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3章 寸土必争
    曼军先头部队还没踏入城市一步就遭到了惨痛打击,路面下埋藏着不知多少反坦克地雷,那些看似成为废墟的地方不时有膛焰在黑暗中闪烁。

    空降团的兵全是用子弹喂出来的神枪手,说他们弹无虚发也不为过,乒乒乓乓的枪响中,出现在视野中那几十名敌人一个照面就栽倒了大半。

    他们不止打的准,而且埋伏的地方也极为刁钻,往往敌人不走到面前根本发觉不了,枪声一响就立马有人中弹倒地。

    光是城市入口这片凌乱的废墟就让曼军付出不少的代价,空降团选在这个地方设伏,敌人就算兵力再多也难以施展的开,曼军指挥官只能被迫采用添油战术,一批人派上战场,没过几分钟就打没了,不得以又只好接着派上一批。

    双方在这片区域僵持了快接近一个钟头,打不开入口,后面的大部队只能干瞪眼等着,指挥官也急了,按照目前这个趋势,就是天亮也打不进这个城市,到时候总指挥怕是要那他开刀,非把他就地枪毙不可。

    对面那片幽暗的废墟中不知藏了多少敌人在里面,曼军一批批人加入战斗,很快就死的所剩无几,就连坦克装甲车也很难在这样的环境施展的开,往往不是压到地雷,就是被黑暗中飞出的反坦克武器命中。

    连续尝试了多次之后,指挥官气急败坏的呼叫起炮火支援,要知道,目前他们后路被断,从曼国来的物资根本就送不到他们手里,只能依靠少量的空头补给维持,炮弹基本是打一发就少一发,恐怕要不了几次齐射,己方的大炮就要到没有炮弹可用的地步。

    轰!轰!

    进攻方刚退出这片区域不久,炮弹便相继从上空落了下来,百米开外那几栋垮塌部分的危楼在轰隆一声之后彻底化作废墟,滚滚烟尘向四周席卷而去。

    炮击过后,现场出现死一般的寂静,一队曼军士兵佝偻着腰杆利用周边这些杂物的掩护,快步向前方奔去,没等他们跑出十米远,一声嘹亮的枪声响起,担任队长的上尉昂头摔倒在地,不知道从哪儿打来的一枪直接击中了他的胸口,狙击弹在上面留下碗口大个血洞。

    心惊胆颤的士兵硬着头皮在枪声中向前奔行,隐藏在暗中的狙击手仿佛四面八方都有,不时枪声一响就有士兵倒在地上。

    这只十几个人的小队冲到五十米外,死的就剩下三四个人了,他们忙寻找了一处掩体,暗中观察着可能埋伏狙击手的地方。

    砰!

    跟在后面的小队士兵应声到底,但也让藏在砖石后的士兵看清楚了,大概距离这里一百米开外处,一栋倒塌了大半的三层小楼窗户前有火光一闪而逝,其中一名士兵取下背上的火箭筒,暗中默念真主保佑,深吸了两口气,在身边两名同伴的掩护下,猛地站起身朝着选定的方位扣动了扳机。

    砰!

    旁边正拿步枪扫射的同伴应声中弹,靠着同伴的牺牲,射手终于将扛在肩头上的火箭弹发射了出去,黑暗中只看见一团火光以极快的速度飞驰向隐藏着狙击手的那栋屋子,大约一两秒后就听轰得一声炸响,三楼那扇窗户旁被火箭弹直接命中,藏在后面的狙击手多半也难逃一劫。

    士兵扛着空了的发射筒露出如负重释的笑容,还没等他跟旁边仅存的那名同伴拍手庆祝,一发不知哪儿打来的子弹直接射穿了他头上的钢盔,人当即栽倒下去。

    狙击手似乎无处不在,他们就是游走在黑暗中的幽灵,不停收割着敌人的生命,而曼军却拿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敌人的狙击手全部藏在极为隐蔽的地方,想要把他们一个个找出来消灭需要花费不少的力气,但如果不管他们,这些家伙又跟苍蝇见了臭鸡蛋一样紧盯着不放。

    对付狙击手最有效的办法自然就是派出己方的狙击手,曼军中也有狙击手,指挥官尝试着让他们去对付这帮烦人的苍蝇,其他士兵在旁掩护,但他们的狙击手根本就不是配备了夜视仪的空降兵对手,几轮交火过后,曼军狙击手被干掉大半。

    数万军队被几个狙击手挡在这里寸步难行,眼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指挥官也发了狠,下令部队强行进攻,想以部分士兵的生命作为诱饵消灭隐藏在暗处的狙击手,算是聪明的做法。

    可狙击手并不上当,当大量敌人涌入这片区域时,他们已经接到命令退出了隐蔽点,向下一处阵地移动过去。

    仅仅是一次伏击就让曼军在此付出数百条人命,而空降团的伤亡才只有个位数,当曼军上万人的先头部队挺进到一片还算完好的街区时,他们在这里才真正尝试到空降兵的厉害。

    街口那栋两层小楼的阳台上堆满了沙包,一挺重机枪立在那里疯狂扫射出现在街道上的敌人,在这里机枪火力点斜对面的地下室窗口前,同样也安置了一挺重机枪,还有另一面的住宅楼下,机枪正哒哒哒的喷吐出一串串火舌。

    三挺机枪组成的交差火力封锁了整条街,敌人刚一现身就被射翻倒地,除了这处火力点,那些住宅的窗口前、门后面,任何地方仿佛都藏着敌人,当几名士兵好不容易冲过封锁线,准备向头上窗户投掷手榴弹时,谁知他们背后那扇紧闭的窗户突然被推开,从那里站出一个人影,冲锋枪一串扫射,当即便把藏在墙边这几名士兵给打趴下了。

    同样激烈的战斗在这个废墟城市的大街小巷不断发生着,可以说曼军每向前移动一步都需要踩着同伴的尸体前进,曼军急切想要离开这里,而护**就是紧咬着不肯松口,双方几乎到了寸土必争的地步。

    比起城内的较量,外围的战斗显得更加激烈,一万护**与装甲部队充当主力,在诸葛白的指挥下,与敌方三个负责殿后的师团正不断碰撞,数十架次无人机在敌人头顶上投下一枚枚炸弹,火箭炮和榴弹炮也不计弹药损耗的持续发射着,敌人殿后部队伤亡十分惨重,照这速度打下去,一天之内就该分出胜负了。

    然而就在诸葛白暗自松了口气的时候,后勤官前来汇报,火箭弹已经没有了,榴弹也只剩下不到一个基数,从首都运送弹药过来还需要一天半的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