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0章 野味
    两人在水里面疯够了,秦菲菲骑坐着林风脖子上回到岸边,折腾了半天,两人差不多肚子也饿了,收拾好摆在石头上那一堆鱼啊贝啊什么乱七八糟的食物,林风带着她走到一块岩石边,停下脚步。

    岩石凹陷下去的部分里面本来装满了海水,经过阳光的暴晒之后,水份已经蒸发的差不多了,留下一层薄薄的白色颗粒,林风拿指头粘了一点放进身旁这个好奇宝宝的嘴里面,秦菲菲舌头一舔,顿时就蹙紧了眉头:“盐?”

    只把她齁的直吐口水,见林风恶作剧似得笑着,秦菲菲气恼的在他身上又抓又咬,留下一道道的五爪印才肯消停。

    折下一片树叶,将这些盐颗粒捏起来放在上面,只要有了盐,食物会变得更加美味,可惜没有烹饪的器材,要是有口锅什么的,还能煮一锅海鲜汤尝尝鲜,现在就只能回去烧烤了。

    火塘还没彻底熄灭,林风在上面扑了层细树枝,然后把秦菲菲那一堆战利品直接摆在上面烤就行了,海螺贝壳小螃蟹晒干的八爪鱼还有那坨像粑粑一样的大海参,全被摆在上面一通瞎烤,那几十条两指宽的小杂鱼直接掏出内脏,用树枝串着架在火上就行了。

    在火焰的燎烤下,一个个花贝壳就像伸懒腰一样张开了壳,露出里面白嫩的贝肉,林风拿树枝削好了两双筷子,用椰瓢当做碗,有滋有味吃起了这顿自助烧烤。

    外面日头正烈,正是一天当中最热的时段了,两个人在这个小岛上,秦菲菲比林风还放得开,衣服裙子全被打湿了,还放在外面石头上晒着,她就穿着内衣在林风眼前晃来晃去。

    包子再小,也不能不当成回事,这妞难道还准备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把生米煮成熟饭,先把自己的名分定下来?

    那一晚上三人同床,到底跟秦菲菲之间到底发生没发生什么,现在谁也说不清楚,林风忍住一口吃了她的冲动,让她乖乖在洞里歇着,自己钻出去继续干活了。

    暗刺的人随时都可能到来,哪有什么心思想别的事情,林风将制作好的橡皮筋安放在一早计算好的位置上,再把一根米多长的尖木棒放在这根缠绕皮筋的枝丫上,他决定测试一下威力,手一松,绷紧的皮筋猛地弹了回去,那根木棒嗖的一下射飞出去,直接命中十多米外的树干,削尖的部分竟然插了进去。

    这威力足以将人射穿,林风满意的点头,又拿过一根木棍放在这根枝丫上,在橡皮尾端用草绳绑住,利用围着这几颗小树做了一个简易的绊发装置,再把周围的杂草一拢盖住草绳,一个杀人夺命的机关就算完成。

    当然,这样的陷阱绝对不止一个两个,光是橡皮筋就做了好几十根,以确保把这片区域覆盖的密不透风,敢来就是死路一条。

    忙碌了大半天,工程才算完成了一半,就这些也足够敌人喝一壶了,林风现在一点不害怕暗刺的人来,反而担心起他们找不到这地方,比如追踪器没电了什么的。

    正当林风蹲在地上用匕首抛出个大坑来的时候,一颗红彤彤的野果飞跃了十多米远的距离,打在他身前的树干上,从野果飞来的方向,不用看都知道一定又是秦菲菲在捣鬼了。

    回头一瞧,只见秦菲菲手里还捏着好几个这样的果子,不过她却不是在调什么皮,睡了个美美的午觉起来以后,闲不住的她就独自溜到山洞后方不远的地方去找野果去了。

    那里她记得有好多挂满果子的果树,走过去一瞧还真是这样,摘下一颗来尝,酸酸甜甜还挺可口,天天烤鱼烤蟹吃多了也会腻味,吃点水果还能帮助皮肤水润有光泽。

    秦菲菲哼着小调踮着脚尖采摘起那些个大的果子,没摘几颗耳边突然听见一阵飒飒的声响,那片茂密的灌木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动,瞬间她就紧张起来,小心翼翼倒退着离开,确认藏在草丛里的怪物没有追来以后,她才风风火火跑来找林风一起去一探究竟。

    听完事情经过,林风也觉得有必要前去瞧瞧,这里三面环山,只有这一方向能进来,藏在草堆里应该不是什么敌人。

    为了安全,林风还是拿了把射鱼枪,跟在秦菲菲身边往她采摘野果的地方走去,一想到这是要去冒险,秦菲菲的俏脸都泛着红光,浑身的血液都像在沸腾了一样,一路显得十分亢奋,等距离很近的时候才放慢脚步,一点一点往那片草丛靠近过去。

    哗啦……

    在秦菲菲的指引下,林风那射鱼枪一把拨开眼前的这片杂草,里面什么都没有,倒是发现了两根颜色鲜艳的羽毛。

    “跑了,应该是野鸡什么的吧?”林风捏着跟长长的羽毛退回来,不是很肯定的说道。

    秦菲菲刚要接过,眼神忽然移到他身后另一处草丛,尖叫道:“它藏在那儿!”

    林风飞快转头,草尖还在微微的晃动,这回他也看清楚了,悄无声息的慢慢靠近过去,那几根夹杂在野草中的鲜艳羽毛十分显显眼,这东西狡猾的很,周围又全是茂盛的杂草,一点风吹草动就可能跑得没影了。

    林风抬起射鱼枪,对准了几米外的杂草,当他扣动扳机的一瞬,秦菲菲在背后挥动羽毛叫道:“别杀它。”

    嗖!

    利箭没入草丛,藏在里面的野鸡呼扇了两下翅膀就不动了,林风回头看着秦菲菲:“你刚才在背后嚷啥?”

    “我说……让你别杀它……”秦菲菲捏着那根跑来的羽毛扁起嘴,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

    “那你早说嘛。”

    林风很无赖的耸耸肩头,大步走到那堆野草丛,扒拉几下就提着一支被箭射穿身体的野鸡。

    这东西还挺肥硕,看摸样至少跟野鸡有七八分相似,具体什么品种林风就说不上来了,两人回到山洞里,此时太阳还没下山,光一只鸡哪够填饱两个吃货的肚皮,见时间还早,林风就让秦菲菲在这里等着,独自走往海边准备射两条鱼回来当晚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