着附近这些敌人尸体身上能派的上用场的武器。

    在如此激烈的战争中,子弹都快打没了,还有什么可挑剔的,捡到的家伙只要能够打响就行了,这条名叫佐敦道的街区到处都是捡拾尸体武器的身影,正当战士们试图将满载的战利品挪到自己的阵地里,准备接下来的战斗,灰蒙蒙的天空突然出现许多红色的流星。

    但瞬间许多人就反应过来,这是从曼国方向发射来的导弹,哐当,士兵怀抱着好几把步枪掉落在地上,本来疲倦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因为他看见,这些流星一样的物体正高速朝这地方袭来。

    一发导弹正中佐敦道街中心区,随着声巨响,周围的民宅瞬间被全部摧毁,包括在这片区域的护**战士全部飞灰湮灭,同样的情况发生在不同的地方,在精确制导武器的攻击下,把敌人阻挡在外寸步难行的防御工事大多遭到了毁灭打击。

    曼国士兵看着己方的导弹发威,轻松摧毁那些顽固的敌人堡垒,顿时发出一阵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在己方导弹的帮助下,扬眉吐气的曼军士兵总算可以大模大样走入摧毁成废墟的街道。

    天亮的时候,以市中心为准,这个城市已经有一半落入了曼军的手里,但战斗并没就此结束,离林风跟诸葛白约定的时间还有一天一夜,接下来的战斗变得更加激烈,为了避免再次受到导弹的袭击,林风向还在战斗的护**各部下达命令,命他们以班为单位各自为战,而最精锐的空降师团,依旧承担着最主要最危险的阻击任务。

    清晨的城市上空回荡着接连的枪响,双方一天一夜都没休息,还在拼死的作战,城市每个角落都像有枪声传来,曼军总指挥肺都快要气炸了,却又对眼前的情况无可奈何,只能见招拆招,一边派出大量生力军猛攻空降团防守的最后一道阵地。

    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天空已经黑了,乌云在上空翻滚,一场大雨说来就说,将下方正在激战的双方浇了个透心凉。

    嘴唇早已经干裂的空降团战士,一个个昂着头张开嘴,吞咽着浇在脸上这冰凉的雨水,在这一片瓦砾前,至少倒下了三四千敌人士兵的尸体,都快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打退敌人的攻击了,空降团的士兵原本是被当作特种兵来培养,在五千护**已经快被打残的情况下,林风迫不得已将空降团派去执行这个最凶险的阻击任务。

    甚至为了弥补人数上的不足,林风亲自端着枪,跟陈火杀人王千叶美佳等人相继加入到战斗中。

    天公不作美,大雨倾盆而下,白天还热出一身臭汗的众人此刻却被浇了个透心凉,后方的战斗已经分出了胜负,曼军殿后部队正在溃败,敌人总指挥已经意识到不妙,一旦被后面赶过来的拉昂达军队包围,那他们这数万人就一个都别想逃出去,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击败挡在前面的这支部队他们才能突围。

    现在他已经不想在占领拉昂达的土地,只求能够保住性命而已,刚刚被空降团打退的残部在军官的吆喝声中重新聚集,然后在大量生力军的带领下,重新步入这片死亡地带。

    “冲!”

    前线指挥肩头上还在流着血,总指挥已经下了死命令,必须在一个小时内攻破敌人的防线,否则就军法从事,他只有这最后一次机会,咬牙推开挡在身前的警卫兵,身先士兵带领着部下迎着枪林弹雨往前冲锋。

    哒哒哒……

    子弹穿过雨帘,将冲在前面的曼军士兵射翻一片,指挥官如有神助,子弹贴着身体飞过竟然没伤到他一根汗毛,有他以身作则,成百上千的士兵踏着同伴尸体,嗷嗷叫着冲向敌人阵地。

    他们仿佛又回到了二战时期,什么战术配合都通通抛到脑后,一心只想着冲上前面的阵地,将藏头露尾的敌人找出来一刀刺死。

    距离还有五十米,至少一千人迎着当头浇下的暴雨冲了上来,指挥官端着手枪朝前方连射几枪,弹夹很快就打空了,当他停下脚步,正要拿出新弹夹更换,对面那片阵地上空突然飞出一大堆圆乎乎的物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