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3章 林中鬼魅
    上岸这才不到十分钟,杀手连敌人的影子都没见到就损失了两名人手,周围人的眼神开始有些不安起来,谁知道这鬼地方还有多少陷阱在等着他们,一不留神就会跟这两个同伴一样莫名其妙的死在这里。

    组织下达了格杀令,自然不可能因为死了两人就撤走,领头人招手叫来两个设置陷阱方面的好手,让他们走在前面开路,其他人只要跟着他们脚步前进就行。

    这样虽然会耽搁一些时间,但总比拿自己小命去冒险要强,杀手也同样是人,也会怕死,特别是这种憋屈的死法,没人愿意尝试。

    林风布置的陷阱大多都是就地取材,只是数量多却算不上有多精妙,领路这两个人对于陷阱十分有经验,往往能在容易被忽视的地方找到触发陷阱的机关。

    连续拆除了几个陷阱,再也没出现人员死伤的情况,大家都暗自松了口气,寻思着应该快要走出这片死亡地区了吧。

    就在两人又发现一处陷阱,正打算将其拆除时,漆黑的草丛里突然传来嗖的一声,一道利矢从黑暗中飞袭而至,后面的人想要提醒他们两个小心已经晚了,一把从射鱼枪中发射出的铝合金箭头直接命中正拆除陷阱那人的后脑上,尸体往前一扑,触发了还未拆除的陷阱,结果一根米多长的木棍就像标枪一样,嗖的声迎面射来,将他身旁来不及闪躲的同伴射了个对穿。

    两具尸体交叠着倒在地上,对陷阱最有经验的两人竟然一下就全死光了,剩下的杀手发了疯似得朝发射鱼枪的位置一通扫射,子弹打的树叶翻飞,如果有人藏在那里早被射成马蜂窝了。

    杀手心知己方已经暴露,哪里还顾得上隐藏行踪,枪声停歇下来,一名杀手拨开那片七零八落的枝叶,只见地上放着把射空的鱼枪,人却不见了踪影。

    “他跑了……呃!”还没讲完,这人身体一震,突兀的向后倒下,只见他脖子上插着一根木棍,长度接近两米,说是木枪也不为过。

    死了五个人,还没见着目标的身影,领头人也难以保持淡定下去,他不信邪似得带头往林风消失的方向追去,脚下被什么东西一绊,又是那该死的嗡嗡声响了起来。

    电光石火间,领头人侧过头,一根木箭贴着他脸颊飞过,却误中副车,直接射中跟随在他身后的一人,领头人没时间向中箭倒在地上的同伴表示歉意,指着远处那片不断晃动的树枝厉叫道:“他在那边,给我追!”

    这里的地形林风熟的就跟自家后花园一样,都不用亲自动手,就带着这帮杀手在里面兜圈子,那里陷阱多就往哪儿引,而这些陷阱也是五花八门,有的在天上,有些藏在地下,看似几株小草生长的地方,可能一脚下去就是个巨大的深坑,里面还插满了锋利的木桩子。

    一路上,不时有人大意之下丧命,等领头者气喘吁吁的停下脚步,猛然发现还跟在身边的人,只剩下寥寥几个了。

    早知道就该在这里放一把火,将目标连同这些陷阱一起烧个干净,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领头者心有不甘的对身旁同伴说:“这家伙太难对付,告诉沙鹰,我们失败了。”

    目前他们还有七八个人,而对方却始终只是一人,现在承认失败是不是太早了一点,其他人很难理解这个决定,只有领头者心里清楚,继续像这样耗下去,他们几个也非死不可,不如早点承认失败离开这座小岛,回去接受组织的处罚也比死在这里要强。

    他们不打算继续跟林风耗下去,准备从这里离开,可是有人却不答应,林风一直就在这附近,像个鬼魅一样悄然无声的隐藏在一片树叶下,见这几个杀手停下脚步,他也停下来。

    背上还有两把射鱼枪,这次直接对准了领头的那人,不过对方像是有所防备,想一举射杀他恐怕不容易成功,林风干脆瞄准了他身边的人,一勾扳机,利箭嗖的一声发射出去。

    笃……

    利箭命中目标脸颊,在他倒下的瞬间其余那些神经紧绷的杀手,齐齐朝着这支利箭射来的方向扫射起来。

    从未像现在这样窝囊过的杀手们,把所有的愤怒都倾注到了手里的武器上,子弹铺天盖地打过去,那里却一点动静都没。

    “停下。”领头者大声呼喝道。

    几个人相识了一眼,派出离得较近那人前去查看情况,被挑中的家伙露出无奈的神色,被他们几个人拿眼神逼着,想说不去都不行,脚步迟疑的走到那颗枝叶繁茂的小树前,枪口伸出挑开遮挡视线的树叶,果然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这人不由的松了口气,转身朝背后的同伴们摆摆手,示意目标不在这里,突然,对面的同伴大声吼道:“小心!”

    一切都太迟了,一条指头粗的绳子从头顶扣下,哧的一声勒紧了他的喉咙,弯曲的枝头猛地向上一提把他凌空吊起,一道黑影从他身后迅速消失在灌木中,敌人的子弹又晚了一步,只打在他刚刚出现过的位置上。

    这人被绳子勒住脖子掉在半空中,他还没有断气,翻着眼白两腿不断在空中踢蹬,想叫对面的同伴救救自己,嘴里却又发不出声音,只能无助的蹬动着双腿,眼看就快要撑不住了。

    “你,过去救人。”领头者指了指不远处的同伴。

    “我?”

    被他点到名那人忍着破口大骂的冲动,硬着头皮小心翼翼往那里方向靠近,剩下的人弓下腰,紧张兮兮的盯着两边。

    嗖!

    还没等点到名那人迈出几步,令人头皮发麻的破空声再次响起,这家伙立马匍匐在地上,还不忘往旁翻滚了两圈,可是声音是从背后传来,一名双眼紧盯着前方的杀手闷声不响倒了下来,一根长长的箭矢插在他后脑勺上面,人当场就挂了。

    被吊在树上的杀手还在无力的踢蹬着双腿,只是周围的人却已经无暇顾及他了,林风宛如树林中的鬼魅,当所有人回头望去时,他却从众人头顶的树桠上跳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