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5章 孤岛
    不知在海面上漂浮了多久

    “再坚持一下,我看到海岸了。”林风还在忍痛拼命的划水,还要不停安慰着后面的秦菲菲。

    随着体内热量的快速流失,秦菲菲已经开始迷糊起来,哆嗦着小声的问道:“在哪儿,我怎么看不见?”

    “你眼神不好,真的就在前面,答应我一定不要睡觉……很快就会上岸了……”林风呛了口水,如果现在有面镜子,他就会知道自己的脸色有多糟糕,每动一下都痛的直冒冷汗,大量失血伴随着阵阵晕眩的感觉不断侵蚀着神经。

    他也想趴在木板上眯着眼睛好好休息一会儿,可是他比谁都清楚,一旦停下休息,他和秦菲菲恐怕就再难清醒过来,最后只能双双冻死或淹死在这片广阔无际的海洋中。

    所以,他只能不断的划水,一面争取尽快找到陆地,一面通过伤口的疼痛刺激神经,提醒自己不要睡着。

    在这漆黑的夜晚,可视度不到二十米,鬼才知道陆地到底在哪里,林风不断鼓励秦菲菲坚持的同时,心头也是在暗暗着急,再这样下去,秦菲菲撑不了多久。

    为了身后的女人,他只有拼命的划水,一往无前的游动着,两条腿早已经麻木失去知觉,只能机械的收回蹬出,不停的重复,游着游着到后来整个人都陷入昏昏沉沉状态,全靠意志力支撑着他拖动木板继续前进。

    忽然,耳畔响起一串哗哗的声音,林风打了个激灵逐渐恢复了清醒,声音远远的传来,他确定自己没有出现幻听,这一定是海浪拍打着礁石发出的声音,陆地就在前面。

    “菲菲……”他狂喜的回过头,准备把这好消息告诉身后的秦菲菲,可是,这根木板的另一头却空空如也,秦菲菲却不见了踪影。

    该死的!

    她一定是睡的太死不知不觉松开了木板。

    林风暗自责骂着自己,转过身义无反顾沿着来时的方向游了回去。

    海水不比陆地,时间一长,人早已不知被浪花推到什么地方去了,现在只希望一切还来得及,林风拼了老命的划水,全部的潜能都被激发出来,现在一心只想找到秦菲菲,什么痛不痛的已经完全感觉不到。

    为了游得更快,他干脆把木板也甩开了,用最快的速度向前游动,嘴里一声声高喊着秦菲菲的名字。

    游了大概一两千米远仍然一无所获,林风喘了几口粗气,正要继续往前面去找,眼角的余光忽然发现右手面几十米远的位置,好像有个阴影在那里浮浮沉沉。

    是秦菲菲!

    林风凭直觉相信那阴影一定是秦菲菲没错,于是他忙改变的方向,手脚用力快速划动。

    离得近了,林风一口气游到阴影跟前,这下总算解脱似得松了口气,确实是秦菲菲没错,这丫头全靠救生衣拖着,就这么在海面上放任自由的漂浮。

    “菲菲,秦菲菲你给我醒醒!”

    不断拍打着这张冰凉的脸颊,过了片刻,秦菲菲才幽幽的睁开眼,有气无力的说:“木头,我们怎么还在海里?”

    “快了,前面就是陆地,这次我绝对没骗你,相信我,很快我们就到了。”

    林风一手抓着她的救生衣,又重新往那个方向游去,一路上,他都陪秦菲菲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唯恐这妞再次睡着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不得不承认,这次又是超能干细胞救了两人一命,倘若没有这种神奇的药水,在冰凉的海水里泡上大半夜,他们俩早该被冻僵了,还要感谢老天,没有引来鲨鱼,在他们快要绝望的时候,又看到了新的希望。

    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逐渐清晰了起来,就连眯着眼的秦菲菲也陡然睁大了美眸,神情激动的嚷道:“我我我看见了,前面就是陆地,这下我们有救了!”

    “我说过,我们一定不会有事,老天都在帮我们。”林风笑笑,脸上很快又露出痛苦的神色,波涛涌动的水面下隐藏着许多暗礁,一不小心,腿蹭到上面就被割出了一道血口。

    凶猛的海浪将两人推来推去,几乎耗尽了身体最后一丝力气,终于脚踏实地踩上了松软的沙滩,刚摆脱海水的困扰,已经完全虚脱的林风什么都顾不上,楼着秦菲菲一同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昏睡过去。

    没过多久,一抹红光从海平线上升起,金灿灿的光辉驱散着两人身体的寒意。

    睡了不知多久,林风才缓缓睁开眼睛,秦菲菲四肢大张枕着他的手臂睡的正香,确认她身上没任何明显的伤口,只是体力不支才昏睡不醒,他这才松口气,开始检查起自己身上的伤势。

    昨天光线太暗,坠机后又忙着逃命,根本没检查过自己的身体情况,这一瞧,连林风都开始佩服起自己跟小强一样顽强的生命力,一根大约三指宽的断裂木板潜入了大腿肉里,只剩很短的一截露在外面,难怪划水的时候,痛的那么厉害。

    值得庆幸的是,木板只是刺进了大腿没有伤到血管,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坚持到现在,伤口附近已经被海水泡的发白,不把这截木头取出来,就算有超能干细胞的帮助也不可能愈合。

    这种事宜早不宜迟,林风用两根指头捏住了木板露在外面的部分,眼神稍一犹豫就坚定起来,手猛地往上一拔,陷入肉里的木头被整块扯了出来,这种滋味就别提了。

    即便是林风这种猛人,也不由张嘴发出一阵无声的吼叫,过了好一会儿,急促起伏的胸口才平复下来,伤口里鲜红的血水再次涌了出来,撕下块碎布将伤口简单包扎一下,忍着痛歪歪斜斜的站了起身。

    试着活动活动身体,背上虽然还是很痛,但至少可以肯定没有骨折,这算是个不错的好消息,直到现在,林风才有心思打量着四周。

    妈的,法克!

    这一看,林风却忍不住骂了句中英混合脏话,眼前的陆地根本就是一座袖珍的孤岛,而且就这么屁股点大一座岛上,只有三分之一的平地,剩下是一座光秃秃的山峰,几颗翠绿色的植物点缀在上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