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9章 走马乡
    老爷子以前当兵打仗的地方在柳云省境内,驱车前往有一千多公里路,一路上,大家其实都挺担心老爷子的身体状况,医生每隔两小时就会为他检查一次,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出来之后,老爷子的精神反而愈发好起来,话也渐渐多了起来。

    话夹子一打开,这一路都是老爷子再讲他当兵那会儿发生的故事,当年他们在那里与进犯的东洋鬼子打了一场大仗,老爷子当时担任一营副营长,上级下达的任务是让他们一营在鸭子口附近阻击东洋人的援军,为了大部队能顺利攻下安宁县城,他们至少要守住那里八个小时。

    当时一营只有三百多号人,武器弹药都严重不足,而东洋人的援军足足来了一个大队,一千多人的规模,人家手里有机枪有掷弹筒迫击炮,而一营的手里就只有小米加步枪。

    一营就在这样极度劣势的情况下,将敌人援军阻挡了十个小时之久,打到最后,一营剩下几十号人而且人人带伤,没子弹了就跟敌人拼刺刀,最后三百多号人全部倒在阵地上,老爷子身中两枪,肚子上还被东洋人捅了一刀,不过他也用牙齿把捅他那人的喉管也咬断了。

    战斗结束以后,附近走马乡的村民从尸体堆里找到了奄奄一息的老爷子,并把他带回自己家里去救治,整个一营,最后就只有老爷子侥幸捡回一条命……

    谈起往事,老爷子眼中露出缅怀的神色,大家都静静的听着,连那两个医生和护士,也忘了手里的工作专心当起了听众。

    老爷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再回去看看,看看救他的恩人,还有那帮为了祖国而献出生命的战友们。

    为了帮老人尽快完成心愿,大家就在车上吃车上睡,一天二十四小时在公路上奔驰,终于在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进入了柳省境内,当车辆到达安宁县周围时,行进的速度开始缓慢了下来,沿途尘土飞扬,短短两三公里就看见好几拨正在修路的施工队。

    车辆到加油站加油时,林风推着老爷子在外面透气,只听几个跑货车的师傅在那里抱怨着,这条公路是年年都在修,双向四车道硬是整的成了两车道,每次到了这里都会堵车,难道就不能一次修好。

    “你就不懂了吧,这路就是要一直修,人家才好捞钱。”旁边的同伴调侃了一句。

    一看油加满了,林风就推着轮椅回到车上,汽车继续出发,越往城里的方向走,堵车就越厉害,等过了这段路才稍好一些,这个安宁县早已跟当初的样子大不相同,老爷子两眼直勾勾注视着外面那些高楼,嘴里嘀咕着:“变化太大,我都认不出来了。”

    “都过去了好几十年,认不出来也很正常嘛。”

    “你们看那座山,怎么是这种颜色?”

    肖心琼望着远处那片绿油油的山坡,一脸诧异的嚷道,这山上的颜色和植被那种绿完全不同,整个山坡都是同一个颜色,怎么看也像是有人刻意用油漆给刷上去的。

    “还不就是为了应付检查……”林风指了指前面挂在路灯杆上的横幅,上面写着:热烈欢迎检查团到来,另一条横幅写道:争创文明绿色城市。

    “还真是绿啊。”

    肖心琼撇撇嘴,难以理解这帮人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令人感到荒谬的事情还不止这一样,在进城这条公路两边有不少穿着环卫制服的人员正往一颗颗笔直的行道树上喷洒着绿色液体,一股油漆的气味在空气中散播着,原来,道路边这一颗颗枝繁叶茂的棕榈树,全是铁架和塑料做成,工人正把那些掉色的叶子重新涂上颜色。

    安宁县属于老爷子那年代的记忆早已荡然无存,围了县城转悠了一圈之后,老爷子就兴致缺缺收回视线,连午饭也不在这里吃了,催促着赶紧去往下一个目的地。

    走马乡离这里不远,去了那里再吃午饭也不晚,大家都顺着老爷子的意思离开县城直接往走马乡而去,一路上尘土遍天,载满弃土的卡车在凹凸不平的路边上奔驰如飞。

    车上坐着老爷子,所以车速一直保持在四五十码左右,后面的渣土车拼命按动喇叭,就跟催魂似得惹人烦躁,两车只好往路边挪了挪,腾出空隙好让后面的车路过,一辆渣土车从旁边超过时,还冲着他们叫骂道:“艹尼玛,耳朵聋了!”

    没人理睬他,渣土车上的司机骂骂咧咧了几句才一脚地板油迅速超过了他们,这附近不知在搞什么大工程,渣土车一辆接一辆的驶过,搞的路面上的尘土铺天盖地,必须把车窗关紧才行,老爷子注视着道路两旁那片连绵的山岭,眼中浮现出追忆的神色来。

    走马乡很快就到了,道路边的房屋早已经由以前的砖瓦房变成了双层小楼,近乡情怯,老爷子说话的声音已经颤抖起来:“往左边那条岔道,我记得,当初救了我的牛大哥一家就是住在那个方向。”

    左边那条小路被施工车辆压得坑坑洼洼,地面到处都是积水,还好这两辆车越野性能不错才没陷进松软的泥坑里,这里面正在施工,隔得老远都能听见工程机械的轰鸣,按照老爷子的指引,汽车在泥泞不堪的道路上行驶,连着转过几个弯,就看见被拆成了废墟的施工现场。

    又来晚了?

    林风不忍的问道:“您说的牛大哥家,就是这里了吗?”

    老爷子也不太肯定的指了指前方:“再往前走走,我记得就在这个前面。”

    又往前行驶了五分钟,沿途都是废墟或者正在拆迁中,当转过前面那个弯道,一阵吵杂的喊叫声传了来。

    “就是前面,我记起来了!”老爷子一下坐直了身体,连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吓得肖心琼立马紧张起来,医生也忙上前为他检查血压。

    前面几十米外是几户还没被拆除的人家,不过看这阵仗,这里怕也是非拆不可了,一架铲车停在这几家住户外面的空地前,一名头带安全帽,手里拿着扩音器的家伙,正在对这几户屋主下着最后通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