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3章 大事件
    在门外头望风的人,看见王所等人被押进堂屋内,吓的魂都掉了,跌跌撞撞跑回拆迁办公室,结结巴巴的嚷道:“哥……哥……”

    “怎么样,人都抓到了吗?”

    张明亮捂着漏风的嘴,抢先追问道。

    “不是。”手下急的直摆手。

    “跑拉?”

    “没有没有跑,只不过……王所几个人被他们给抓起来了。”手下喘着大气说。

    张明亮眉头一皱,本就一脸横肉现在看着更加丑陋:“你在给我说笑,这怎么可能?他们还有胆子敢抓警察,不要命了?”

    其他几个凑过来的人,显然也不相信他说的话,有人更是嗤笑着伸手去摸对方额头,嘴里调侃道:“你小子不会是发烧说胡话吧,他们有那胆子敢抓警察?”

    这人一把拍开同伴的手,急的脸都红了:“真的,我发誓没骗你们,我亲眼看到,那些人手里有枪,王所几个一进院子就让他们拿枪给制住了,现在还被扣在老牛家里,我估计王所他们是凶多吉少,哥,这帮人咱惹不起,还是快跑吧。”

    这个手下一通赌咒发誓,却忘了说,对方其中一人身上还穿着军装。

    见他说的这么肯定,张明亮的脸色变得慎重起来,手下以为他没听清,赶紧上前提醒道:“亮哥,我感觉那伙人肯定跟牛家有什么关系,趁现在他们还没找来这里,赶紧跑吧!”

    “跑,跑你奶奶个腿。”

    张明亮说翻脸就翻脸,一脚把手下揣趴在地上,捂着漏风的嘴,眼中凶光毕露的说:“他们有枪,还抓了警察,这回都不用咱们几个出手,他们死定了!”

    “亮哥,你是不是想到什么办法?”见张明亮说的如此笃定,几个小弟纷纷凑近过来,满是好奇的问道。

    “哼哼,等一下就知道了,你们两个给我去老牛家外面监视着他们,一举一动都要马上跟我汇报。”张明亮把两个磨磨蹭蹭的手下支走,拿起桌上的手机,迟疑了一下,还是按下了县警局的电话号码:“喂,我要报警……”

    涉枪案在华夏一向十分重视,枪案必破,这是一贯的基调,何况还有六名警员成了匪徒的人质,情况非常严重,立刻引起了领导的高度重视,警察局门前,警笛声大作,一辆接一辆警车朝着走马乡的方向呼啸而去。

    与此同时,牛家堂屋里的谈话还在继续,几个被‘俘虏’的警员越听越是心惊,背心都被溢出的冷汗给打湿了。

    小李冷眼瞅着蹲在地上这几个,心里总感觉不太踏实,作为首张身边的警卫员一直牢记着临走之时张参谋的交代,老首张绝不能出任何一点岔子,而眼前这种情况,多半是没法善了。

    为了以防万一,小李走到没人的地方掏出电话,拨打了起来。

    柳省军分区驻地正在进行常规军事训练,忽然,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响起,汗流浃背的士兵不由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正跑步前进,前方不远,已经有好几辆军车在那里等着了。

    嗡嗡嗡……又有两架直九轰鸣着从士兵头顶飞过,很快就消失在视线中。

    听说老爷子在柳省内出了事,可把分区的大佬们惊得不轻,二话不说就派出了战力最彪悍的作战分队,亲自驱车往那方向赶去,同时还联系了当地武警中队,一车车的武警战士也正往那个方向赶,小李永远想不到,他只是防范于未然的一个举动,却惊动了整个柳省军区。

    安宁县距离走马乡只有几十公里远,半个多小时以后,十几辆警车已经相继到达了目的地,张明亮一看警方这阵仗,顿时跟打了鸡血一样亢奋,主动表示是他打的报警电话。

    “匪徒有几个人?你确定他们手里有枪?”

    局长在市里开会去了,今天由副局亲自带队,他上下打量了一眼马明亮,对着打扮的流里流气的小子似乎没什么好感,因为征地引发的流血事件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不过他还没遇到过,为了抗拒征地连枪都用上的情况出现。

    “我确定,这伙人至少有七八个,我朋友亲眼看见他们手里有枪,绝对不是什么气枪,至少也是八一杠,还有好几把哩,王所他们就是被这伙人抓了现在就关在牛家屋里,警官快去救他们,不然他们就危险了啊。”张明亮比手画脚,一边添油加醋的讲道。

    “报告,我们给乡里派出所打过电话,没人接。”一名警员上前汇报说。

    张明亮又不忘在旁边说道:“我都说了,王所他们全被人给抓了,你们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你上来给我们带路。”

    情况紧急,副局做了简单的了解后,重新回到车上,县里面的领导班子此刻正往这边赶来,还有这里的开发商也收到消息,应该很快就到了,现在网络如此发达,又是敏感时期,拆迁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出了乱子捂都捂不住,到时谁也逃不了,现在只希望最好能和平解决这事,将几个持枪嫌犯绳之以法。

    嫌犯所在的牛家就在前面转角,车辆已经关闭了警笛,迅速靠近过去,王所他们那两辆警车还停在外面的空地上,还有张明亮安排的小弟,站在路边正想浩浩荡荡的车队挥着手。

    那伙人还在里面,这回他们跑不了了。

    张明亮捂着说话漏风的嘴,心中恨恨的想到。

    警车一辆接一辆停下,将牛家院子包围的水泄不通,全副武装的特警拿着防暴盾牌从依维柯里跳下,他们是强攻的主力,其他警员站在车后,拿着手枪做好射击准备。

    现场充满了火药气息,一名谈判专家拿着扩音器在车后大声朝里面喊道:“里面的人听着,你们被包围了,马上释放人质举手投降!”

    “哦,我们让人家给包围了?”正跟老婆婆说得兴起的老爷子声音一顿,扭头望向还蹲在地上那几个警员。

    “误会,全是误会,这位首张,都是我的错,您让我出去跟他们解释一下吧,不然就来不及了!”

    心知闯了大祸的王所,急忙起身说,小李拿枪一指,呵斥道:“蹲下,谁让你起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