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2章 麻烦精
    本来打算死也要托几个人垫背的朴志焕,就像被人突然掐住了喉咙,笑声戛然而止。

    秦嫣两姐妹还完好无损的站在前面,定时器上的时间永远定格在一秒,特别是秦嫣看向他的目光,见不到怒意,只有悲哀,就像在看一只卑微的可怜虫。

    这眼神深深刺痛了朴志焕那颗自尊心,何况对方还是他前未婚妻,曾经带给他无限屈辱的女人。

    “我们走吧。”

    危险解除,林风搂着怀里这两个受惊吓过度的女人,往楼梯口走了去,看也没去看躺在墙角的朴志焕一眼。

    眼看他们就将走出视野,捡回条命的朴志焕却并不甘心就这么让他们离开,在仇恨的趋势下,他忍住了断臂传来的剧痛,扭动着身体,左臂努力前伸总算够到一具尸体掉在地上的手枪。

    枪口微颤着抬起,瞄准了那几个即将走远的背影。

    林风似乎有所察觉,搭在两女肩上的手蒙住了她们一只耳朵,当朴志焕准备扣下扳机的瞬间,对面楼上的惊雷声再次响起。

    噗!

    一发狙击弹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径直没入了朴志焕的额头中,将这张本该英俊的面孔搅成了一滩烂泥,尸体噗通一声倒在地上,秦嫣的身体不禁一颤,很快又恢复了镇定,随着林风的脚步头也不回往楼下走去。

    “目标击毙。”鹰九在耳机里说。

    “收队。”

    林风至始至终就没想过要放朴志焕一马,只是不想让两女看见他被爆头的血腥场面,既然朴志焕自己找死,那就更怪不得他了。

    楼下的火势蔓延的十分迅速,连堆成山的成品轮胎也被点燃了,一场大火足以将所有的痕迹消除,几个人走出浓烟滚滚的厂区,远处传来警笛的厉啸声。

    “队长,有十多辆警车朝你们方向过来了,”鹰九说道。

    这里距离城区不远,刚才闹出如此大的动静,警察要是这都没反应那才奇怪了,林风看了眼秦嫣微微拱起的肚子,对诸葛白说:“你们带她从另一个方向走,我去引开警察,甩开他们以后我会去罗贝洛机场搭老毛子的飞机回去。”

    “好,那你自己当心。”诸葛白点头答应一声,带着几人往另一个方向快步走去,秦菲菲随着众人的脚步,可说一步三回头,想跟着林峰走又担心成为他的拖累。

    他们很快消失在远处,林风这才收回视线,这时,警方的大部队已经出现在前方,车上的警察很快就发现了他的存在,车头一拐就往这方向对直而来。

    林风见吸引了所有警察的注意后,无视对方的警告,扭头就往与诸葛白他们背道而驰的方向跑去,车上的警察显然已经认出他就是那个正被通缉的杀人犯,在后面紧追不舍。

    全速奔驰起来的林风,速度不比汽车慢上多少,在这种凹凸不平的野地上奔跑起来,更是连警察都追不上,砰,车上的警察朝天空放了一枪,这等于是最后警告,如果前面的人再不停下来,他们随时可能开枪。

    林风只把他们警告当成了耳旁风,一口气就窜进那片茂密的树林子里,警车开不进去,相继在外围停下,林风就像在故意逗他们一样,等警察从车里下来,他又扭头继续往前面跑。

    就这样,他领着一群气喘吁吁的警察在这片广袤的树林里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那风一样的速度,把这帮快要上气不接下气的警察气的牙痒痒,偏偏又死活抓不到他。

    越来越多警车赶到现场支援,目标不知藏到哪儿去了,上百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只好对这片树林进行拉网式的搜查,其实这时林风早已经从另一个方向跑了,可怜的意国人还在林子里面苦苦寻找着他的踪影。

    脱掉身上的战术背心连同携带的武器弹药一起挖个坑给掩埋了,林风这才来到公路上,很快就有一位热心的司机答应顺路载他一程,前往罗贝洛机场的路上,林风掏出手机,现在快到晚上六点,与诸葛白他们分开已经过去了四个多小时。

    “喂,你们那头怎么样?”

    “我们已经在落马了,不过,出了一点岔子,秦菲菲她不见了,我们正在到处找她。”诸葛白在电话里说。

    “怎么回这样?”林风眉头一皱,没想这头事情刚处理完,秦菲菲又出了问题。

    “我也搞不清楚,可能是她自己跑的,刚才我们陪她们回酒店拿了行礼和护照,准备去机场,菲菲说她要去厕所,结果等了半天,秦嫣去厕所一看发现根本没人,我们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跑得……”诸葛白焦头烂额的说。

    “知道了,我马上过来。”林风挂了电话,心想这位姑奶奶不会刚被救出来,又被黑手党的人给抓了吧,罗贝洛机场就在前面,等货车缓缓停下以后,林风向热心的司机道过谢跳下了车。

    现在还得找辆回城区的车,林风站在路边四处张望,忽然眼神一亮,只见机场门外一个娇小的身影正站在那里,不是秦菲菲还能有谁。

    “林风。”对方这时也发现了他,撒欢似得往这头跑来。

    “你怎么跑来呢?说也不说一声,不知道大家都急着在到处找你?”林风皱着眉头说道。

    秦菲菲顿住脚步,撅着嘴郁闷的道:“凶什么凶嘛,人家就想跟你一块儿回去,诸葛白他们不让,我就只好偷偷跑出来了。”

    不过她很快就眉开眼笑的凑了过来,无视林风冷着的一张脸,挽住他胳膊,还甩啊甩的说:“长这么大我还从没坐过运输机,正好,我们可以顺路先去沙俄溜达一圈,然后再回家。”

    这妞就是个不省油的灯,连秦嫣都拿这个妹妹没办法,就更别提林风了,在她一番撒娇卖乖下,林风紧绷的老脸也逐渐松弛了下来,重新拨通了诸葛白的电话,告诉他们不用找了,人现在就在他身边。

    双方约定回到国内在碰面,林风挂了电话,又给瓦西里耶夫打了一个过去,没等几分钟,机长就亲自出来接他们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