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4章 一场灾难
    在这种情况下,除了祈求老天保佑,已经没人能救得了他们。

    林风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倒霉,一出门就坏事不断,现在竟然还遇到了空难,毫不夸张的说,连他自己也没把握能在这场灾难中活下来。

    飞机的高度已经在短短几十秒内下降到一千米,耳边只剩下狂猛的风噪声,运输机这庞大的身躯并不能带给他们一丝一毫的安全感。

    “哇啊啊啊……我们……是不是要死了!”秦菲菲惨叫着,连话都说不顺畅。

    “没那么严重,我们谁都不会有事!”林风口不对心的说。

    他倒是很想帮那个昏迷不醒的奥列格一把,可是人已经滚到另一面去了,他现在需要一手抓着椅子扶手,一手要抱住秦菲菲,根本没法移动半步。

    飞机发出巨大的噪音,已经彻底听不清楚秦菲菲在喊些什么了,驾驶室内的机长还算镇定,双手死命拉动着操纵杆,嘴里狂叫着:“快点!快点起来……”

    这架庞然大物仿佛听见了他的呼喊,当距离还有还有几百米时,机头往上一翘,稍微摆正了位置之后,拖着黑烟斜着往海面滑翔而去,大约十几秒后,轰隆一声,机头瞬间扎入了深蓝的海水中。

    就像一块石头掉入平静的水面,澎湃的水花溅起十几米的高度,大半个机头都被海水淹没,剩下的部分正在以非常快的速度下沉着。

    机舱里所有灯光已经熄灭,眼前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只听见海水倒灌进来发出咕噜噜的声响,倒在地上的林风一只手还死死抓着秦菲菲的胳膊,被迅速蔓延的冰凉海水一激,他立马就清醒了过来。

    好痛……

    飞机坠落海面的刹那,为了护住秦菲菲,他的背部重重撞在椅子扶手上面,当时就听见咔的一声,希望骨头不要断了才好,值得庆幸的是他在这场空难中活了下来,旁边的秦菲菲一动不动的躺着,看不清她的具体情况。

    林风试着站起来,刚要有所动作,右腿和后腰都痛的钻心,就像被人拿刀捅进肉里,还来来回回搅动了几圈。

    好不容易才站起身,涌入的海水已经抹过了小腿,林风吃力的把秦菲菲拉到身前,轻轻拍打着她脸蛋:“菲菲,菲菲你醒醒。”

    连续拍打了好几下,只听哇的一声,接着一个柔软的身体就钻入了怀里,只是秦菲菲的动作太大,不小心蹭到他大腿上的伤口,痛的林风没忍住痛哼一声。

    “我们还活着?我以为这次咱们死定了,哇……”

    秦菲菲没说两句就小嘴一扁哭了起来,大难不死的喜悦让她不禁放声痛哭,但是现在高兴的还太早,前面驾驶舱早已经被海水灌满,机长只怕也凶多吉少,庞大的机身还在已十分快的速度下沉,只听见周围的舱壁发出阵阵吱嘎的呻吟,仿佛随时可能折断。

    就这么半分钟不到,水已经淹没了林风的肚子,必须尽快从这里出去,漆黑的四周漂浮满了杂物,他牵着秦菲菲的手只能摸索着向舱门的方向靠近,期间好几次差点被挡在前面的物体绊倒。

    走着走着,林风触碰到一个人的大腿,水下这人十有**是奥列格。

    尽管时间紧迫,但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林风示意跟在后面的秦菲菲稍安勿躁,双手深入水中将奥列格的上半身拖了起来,可是很快他就发现,奥列格已经成了一具尸体,刚才坠毁的瞬间,他半个脑袋都不知被什么东西给削掉了。

    轻轻将尸体重新放回水中,林风拉住秦菲菲的胳膊,一语不发继续往前面走着,身后传来秦菲菲压抑的哭泣声,显然她也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些人里最倒霉的就要属秦菲菲了,她本该和姐姐诸葛白他们一块儿乘坐民航直达国内,偏偏这不让人省心的丫头要主动跑来跟林风一起挤什么运输机,结果好景不长空难就发生了,这丫头才是真正的倒霉鬼,三天两头的出事,也不知上辈子她是造了多大的孽。

    短短片刻,海水就淹没到了林风胸前,都快到秦菲菲的脖子了,再不快点,等飞机彻底沉入海底,两人就只能活活被淹死在里面。

    舱门找到了,但任凭林风用尽了办法,这扇门因为扭曲变形的缘故,卡在里面纹丝不动,四周又找不到一件趁手的破门工具。

    就在林风着急上火时,秦菲菲扯了扯他衣角,不知她从那里找到一根钢管,水已经到了林风的脖子处,时间越来越紧迫了。

    林风手在水底下摸索着,将钢管一头插入裂开的门缝中,用力一翘,舱门稍微开启了一部分,水花咕噜噜的直往身前冒出,林风精神一震,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严重变型的舱门哐的一下弹开了,大水疯狂涌了进来冲刷着他的脸庞。

    没时间向秦菲菲多做交代,抓着她的手臂就往外面游去。

    刚刚才恢复平静的海面响起哗啦一声,两人先后从水底下探出头,大口大口呼吸起清新的空气。

    在这大晚上周围一切都看不清楚,更不知道他们现在身在何处,这里的水温很低,只有四五度的样子,如果不尽快找个地方上岸,身体的热量会快速流失,最后冻僵在水里。

    两人身上只有秦菲菲身上那件救生衣,但这不足以救命,林风又捞到一块木板让秦菲菲抱着,然后扫了眼四周,在什么都看不清的情况下,只能依靠直觉向一个方向游去。

    林风不断划着水,大腿上的伤势十分严重,每动一下就感觉撕裂般的疼痛,最担心还是伤口流出的血腥味会引来鲨鱼群,真要是那样,手无寸铁的两人只怕要沦为鲨鱼的宵夜了。

    秦菲菲趴在木板上,被他拖着走,体质早就透支的秦菲菲只感觉周围的水温越来越冷,为了不给林风再增加负担,她只有强忍着不吭声,只不过两排牙齿还是不断发出‘咔咔咔’的碰撞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