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8章 哭求
    既然诸葛白几个宁愿在外面吃面条也不愿去,林风也就不再勉强他们了,把人送到公司门口又开着车往那家餐馆的方向而去。

    其实他心里也难免会有一点七上八下,毕竟王安雅和秦嫣都知道对方的身份了,就这么坐在一桌难免会有些尴尬,但事实证明林风想多了,他是最晚一个到的,服务员刚把包厢门打开,一阵欢声笑语从房间里传出。

    王安雅是个很识大体的女人,带着小宝前来赴约的时候,她还给秦嫣两姐妹准备了礼物,什么围巾香水,都是她在国外出差特意为两姐妹选得,看得出用心良苦。

    秦菲菲本来还卯着劲想跟她争一争高下,结果拿着王安雅送她的礼物,就再没好意思作怪了。

    秦嫣跟王安雅关系本就不错,虽然因为这个林风,心里有了点芥蒂,不过早都已经释然,跟王安雅正有说有笑,房门推开,就见风尘仆仆的林风走了进来。

    “姐夫!”

    更令林风意外的是,秦杨竟然出现在这里,一照面这家伙就忙站起身,点头哈腰的招呼起来,那一脸讨好的笑容看着就不让人舒服,林风对他没什么好印象,只是看在秦嫣她们的面上,微微点了下头。

    “姐夫,这里有位置,来这里坐吧。”秦杨也不觉得尴尬,一个劲招呼着他。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秦嫣订了张二十人的大桌,空位置多的是,林风径直走到王安雅身边,接过伸出手要爸爸抱抱的小宝,一屁股坐在她身边。

    “人齐了就上菜吧。”

    林风暗中给秦嫣使了个眼神,是在问这秦杨是怎么回事,秦嫣歉意一笑,似乎也挺无奈的,这个秦杨怎么说也是她同父异母的亲弟弟,他既然已经知道自己错了,总不能见死不救。

    精致的菜肴相继摆上饭桌,秦杨见林风总是对他爱搭不理,尽管有些不爽,但只要一想到那人的交代,也就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留在这里。

    “吃饭哪能不喝酒,服务员,拿瓶茅台过来。”

    秦杨主动拿过服务员递来的白酒,拿着两个酒杯走到林风跟前,亲手将杯子斟满,举起其中一杯,一脸真诚的说道:“姐夫,之前是我做得不对,你大人大量,别跟我一般计较,这杯酒,我先干为敬。”

    说完,他一仰头,将这杯三两左右的白酒一口饮尽。

    一杯过后,他又给杯子重新倒满,哈着酒气说:“姐夫,这杯酒我敬你,祝你和姐姐恩恩爱爱,白头偕老。”

    这人才几个月不见,一下变得如此会说话了,还挺让人不适应,林风斜眼看着他,继续逗弄着怀里的小宝,摆在面前的酒杯他却没有伸手去拿的意思,秦杨就这么举着,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反而是坐在旁边的王安雅,似乎不想见气氛太尴尬,手在暗中扯了扯林风的衣角,轻声唤道:“来,小宝到妈妈这里来。”

    对面的秦嫣三姐弟,也频频向林风投来眼神,看在其他人的面上,林风还是拿起了酒杯,放在嘴前意思意思抿了一口。

    不管他喝多喝少,总算是喝了,秦杨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忙一口就再次把杯里的酒喝干。

    擦了擦嘴,秦杨顺势就在林风另一边的空位置上坐下了,拿着筷,不停往林风碗里添菜,嘴上还一口一个姐夫的叫着,就连对面的三姐弟都觉得秦杨做得太明显了,就跟伺候皇帝的太监一样,脸上不由一阵阵发烧。

    “姐夫,你看你一天这么忙也没时间多陪陪我姐她们,我这大侄子都快出世了,不如趁这个机会,我们一家人去旅游吧,意国怎么样,酒店机票我来订,随时都可以出发……哦,你先吃菜,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秦杨一个人说个没完,林风只斜睨着他,碗里的菜更是一口没碰。

    “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他把话挑明,秦杨夹菜的动作一僵,笑容显得有些勉强,原来一切都被林风给看穿了。

    “是啊二哥,你有话就直接给风哥说吧,能不能别这样?”

    就连秦恒都看不过去了,在旁边提醒道。

    “好吧,我说。”

    秦杨心知林风不是那么好哄的人,放下手里的筷子,强行挤出一丝笑容,将他想请林风帮忙去逮秦永生的事说了出来。

    果然,这家伙是想求他办事,难怪现在笑的跟个孙子一样。

    林风问道:“那我要是不去呢?”

    “姐夫,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怎么说,你跟我姐也是夫妻,以前是我做得不对,可我们毕竟是一家人啊。”秦杨可怜巴巴的道。

    “以前你可不是这样,是不是还有什么瞒着我?”

    林风那双眼神一下锐利了起来,就像能刺透他的内心,秦杨心里竟然咯噔了一下,忽然他站起来,噗通一声跪了下去,苦苦哀求道:“姐夫,现在就只有你能救我,不然,不止我会死,浩远集团也完了,那是爸爸毕生的心血……”

    这一套对林风根本没用,指头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饶有兴致瞧着秦杨在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嚎,不过对面的秦家三姐弟就有点坐不住了,就连王安雅也低声劝道:“风,快让人家起来吧,他怎么说也是秦嫣的弟弟,就这么跪着多不好。”

    “姐夫要是不答应,我就跪在这里不起来了。”秦杨还挺有骨气的说。

    你就算跪死在这里都不关我事。

    林风撇了撇嘴,可以不管秦杨的死活,但秦家姐妹的意见却是必须要考虑的,扭头看向对面的秦嫣,问:“你怎么看?”

    其实,秦嫣也知道秦杨不是什么好东西,以前那幅小人得志的嘴脸,又何曾把他们姐弟三个放在眼里,可就像林风猜想的一样,跪在地上这人毕竟是自己的弟弟,又哪能眼睁睁看着见死不救,何况还关乎到浩远集团的生死存亡。

    “其实我也想去意国走走……”秦嫣低头看着鼓起的肚子,小声的说道,就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