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6章 上鱼了
    为了方便记住时间,每过一天,秦菲菲就会在支撑棚子的柱子上刻下一道横线,现在这根柱子已经刻满了横线,她正百无聊奈的拿指头在上面数着。

    “十七……我们已经在海上漂了十七天了,林风,你说我们还有多久才能到陆地啊?”秦菲菲要死不活的躺回床板上睁着眼问道。

    眼前还是一片汪洋,除了天上的太阳,四周找不到任何参考物,正在控制风帆的林风又哪能回答的出这个问题,他下颌的胡渣子都长出几厘米了,黑黑的一片,加上被晒得黝黑的皮肤,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位四十多岁的颓废大叔,估计那些朋友就算站在面前也很难一眼就认出他。

    “快了,我们一直都是朝着一个方向航行,就算每天跑两三百海里,也跑出几千海里了吧,应该要不了几天就能见到陆地了。”林风遥望着海平面,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

    每天过着这样的生活,就算是他也难免意志消沉,刚开始那几天,无所事事的两人还会做些没羞没臊的活动,时间一长,谁都提不起兴趣,倒不是已经腻味了对方,谁要整日待在不到十平米的空间内在茫茫大海上漂流个十几二十天,也会跟他们一样。

    目前船上的食物和饮水都已经不足,特别是水,竹筒里的水早已经喝光,现在就剩下五六个椰子在棚子里放着,这是他们最后保命用的水,喝掉一个就少一分希望。

    林风也很纳闷了,难道他们还穿越了不成,大西洋上成千上万座岛屿,就算碰不到过往的船只,有座岛至少还能让他们补充一下食物和淡水然后再继续行程。

    一个乌云密布的夜晚,最担心的实情还是发生了,狂风暴雨笼罩了这片海域,数米高的海浪一波接着一波袭来,饱受摧残的木筏在这最要命的时候散架了,木头崩断了绳索,四分五裂。

    还好林风做了两手准备,两人用来睡觉那张木床还顽固的漂浮在海面上,等到暴雨停歇,海洋又恢复了一开始的平静,仿佛昨晚那个想要撕裂天地的不是它一样。

    筏子毁了,风帆和遮阳篷也没了,船上那些物资消失的七七八八,两人挤在这张木床上,眼里尽是说不出的酸楚。

    “木头,我都以为这次咱们死定了。”领教过大海狂暴的一面,秦菲菲卷缩在林风怀里,两手紧紧搂着他的腰,心有余悸的说着,她眼角还残留着泪花,就像个受尽委屈的小媳妇终于找到了倾诉对象。

    “有我在,谁都不会死。”林风拍了拍她的小翘臀,强颜欢笑的道:“你可以先松开我吗?总得让我先看看周围是什么情况?”

    “嗯。”秦菲菲撅着嘴,不情不愿的放开他。

    林风站起身,往周围眺望了一番,结果一如既往的令人失望,昨夜那场藏风暴雨不知把他们吹到什么地方来了,连指南针也随着遮阳篷一起被大风刮走了。

    这还不是最糟的,木床上除了那几个椰子,连一点吃的东西都没给他们留下,就算饿不死,要是再遇上昨晚那样的天气,只怕这张木床也会散架。

    趁着现在风和日丽,林风撕碎了几件外套用来加固身下这小小的筏子,虽然这么做也不能给他们带来多少安全感,但做了总比什么不干等死要强。

    运气也不能说特别坏,至少大海容忍了他们十几天才开始发作,如果出海不久就遇上这种情况,那两人可能早被饿死渴死了。

    林风整理了一下筏子上剩下的东西,五个椰子,几件尸体身上剥下的厚衣裳,还有秦菲菲昨天没吃完的半条熏鱼,加上别在皮带上的狗腿刀,好像……他们就剩下这些,什么枪支子弹虾干鱼干全部没了。

    “对了,我这儿还有一个盒子。”秦菲菲取出当作枕头的应急箱,里面的手电和火柴已经用掉了,还有一卷绑好钩子的鱼线。

    对了,怎么把这东西给忘记了。

    林风拿过鱼钩鱼线,感觉挺结实,有了它或许能吃上一顿新鲜的生鱼片了,把秦菲菲吃剩下那半条鱼干拿过,撕下一块钩在鱼钩上,然后抛入水中,接下来就是等待了,也许要不了多久就会有鱼上钩。

    这一等就是几个小时,拽在手里的鱼线始终没有任何反应,林风不在对熏鱼干抱任何幻想了,交代秦菲菲一声,纵身跃入蔚蓝的大海里。

    海下深不见底,林风也不敢潜太下去免得他浮上水面时找不到木筏的踪迹,潜到十几米的深度,就发现一大片鱼群正往前游去,这种鱼每一只个头都很小,两三根指头宽,有点像是淡水湖里的白条,成百上千万条这样的鱼汇集在一处,就像一道银色的龙卷往木筏前进的方向快速游动着。

    看见这些成群结队的小鱼,林风却心头一喜,如果记得没错,这种鱼叫做大西洋鲱,主要分部在北美洲附近海域,也就是说,这里可能距离陆地已经不太远了。

    当然,这也可能是他一厢情愿的猜想,毕竟海洋里的鱼类多不胜数,这种鱼到底是不是他以为的鲱鱼还不确定,也可能是生活在深海中的其它鱼类,只是长的像而已。

    林风毕竟不是肖心琼,如果肖心琼这个会走路的百科全书在这里,应该能准确分辨出鱼群的种类吧。

    鱼群数量十分多,还真让林风给徒手捞着两条,重新回到筏子上,他把两条鱼摔晕过去,两条鱼加在一起也没二两肉,生鱼片肯定是没法吃了,他拿来主要是当作活鱼饵使用,相信应该要比熏鱼干有诱惑力的多。

    挂上鱼饵再次抛进流动的海水里,林风回到秦菲菲身边坐下,拿着狗腿刀削开一个椰子,将椰子递给嘴唇都开裂的秦菲菲,一边说出了刚才的猜想。

    喝了甜美的椰汁,加上林风告诉的好消息,秦菲菲的心情顿时也跟头顶的天气一样晴朗起来,正要把椰子递给林风让他喝上两口,蓦地,那根绑在木头上的鱼线绷得笔直,秦菲菲激动的指着林风背后尖叫道:“鱼……鱼……上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