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7章 前方是陆地
    好事不断,岂止是上鱼了,还是一条大鱼,当林风转身想要抓住绷得笔直的鱼线时,木筏都被上钩的鱼给拖着跑了起来,水下这还没露面的家伙力气极大,拖着木筏在水面上就像快艇一样。

    还好鱼线足够结实,不然就该空欢喜一场了,林风手上皮糙肉厚抓着鱼线就往回拽,也不怕被鱼线割伤了手,还没见着上钩的鱼长什么样,连秦菲菲也跟着激动起来,手舞足蹈的给他加油助威。

    人和鱼的较量持续了很长时间,当林风满头大汗将翻着肚皮的大鱼拖出水面时,心知这几天不用饿肚子了。

    这家伙起码上百斤重,以林风不太专业的眼光来看,这应该是金枪鱼的一种,秦菲菲主动跑来抓着鱼尾,还险些被挣扎的大鱼给甩进海里面去,两人齐心协力总算把这大家伙给弄到了筏子上,整个筏子都往下沉了一沉。

    林风挥手一刀剁在它脑袋上,这下金枪鱼蹦跶不起来了。

    它可是做生鱼片的好材料,就得新鲜吃才美味,当即林风就充当起了大厨,蹲在水边洗了洗这把用来杀人的弯刀,然后在秦菲菲一脸崇拜的目光注视下,利索的解剖起来。

    钓鱼林风是外行,杀鱼切肉什么那绝对是专家级别,每一片被割下来的鱼肉薄如蝉翼也不为过,嚼起来爽滑顺口一点吃不出鱼腥。

    林风负责做,秦菲菲就蹲在旁边负责吃,自己吃一片又给林风喂一片,两人嘴里吃着美味,眼神对望相视一笑,倒也乐在其中,有秦菲菲在的地方总是快乐的时候居多,吃了几片这妞又想出新的花样,嘴里含着一半,嘟起红唇主动就凑了过来,这是打算让林风尝尝‘美人鱼’的滋味吧。

    一条鱼吃了不到五分之一,秦菲菲已经饱了,只见林风把切下那些鱼肉通通塞进嘴里嚼了,这又打起了鱼头的主意,他拿刀尖把一颗鸽蛋大小的鱼眼睛给剜了出来,就跟吃跳跳糖似得,嚼的吧唧作响,一团白白的浓稠物还从嘴角溢出。

    “你怎么吃这个,好恶心。”秦菲菲捂住嘴,胃部像是在翻涌。

    林风已经把另一颗鱼眼也剜了出来,递到秦菲菲眼前,很诚恳的说:“吃它能解渴,试试吧。”

    “呕……”

    望着他摊在手掌上的眼球,秦菲菲忍不住干呕了一声,忙把头扭到一边,摆着手说:“拿开拿开,太恶心了。”

    她说什么也不肯碰,林风直接往嘴里一塞,自个儿吃了起来。

    第一天吃的鱼片,第二天吃着晾晒过后的鱼干,一条金枪鱼被两人吃了三天还没吃完,到了傍晚的时候,一只海鸥停在木筏上,旁若无人的啄食起一片片晾晒在那里的鱼肉。

    “快走开,我们都这么可怜了,你还来抢我们吃的!”秦菲菲拿起一颗野果核扔向那只正大快朵颐的海鸥,却没砸中,她正要起身去驱赶,林风却在旁边抓住了她。

    “你看,连只笨鸟都来欺负我们,放开,让我教训它。”秦菲菲生气的嚷道。

    “放在这里也是浪费,你就让它们尽情的吃吧,马上我们就可以吃好吃的了。”林风还坐在木头上,一脸淡定的说。

    它们?

    秦菲菲只听见了前一句,听着扑扇翅膀的声音,只见越来越多的海鸥往他们这里飞来,当看见海鸥飞来的方向那片郁郁葱葱的树林时,一声撕裂耳鸣的尖叫从她嘴里传来。

    “陆地!那是陆地,林风,我们有救了!”

    秦菲菲失心疯了一样,在木筏上又吼又跳,换了谁在茫茫无边的大海上漂流了二十几天陡然见到陆地,也会跟她一样,连林风也不能免俗,脸上露出如负重释的笑容,咧开嘴傻乐。

    承载着两人的木筏缓缓靠岸了,秦菲菲没有像往常一样撒娇闹着要林风抱下来,抢在前头步伐轻盈的跳上了岸,脚踏实地,让她欢快的在沙地上翩翩起舞,连石头也要摸上两下才肯罢手。

    “木头,这里是哪儿啊?”折腾了一会儿,她才想起主要的问题。

    前方是片绿油油的草地,再过去能看见地里排列整齐的庄稼,林风百分百可以肯定,他们又回到了有人类居住的地域,具体是在哪儿其实一点都不重要了。

    “走吧,去找个人问问路。”

    林风拿上最后一个椰子,上前拉着秦菲菲的小手往那片浩瀚的金黄色小麦田走去。

    离的近了,拖拉机独有的轰鸣声从一片小麦后传来,秦菲菲挣脱林风大手,跑上前大声呼唤道:“嗨,这里有人吗?”

    喊完她又换成英语再喊一次,拖拉机声渐渐小了,片刻后一位带着草帽的白胡子老头从庄稼地走了出来,当看清眼前这两人一副流浪汉似得装扮,老头顿时也有些紧张:“你们……是什么人?”

    其实邋遢的只是林风一个,秦菲菲还是挺爱干净,天气好的时候还会跳进水里洗洗澡什么,要怪就怪林风现在的装扮太过另类,上衣被磨的破破烂烂的一上岸就被他扔掉了,就这么赤着黝黑的胸膛,泛着寒意的狗腿刀毫无遮掩的插在牛仔裤腰带上,加上蓬头垢面胡子拉碴,乍一看就是个杀人掠货的江洋大盗。

    美女更容易取得别人的信任,哪怕在国外也是一样的道理,秦菲菲一番解释,总算让白人老头相信了他们,还一脸惊讶指着海边:“你们从海上一路漂流到这里来的?”

    “是啊,我们先是在一个岛上,自己砍木头造了筏子顺着水流一路漂流到这里,足足用了二十多天……”秦菲菲叽里呱啦介绍起他们这一路来的行程,脸上竟然还带着点炫耀。

    “奥上帝,幸好那场风暴没有伤害到你们,孩子们你们现在回家了,快跟我来。”

    白人老头和他太太就住在附近的农场,林风他们的到来立刻受到了夫妻俩最热情的款待,喝着牛奶,吃着喷香的面包和沙拉,两人皆生出种重新回到人间的感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