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6章 陌生人
    这个岛屿还是一片原始荒芜的景象,连个人影都见不到,周围也见不着陆地的影子,昨夜在海水里游了大半宿,这里距离坠机地点至少也有几十公里远了,就算有搜救队前往出事地点,也很可能发现不了他们的踪迹。

    林风也搞不清楚现在具体在什么位置,只知道这里是大西洋其中一座小岛上面,兜里的手机早就不见了,就算还在,估计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也不会有什么信号。

    原地琢磨了一会儿,林风打算爬上不远处那座山峰去看看,或许站在高处能发现陆地的影子也说不一定,随着时间过去,气温正迅速升高,强烈的紫外线晒得被海水浸泡过的皮肤一阵火辣辣的疼。

    先得找个能遮阴的地方,不然放任秦菲菲这样在太阳底下暴晒下去,中暑只是迟早的事情。

    连唤了好几声,才把犹自在酣睡的秦菲菲叫醒,这妞似乎还没搞清楚情况,一手遮住头顶刺眼的日光,睁着眼迷迷糊糊的问:“我们这里在哪儿啊?”

    “我也不知道,现在至少有个落脚的地方,总比一直泡在海水里要强。”林风摇头说。

    秦菲菲逐渐回想起昨晚惊醒动魄的景象,先是经历了坠机,大难不死有被困在机舱里,好不容易逃出来,又在冰冷的海水中泡了不知多久,到后来她已经想不起来,只记得有个声音不断在耳边鼓励着她,叫她坚持下去。

    林风扶着她走到一处岩壁下,这里勉强能遮住天上毒辣的太阳,让她先乖乖在这里呆着,他爬上山去看看很快就会回来。

    原本以为她会闹着要一起去,这次秦菲菲却像变得听话懂事了不少,闻言就坐在一块石头上乖巧的点点头,不忘叮嘱他一定要注意安全。

    “等着,我很快就回来。”

    林风在她脸蛋上轻轻捏了一把,这才拖着条伤腿,一瘸一拐往山上走去,最开始这段路坡度较缓还算好办,越到后来变得越发陡峭,必须要手脚并用踩着岩石缝往上面攀爬,这些在表面分布的岩块饱经风吹日晒并没看上去那么坚实,有些稍用力就整块剥落了下来,十分的危险,一不注意就可能从百米高的崖壁上掉落。

    如果是平常林风可能很轻易就能攀到顶,可现在不行,每爬一段距离就必须停下歇一口气。

    日头升上了正中,气温更是直线升高,背上都被汗水浸透的林风趴在一块岩石边,埋头吸吮着石头凹陷部分积压的雨水,带着淡淡清甜的水滋润着快要冒烟的喉咙,把这滩小水洼喝的一点不剩,林风才抬起头,心满意足的哈了口气,又继续往上攀登起来。

    秦菲菲坐在岩壁下,肚皮正不争气的发出阵咕咕的空鸣声,她开始想念起昨天那盒飞机餐,如果能多吃几口,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饿的前胸贴后背。

    又累又饿又渴的秦菲菲拨弄的身前这颗小草,嘴里不停念叨林风怎么还没回来?

    不远的丛杂草忽然发出沙沙的声响,一双脚首先出现在她的视野中,秦菲菲激动的抬起头说:“你可算回来……”

    说到一半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出现在身前这人不是林风,对方足足三个人,穿着一身蛙人的衣服,手里还拿着射鱼枪,双方就这么对视了几秒,其中一个将射鱼枪对准了秦菲菲,用英语说道:“就知道你们没死,说,林风他在哪儿?”

    从对方的语气听起来,似乎认识他们,而且是敌非友,他的另外两个同伴此时走到左右看了一圈,一无所获的摇头。

    “快说,不然我就杀了你。”中间这名白人男子又上前几步,手里的射鱼枪指着一脸惊惧之色的秦菲菲再次逼问道。

    “我……我不知道,这里只有我一个人。”秦菲菲不断的摇头,虽然心里害怕极了,却也不会傻的告诉他们,林风就在头顶的山坡上。

    “你一个?”男子上上下下打量了她几眼,好像并不怎么相信她说的话,只见他眼露凶光一步步向秦菲菲逼近,准备来个严刑逼供。

    就在他走到秦菲菲跟前的时候,头顶突然一道阴影径直掉落下来,而且正好落在这家伙头上,这道阴影就是返回途中的林风,一发现秦菲菲遇到危险,他也顾不上还有伤在身,直接从七八米高的峭壁上一跃而下。

    毫无防备的男子被半空掉下的林风撞个正着,两人一同摔在地上,这人身上不知被撞断了多少跟骨头,脑袋一歪就当场昏死过去,林风也不好过,受伤的腿刚触地便传来阵剧痛,伤口再次裂开了,血水瞬间湿润了缠绕在上面的布条。

    他刚一落地,被压在身下这人的两名同伙立马反应过来,手里的射鱼枪分别从左右朝着他发射了过来,情况危机,只见林风单腿一蹭往前跃出,一支箭矢射中他身下的倒霉蛋,直接穿过胸膛把人钉在了土里。

    见没有射中目标,两人把射鱼枪往地上一扔,抽出腰间的鲨鱼刀就朝林风扑了上去。

    这两人动作敏捷刀刀不离林风的要害招呼,一看就是老手,林风跛着一脚在他们的夹攻下险像还生,好几次都差点受伤,连着躲过了几次之后,他抓住机会一把攥住往胸前刺来这人握刀的手腕,猛地往回一拽,在对方身不由己倒下时,膝盖猛地顶在他面门上。

    解决掉一个,背后那人却趁机在他背上划出道尺长的血口,吃痛下的林风猛然回身一胳膊肘捣在对方脸上,这人满脸是血的往后倒退了几步,身体还没恢复平衡,就见林风冲上来凌空跃起,一脚抽射重重踢在他下颌处。

    咣!

    对方被林风这含怒一脚踢得往后抛飞出去,摔在地上时已经没了气息,只有那个被撞断鼻梁的家伙意识到不妙,捂着鼻子扭头就往海里面跑去。

    眼看他已经下了水,马上就要消失在水里,林风单腿跳着回到被钉死在地上那人跟前,捡起他捏在手里的射鱼枪,转身瞄准即将消失在水面上的背影,鱼枪嗖的一声射飞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