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3章 沦陷
    出现在前方至少十辆坦克和上百士兵,这还只是其中一部分,漆黑的后方不知隐藏着多少钢铁猛兽,肩扛火箭筒的射手犹豫起来,一旦按下发射钮,那对方最后恐怕连投降的机会都不会留给他们。

    少校反而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当目标出现在视野中,他斩钉截铁的吼道:“打!”

    哒哒哒……机枪声当先咆哮起来,一名护**战士中弹倒下,旁边的士兵急忙拖着他退到坦克车后面。

    既然营长下令,射手也只好把牙一咬,对着跑在前头那辆重型坦克发射了火箭弹。

    火箭弹飞驰而去,转瞬就准确击中五十米开外的t90坦克,爆炸产生的火光稍纵即逝,只剩下硝烟还在四处弥漫,被击中正面装甲的坦克车速度不减从烟雾中冲出,狰狞的炮口对准了射手所在的方向。

    轰!

    射手扔下发射筒想跑,可是还没等他从弹坑爬出来,一发炮弹就把他连同旁边的两名同伴炸的支离破碎,十多辆坦克的炮口前接连闪烁火光,那些藏在碉堡或是掩体里负隅顽抗的敌人瞬间就遭到了毁灭打击。

    少校和他率领的一个营士兵,连十分钟的没有坚持到就全军覆没,钢铁洪流迅速碾压过阵地,一刻不停朝着城市的方向奔驰。

    防线的其它位置也差不多是同样的情况,被炮火来回犁了一遍的敌人阵地,已经很难组织起有效反击,跟随在坦克装甲车后的护**战士伤亡微乎其微。

    十一点三十五分,巴特人的防线已经彻底告破,这里的部队死伤超过一半,另有数千人成为护**的俘虏,只有少量巴特士兵逃了回去。

    十二点整,护**一万士兵、上百辆坦克和数百辆装甲战车推进到城市外围,同时从东西两个方向朝敌人临时构建的防御阵地发动了猛攻。

    巴特人十分清楚,如果被护**突破这道防线,那他们的首都就真的保不住了,法德勒莱哈亲临现场指挥,在东西两个阵地集结了所有的兵力和少量的坦克装甲战车。

    巴特人以周围那些建筑为阵地,打的十分顽强,即便他们的装甲部队坚持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被摧毁大半,剩下的士兵仍然顽强固守在阵地上。

    护**的伤亡情况也开始加剧,周围这些楼里到处都藏着巴特士兵的影子,往往只能用坦克炮轰,才能一劳永逸消灭藏在里面的敌人,部队只向前推进了不到五十米,就花去了半个小时,敌人的顽固超出了预计,要想攻入城市中心区域只怕没那么容易。

    双方你来我往打的不可开交,不时能见到火箭弹拖拽着火光往敌方阵营飞驰而去,曳光弹连成一串打在那些建筑物窗口,为同伴指明目标。

    为了减少护**的伤亡,充当临时指挥的诸葛白,命令部队向后退出去数百米远。

    他们这举动落在巴特士兵眼里,只当是拉昂达人害怕了,不敢再继续打下去,欢呼声从各处响起,只有总指挥法德勒莱哈一脸愁眉不展的样子,果然没等他们高兴多久,榴弹从上空落下那尖利的啸声响起,大家都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除了趴在屋里死死抱着脑袋,剩下就只有祈求老天保佑了。

    榴弹炮几轮齐射下来,这片区域的建筑物倒塌了不少,许多倒霉的士兵直接被雨点一样掉落下的石头砖块砸死,一栋五层高的居民楼里,至少藏着两百名巴特士兵,由于位置靠后的关系,他们基本没多大损失,结果几发榴弹先后命中这座建筑,在不断响起的爆炸声中,这栋老旧的居民楼直接垮塌了大半,藏在里面的士兵更是伤亡无数。

    炮火声刚一停歇,护**又再次发动攻击,根本不给敌人任何喘息的机会,这次敌人的枪声明显变得稀疏了许多,侥幸逃过一劫的火力点一旦被发现,立刻就会遭到坦克与火箭弹的集火打击。

    战争打的就是钱,林风这次又花了一亿多购买装备物资,现在买回来的东西就全用在巴特人头上,炮弹火箭弹枪榴弹跟不要钱似得,一个劲往敌人阵地上打去,爆炸声不绝于耳,巴特军的死伤正在成倍增加,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首都沦陷只是迟早的事情了。

    今晚,幸运之神似乎彻底遗忘了倒霉的巴特人,一个更大的坏消息接踵而至,距离战场不到一千米的临时指挥部被一发榴弹打中,指挥官法德勒莱哈当场阵亡。

    前方枪炮声轰隆隆的响个不停,巴特首都民众终于尝到被恐惧支配的滋味,东西南三个方向都在爆发战争,于是吓得心惊胆颤的巴特民众只能向北方逃去,道路上人头涌动全是逃难的民众,原本宽敞的道路早被汽车堵得水泄不通,急于逃命的人们只能爬上汽车,踩在车顶上往外面走。

    城市已经乱套了,这里是巴特国的权利中心,总统和高层官员也被困在这里,现在巴特国的掌权人物全部集中在总统府内,愁眉不展的等待着前线消息传回。

    当法德勒莱哈阵亡的消息传回这里,现场顿时就炸锅了,所有人都明白,这里已经没希望守住,必须在拉昂达的部队打进来以前尽早离开。

    巴特还有许多地方没有沦陷,只要离开这里就安全了,总统还在懊悔没有答应华夏人提出的要求,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能在卫兵的护送下,一脸灰败的坐上专车,在卫队的护送下,迅速往机场驶去。

    总统和这帮大臣们就算跑路也不屑跟普通平民一道,专机已经加满油停在跑道上随时可以起飞,浩浩荡荡的车队朝民众背道而驰的方向艰难前行,还好,拉昂达的军队暂时没打到这个方向来。

    车队径直驶入了机场,看着飞机就停在前方众人悬着的心总算落地,汽车停在舷梯旁,一名黑人保镖小跑上前替总统拉开车门,就在他一只脚从车里走出的刹那,远处骤然响起一声炸雷的枪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