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9章 反击开始
    这短短几公里的距离,就先后有多位学员泄气的放开遥控杆,脸色黯然就像他们的魂已经随着战机一起被摧毁了。

    曼军这点常识还是有的,在军机场周围布置了大量对空武器,这才片刻,就先后有七架无人机遭到摧毁,每当一名学员松开手里的控制杆,林风的嘴角都会跟着抽一抽,还剩下十七架战机穿梭在敌军的火力网中。

    又连接被击毁两架之后,剩下的十五架战机总算突破了防空火力网顺利抵达了机场上空,现在终于到了它们以牙还牙的时候了,机翼上挂载的四枚250kg炸弹相继从上空掉落。

    轰隆!

    停在跑道上还未来得及起飞的敌机,瞬间被火光吞噬,浑身着火的飞行员惨叫着从驾驶舱跳了出来,人还没落地,加满燃油的战机就发生了殉爆,跑道上停着刚刚返航的飞机,炸弹相继从上空掉落下来,轰隆的巨响声不绝于耳。

    一架无人战斗机投掷完炸弹后,正用航空机炮俯冲而下扫射下方的目标,敌人只有寥寥几架战机升上天空,其中一架正好瞄上了它。

    歼七零的尾翼中弹了,遥控器上的报警系统闪烁着红光,眼看战机失去平稳即将坠毁,这名学员却还不肯放弃,右手快速摆弄着控制杆,让急速下降的战机调整好角度,迎头往机场内一栋建筑撞了过去。

    轰隆!

    这里是机场用来储存油料的仓库,坠毁的歼七零歪打正着,直接把储存大量航空燃油的仓库给引燃了,伴随着一阵震天动地的巨响,云朵一样的火焰冲飞到上百米的高度,屏幕前一片红光。

    所有无人机投掷完机翼上的炸弹,这个大型的军用机场已经被黑烟所笼罩了,就连机库内的战机也没能逃过一劫,在这一轮轰炸中,超过百架战机还没来得及升空就被摧毁,连那三架重型轰炸机也没能逃过厄运,人员和物资损失更是难以计数。

    得到林风的允许后,剩下的十二三架歼七零在空中盘旋了一圈,找准各自的目标直接撞了上去。

    最后一轮爆炸过后,黑烟升腾的机场上空已经看不到一架敌机的影子,无人机全部采用自爆的方式完成了这最后一波攻击。

    算起来,二十五架歼七零总价大概在700万美元左右,无一人员伤亡,而敌人的损失却是这个数字的百倍千倍,无疑是赚大发了。

    被这一炸,曼军引以为傲的空军彻底成为了空壳,只怕在未来十年内都难以恢复元气。

    同一天发生的两件事足以改变战场的形势,曼国总指挥接到接到机场被袭击的消息,气的差点脑溢血,好好一手稳赢的牌,硬是在这几天的时间内打成了一手烂牌,现在只剩步兵数量还有部分优势,曼国正逐渐丧失了这场战争的主动权。

    现在退兵虽然会被人耻笑,但也不算输得太惨,至少他们还占领了一个拉昂达的边陲城市比多瓦,回去也能够交差,就是代价实在有点太惨重了,为了这个一半被摧毁成废墟的城市,曼国人为此付出了两万多条生命,国内百分之八十的空军力量,物质损耗不计其数,值得吗?

    总指挥并不甘心,可是丧失了制空权,在拉昂达军强大的远程火力面前,步兵再多也难以攻破这道防线。

    就在总指挥对于是去是留还难以抉择的时候,外面的天早已经黑了。

    当初曼军占领了比多瓦市以后,心知此处位置重要,所以留下一支五千人的部队在此驻守,比起在前线作战的战友们,这里虽然条件一般,但至少每天还能睡个安稳觉,不用担心睡觉的时候会有炮弹从头顶上落下。

    十二点以后,大部分士兵已经进入了梦想,只有少部分巡逻人员还保持着清醒,连日没有硝烟的生活让这帮士兵的警惕性也降到了最低。

    两名士兵站在被炸塌的废墟前,手电光漫无目的在四周游弋着,同伴拿出怀里的酒壶,拧开盖自己先喝了一口,然后把酒壶递给同伴,两人喝着酒,为打发时间聊起了前方的战况,不时还发出一串幸灾乐祸的笑声,似乎在笑话前方作战的同伴,军功没捞着,反而把自己小命给搭进去了。

    这片区域就他们两个负责巡逻,所以可以放心大胆的讲话,也不怕被人听见,他们说的性起在那里手舞足蹈,浑然没有发觉,两个阴影利用四周的建筑废墟悄无声息绕到了他们身后。

    两个人影交换了一个眼神,突然动手,一人从背后抓住一个,一手捂嘴,另一手攥着匕首,快速从拼命挣扎的曼军士兵喉间抹过。

    僵持了数秒之后,两个被当作猎物的士兵停止了挣扎,双手耷拉在旁边,一摇一晃的甩动。

    两人快速剥下尸体身上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把步枪往肩上一挎,捡起掉在地上的手电,朝着远处的黑暗中顺时针晃动了两圈,过了片刻,就在前方这片废墟出现一个接一个的人影,一群人弓着腰小跑着从两人身前经过,迅速没入后方的黑暗中。

    当这里的敌人还在睡梦中的时候,空降团的六百多人已经潜入了这座城市,沿途的哨卡被迅速清除,等他们到达军营外,门口站岗的士兵还并不知情。

    几百号人鸦雀无声蛰伏在黑暗中,对面就是敌人的沙包工事了,一挺重机枪立在沙包后,几个士兵缩着脖子在寒风中打着抖。

    这时候,一队巡逻人员挎着枪徐徐从另一个方向走来,门口站岗的士兵也没当回事,当人从身边走过时,士兵还打了个哈欠,就在这电光石火间,从身边走过的巡逻人员突然窜出一人,一把捂住他的嘴,闪着寒意的刺刀朝着心口就扎了进去。

    站在沙包后那几名曼军士兵也未能幸免,连一声喊叫都未来得及发出,就被伪装成巡逻人员的空间团士兵手起刀落全部干掉。

    几具尸体被挪到沙包后,挡在门口的路障被移开到了一边,确认周围没有其他的哨卡后,一人站在门口朝着黑暗中勾了勾指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