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1章 叫化鸡
    海浪不停冲刷着沙滩,也将深埋在大海里的宝藏或者垃圾推上了岸滩,今天运气不太好,可能是被秦菲菲搅乱了它们的栖息地,林风在沙滩徘徊了一圈,也没发现一条体积稍大点的鱼,但也不是全无所获,他在一处礁石上捡到一个塑料袋和一只空了的矿泉水瓶。

    看着瓶子的商标,上面写满俄文,跟他们在运输机上喝的矿泉水包装都是一样,或许有可能这两样东西就是随着潮水一路从坠机地点漂流到这里来。

    没有大鱼的踪迹,他就捡了些贝壳海螺什么的,这些东西烤着吃味道也不错,就是火候得掌握好,不然吃着就跟嚼橡皮筋一样了,这种表面布满花纹的贝壳很多,没花多少时间就拣了半塑料口袋,差不多够他们今晚吃得了。

    林风沿着礁石走回岸边,突然眼神一亮,只见十几米外的地方,一个铁桶的底部倒扣埋在沙堆里。

    露出在外面的部分只有很小的一点,如果天色再晚一点根本就看不见,林风跑到近前一瞧,更加确定自己的判断,手脚并用没两下就把掩埋在沙堆里的铁桶给整个挖了出来。

    铁桶只有林风脑袋那么大,保存的还算完好,只是稍微有点变型,这桶在海里泡的时间不长,至少它上面还没锈迹,说不好也是那架运输机上的东西,被海水给推到这里来了。

    老天保佑。

    有了这只铁桶今晚就能喝上一口热气腾腾的海鲜汤了,心情大好的林风双手合十朝着大海拜了拜,这才拎着铁桶,一手提着贝壳矿泉水瓶往‘家’里面走。

    穿过陷阱区,一眼就看见秦菲菲蹲在洞口前背对这个方向,是在忙和着什么。

    “你在干嘛?”林风站在她背后好奇的问道。

    “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秦菲菲抱怨了一句,不过心情很快又好转,扭过头,她脸上还粘着几根野鸡的绒毛,笑嘻嘻的说道:“我都快把这只鸡上的毛扒光了,咱们什么时候开饭?”

    刚才因为林风杀了这只鸡还撅着嘴闷闷不乐的秦菲菲,还是眼前这个人吗?

    林风眼神一滞,探过头去果然见她已经把野鸡身体上的羽毛拔掉了大半,这是急着想要吃烤鸡了。

    “别急,今晚给你弄好吃的,你先去弄点树叶子来,那大片的那种,快去吧,晚上咱们吃个正宗的叫化鸡。”

    “叫化鸡!”秦菲菲重复一句,那双大眼睛顺势就亮了起来,当即二话不说就往那边林子走去。

    林风这也是突然来了灵感,吃了两天烧烤,也差不多腻味了,反正待在这岛上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可做,不如弄些花样,做点好吃的出来尝尝。

    叫化鸡只吃过没做过,不过大致的步骤还是知道一些。

    腌制的调料没有,就只用盐好了,先把鸡毛拔干净,然后把内脏什么的全取出来,用刀尖在鸡肉上划出道道纹路,再拿海盐往这只鸡身上涂抹一遍。

    林风就在洞口前刨出了一个坑,秦菲菲也摘了大把树叶,蹦蹦跳跳的回来了。

    两个只会吃不会做的门外汉,倒腾起这只可怜的野鸡,在秦菲菲的强烈要求下,把那几颗她吃剩下的野果切开塞进鸡肚子里,然后拿树叶和草根把鸡一裹,再在外面裹上一层湿泥巴。

    把裹成泥球状的野鸡放入林风提前挖好的坑里,再往上面覆盖一层薄土准备工作就算完成,把火堆移动到这上面,接下来就是等待了,秦菲菲为了早点吃到香喷喷的鸡肉,不断往火堆里添着木材,林风又拿了几根粗壮的枝丫在火堆上搭了个架子,挂上铁桶,把椰瓢里收集的雨水倒进里面。

    没等多久,里面的水就开始沸腾起来,林风将塑料袋里的贝壳海螺放了一部分进去,剩下的就摆在火堆旁烧烤。

    等贝壳全都张开了盖,两人拿着木筷夹起桶里的贝壳你一只我一只的吃起来,尽管没有放任何的佐料,纯天然环境下生长的贝类却十分可口美味,秦菲菲一口咬下贝肉被烫的直哈气,等缓过劲,她又夹了一个送进小嘴里。

    吃完水煮贝壳,又拿椰瓢盛着喝了几口鲜美的海鲜汤,按秦菲菲的话来说,他们喝的就是贝壳洗澡水,不过瞧她脸上满足的笑容,似乎很享受这种味道。

    啃完两个大海螺,秦菲菲吃了个八分饱,可她的眼珠子却还始终注视着那团篝火,果然不亏是个吃货。

    裹在泥里的叫化鸡至少也要烤几个钟头才能熟透,就这么干坐着等是挺无聊,鬼灵精怪的秦菲菲眼珠一转,忽然说:“好无聊啊,又没电视看,也没手机玩……”

    “你想说什么?”林风拿树枝剔着牙,一眼就看穿这妞心里的小九九。

    “不如我们来做游戏吧,你来追我,如果追到我了会有奖励的哦!”她一脸挑逗的眨眨眼,说完起身就跑开了。

    这黑灯瞎火还玩什么捉迷藏,真是闲的蛋疼,万一掉进什么黑不隆冬的大坑里不是自己找死?

    秦菲菲跑出一段距离,扭过头却发现林风还懒洋洋的坐在原地,这个不解风情的臭木头。

    气的她一跺脚,在那头叫道:“快点,你要不来追我,以后我就不跟你……说话!”

    这妞怎么一天到晚就闲不住,林风叹了口气,她要玩就陪她玩吧,三两步冲过去秦菲菲欢快的大叫一声,扭头就跑,跑出十几米远就被林风一个虎扑压倒在松软的草坪上了。

    “讨厌,你赖皮。”

    秦菲菲在草地上挣扎几下忽然不动了,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近在咫尺这张脸,撅着嘴就缓缓凑了过来。

    此时此刻,林风内心其实还有一些挣扎,但转念一想,被困在这荒无人烟的岛上什么时候能回到陆地还说不一定,有可能一个星期,也可能一个月一年或者更久的时间,孤男寡女天天吃住都在一起,迟早会走到这一步,还是认了吧。

    当火热的唇主动贴上来的一刹,林风最终伸出了邪恶的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