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7章 一营归队
    “到了,就在前面。”

    走在前面的牛平指向山尖那团偾起的土包说道。

    趴在林风背上的老爷子,神情一下就激动起来,这块地还算平整,肖心琼打开轮椅将老爷子放在上面,然后推着他往牛平指的方向大步走去,几个军方大佬也紧跟在身后,眼神一片肃穆,神剑特战队员就周围警戒,这么多位高级首张在场的情况下,容不得有丝毫的马虎存在。

    离得近了,那个一米多高的大土包也完完整整的出现在面前,牛平听他爷爷说过,就是在这个土包下面,埋葬着367位无名烈士,他们为了抵御东洋人的侵略全部牺牲在这里,牛平的爷爷和奏马村村民,不忍看这帮烈士牺牲后横尸野外,所以等东洋人的军队退走了以后,他们便把战士的遗体收拢在一起,挖了个大坑埋葬在此处。

    土包前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却一个字都没刻,老爷子来到土堆前,苍老的手轻抚着这块冰凉的石碑,喃喃自语的道:“营长、兄弟们……山子今天来看你们了,你们在下面过的好吗?营长,我今天还带了你最喜欢喝的包谷烧,你们先喝着,要不了多久,我就该来陪你们了……”

    老爷子低沉的声音述说着,将一瓶拧开的包谷酒往身前的泥地上倒着,牛平和林风将一捆捆纸钱还有集市上买的叶子烟拿火点着了,就在土包前烧了起来。

    老爷子絮絮叨叨的说个没完,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当兵打仗的年月,眼神变得迷茫了起来,只听他昂着头喃喃自语的说:“你们听到了吗?”

    眼眶泛红的肖心琼疑惑的摇头:“外公,你听到什么了?”

    “是枪声,一营的兄弟们在叫我归队了……”

    现场莫名多了几分悲呛的气氛,任凭火堆熊熊的燃烧着,一群人静静的站在老爷子身后,等他向战友倾诉,头顶的天空不知何时飘来一团乌云,山风将四周的花花草草吹拂的左摇右摆。

    老爷子说着说着停了下来,闭上眼逐渐睡着过去。

    不知就这样过了多久,眼看头上的乌云越聚越浓,随时可能会有大雨降下来,肖心琼拿过一张毛毯走上前去搭在老人腿上,柔声唤道:“爷爷,天快要下雨了,咱们先回去吧?”

    连着唤了好几声,老爷子却依然在沉睡着,一点反应都没,肖心琼意识到不对,迟疑着伸出手去,当指尖触碰在冰凉的嘴唇上方,她身体一颤,扭头望向走上来的林风等人,还没说话,两道眼泪就流淌了下来。

    “外公……外公走了……”

    轰隆!

    天空一道惊雷炸响,仿佛在为他送行,瞬间,淅淅沥沥的雨水洒落了下来,几位高层还有周围那些战士,纷纷摘下帽子,杵立在雨中。

    林风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是当这天真的到来时,心口就像被人剜了一刀,脸上湿漉漉的早已分不清是什么了。

    按照老爷子留下的遗愿,当他死后就葬在这里,好让他与一营的弟兄团聚。

    雨停了,牛平的奶奶让村民抬来了给自己准备的棺木,老爷子就安详的躺在里面,或许是马上就能与战友们团聚,他脸上像被刀锋刻画出来的皱纹也抚平了不少,肖心琼流着泪不停用毛巾擦拭着外公的脸庞,直到军中的长辈将她扶到一边。

    孤狼突击队的五人手抬着覆盖国旗的灵柩,步伐沉重的来到挖好的墓穴上方,这里跟旁边的大土包紧挨着,想来老爷子肯定会满意。

    背后是由神剑特种部队充当着仪仗队伍。

    “预备!”柳省军区最高指挥官,声音沙哑的吼道。

    士兵从立正据枪姿态转为举枪指向斜上方天空。

    “开火!”

    砰!砰!砰!

    清脆的枪声在天空中回响,司号兵吹响熄灯号,表示死者开始长眠。

    大土包旁又多处一个稍矮些的土包,365团1营的全体指战员终于再次团聚,林风等人就像木桩一样,在这里一站就是七天七夜,张参谋来了,孤狼驻地的战士们也来了,他们都要送老爷子这最后的一程。

    到了该分别的时候,作为老爷子唯一的亲人,肖心琼还要回去处理老人的后事,毕竟一位将星的陨落牵涉到各方各面,治丧委员会已经在京都成立,肖心琼必须亲自前去一趟。

    林风拿出电话,几天没开机,刚打开一大串未接来电提示差点死机,其中大部分都是秦嫣和秦菲菲打来的,该不会又出什么事了吧?

    “喂!”林风忙回拨了号码。

    “你在哪儿,怎么一直不开机?”

    从秦嫣的语气听上去,好像又没什么问题,林风稍稍安心,询问起有什么事。

    “你在国内就回来一趟行吗?我有点事想跟你说……”秦嫣在那头欲言又止,她担心林风知道是秦杨需要帮忙,会一口回绝掉。

    拉昂达目前一切稳定,所以也不急着马上回去,林风看了眼手表,说:“我大概晚上五六点的时候就能到江海市,叫上菲菲和秦恒,到时候一起个吃晚饭?”

    “好,那……要不要通知安雅姐?”

    这是什么意思,她不介意还是故意在说反话?

    林风稍一犹豫对电话说:“由你做决定吧。”

    “那一言为定,路上小心,等我订好了地方,再给你电话。”

    挂了电话,林风坐上酷路泽对其他四人说:“你们几个要没什么事,就先跟我回江海。”

    “部队都把我们几个开除出去了,除了跟着队长你走,我们还能去哪儿?”诸葛白苦笑着说。

    “那就走吧。”

    另一辆借来的埃尔法由钱多多家的私人医生和护士开走了,林风五人驾驶着汽车往江海市的方向去,因为老爷子走了的缘故,大家说话的兴致都不是很高,只偶尔交谈几句。

    一路沉默的回到江海,如同林风预计的那样才五点多一点,秦嫣在一家中餐馆订了大包,足够坐的下,可诸葛白一听却连连摇头拒绝,几个女人在一张桌子吃饭,能消停吗,队长这是想要拖着他们几个当炮灰,傻子才跟着他去受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