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2章 杀手上门
    往后几天的日子,也像刚来这样平平无奇的度过,白天林风忙着安放陷阱寻找食物,时不时还能拣点什么东西回来,只不过吃过晚饭之后,多了一项娱乐活动。

    就这么连续度过了一个多星期,刚来岛上那阵新鲜感早已经荡然无存,山洞过去不远修了个栅栏,里面养了两只林风活捉回来的山鸡,这种鸡体态肥硕,不用担心它会飞走,养着它们除了陪秦菲菲解闷以外,偶尔还能收获一两枚乒乓球大小的鸡蛋。

    洞子里也多了几张小凳子,刻着棋盘的桌子,靠墙的位置摆着张足够两个人躺下的木头床,四根床脚就是几块石头,床头前还摆着一束新鲜的野花,洞口顶上挂着一串串熏好的鱼干虾干螺肉干,秦菲菲出去‘探险’时,还发现一片茂密的竹林。

    把这些砍下来的竹子打通后就成了排水管,林风爬上山顶,选了一处低洼地带凿了个小型的蓄水池,然后再接上竹筒做的水管子,每当下雨的时候,高处的雨水就会往这里汇集,然后通过竹筒流淌到洞口外的小水池中。

    在两人苦心经营下,这里无疑成了一处世外桃源,而这次林风似乎失算了,追踪器每天摆在信号良好的露天,可是暗刺的杀手却再也没有来过。

    不知不觉又过了一天,晚上等香汗淋漓的秦菲菲睡着,林风独自琢磨起第二套方案,总这样等下去不是办法,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海边观望,连一条路过的船影都没见着,现在连他也开始怀疑起这鬼地方是不是根本就不会有船只经过。

    求人不如求己,林风准备的第二套方案就是自己造木筏出海,虽然这么做会有很大风险,但他坚信一定会成功,无论花多长时间,总会有抵达陆地的那一天,所以这两天,陷阱已经完工,他的全部精力都在收集食物和饮水上,现在存储的这些食物,省着点够他们吃上一个星期,途中还可以用射鱼枪进行捕捞,所以吃的方面并不用太过担心。

    最重要的还是淡水,这段时间陆陆续续在海边收集到七八个空瓶子,但这还远远不够,林风预计至少还得再准备半个月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除了吃的喝的,造木筏还必须要有足够的木头和缆绳,木板床下堆着一大捆的树皮,用这种叫不出名字的树皮搓成的绳子特别结实,林风需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把单股绳子崩断。

    他就这么机械的一直搓着绳子,脑子里却在想着别的问题,忽然外面远远传来一声压抑的痛呼,虽然这声音顷刻就被隐去,但他确信自己不会听错,忙把手里的草绳一扔,抓着沙土三两下将火堆扑灭。

    “怎么呢?”连床上睡着的秦菲菲也察觉到不同寻常的地方,疑惑的睁开眼。

    “嘘。”

    林风把她轻手轻脚抱下床,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可能是那帮杀手找上门了,不用害怕,照我之前告诉你的那样,去那片草丛里躲好,我不叫你,就不许出来。”

    说着他抓过倚在墙角的三把射鱼枪,还有桌上的两把匕首。

    “那你要小心一点,我……等你回来。”

    “嗯,记住我说的话。”林风在她额头轻轻一吻,这才猫着腰飞快的窜出了山洞。

    时间回到十分钟以前,三艘皮划艇从深邃的大海中驶来,悄无声息的靠近了岸边,每艘皮划艇上坐了八到九人,手里的枪支刀具表明了他们来这里的意图,还没等船彻底靠岸,这帮人就接二连三跳入冰冷的海水里,迅速来到岸上。

    领头的人手里拿着定位仪,屏幕上的红点就在这个位置闪烁,他知道目标就藏在这个岛上。

    耽误了这么多天才集合高手赶到这里,原本以为人早跑了,谁想对方竟然只是换了个岛屿,很轻易就找到了,他们这二十多人全是从千里之外赶来,到了指定地点来不及修整一晚就踏上了目标所在的小岛。

    眼前这座不知名岛植被茂盛,三面环山,入口只有这一个方向,这次的目标十分强大,先后死在他手里的人员已经不少于十人,虽然他们这次足足来了二十多个,却一点不敢大意,一个个拿着武器小心翼翼的注视着四周,逐渐向小岛的中心位置接近。

    当他们走入这片稀疏的林子里,一只站在树枝上休憩的小鸟仿佛被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杀气惊动,扑扇着翅膀往林子深处飞去,虚惊一场的杀手们纷纷放下武器,其中一人注视着头顶,右脚往前踏出一步,可是令他没有想到,这块看似平整的土地随着他一脚踩下陡然塌陷下去。

    眼看失去平衡的身体就要摔入插着几根尖木棍的深坑里,旁边伸出一只手牢牢抓住了这人的衣领,往下倾斜的身体停了下来,一截削尖的木棒距离他眼球恐怕只有不到五厘米的距离,要是旁边的同伴反应慢上一秒,后果将不堪设想。

    “谢谢。”差点丧命这人朝拉他一把的同伴连声道谢,对方只是很冷淡的点了点头,抬腿就要跨过这个直径一米的深坑,可是他前脚刚一跨过深坑,前方发出嗡的一声鸣响,没等看清,刚救了同伴的这人脸上就被一根从暗处射来的木箭命中,直挺挺倒在身后那个陷阱坑里。

    随着他的倒下,更多的陷阱机关被出发,耳畔连续响起几声嗡嗡的声响,在这漆黑的环境中,这无疑是十分致命。

    噗!

    侥幸捡回一条命那人脸上还带着心有余悸的神色,胸前就直接被一根两指粗的木箭射穿,巨大的冲撞力将他整个人钉在后面的树杆上,他还没有立刻死去,张嘴就要发出嚎叫。

    另一名同伴眼疾手快,紧紧捂住了他的嘴,这人痛苦的摆动着头部,嘴被捂着只能发出呜呜的哀嚎,片刻之后脑袋无力的耷拉了下来,同伴伸手在他鼻尖一摸,已经失去了气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