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4章 杀
    敌众我寡,被群狼包围该怎么办?

    那就只有杀出一条血路!

    这时候的林风已经处于暴走边缘,背上奄奄一息的蒂安娜让他再难以保持冷静下去,于是他手里的机枪当先朝着包围过来的土著开火了。

    哒哒哒哒……

    机枪口疯狂的喷吐着火舌,对面的敌人身上爆出一团团的血雾,连成片的栽倒下去。

    一个照面,眼前就倒下了一片人影,土著嘴里纷纷发出呐喊,提刀握枪大步朝林风的方向冲了过来。

    子弹无情收割着生命,眼前这短短十几米的距离,却成了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土著人前仆后继的冲到,又接二连三栽倒在同伴尸体上,尸体一具叠着一具,很快就堆叠成了一个半圆形的小坡。

    勾着扳机不放的林风腿上突然爆出了一团血雾,一发子弹命中的他的大腿,这发步枪弹只是在大腿肉上打出个血洞,还没失衡翻滚就从肉里贯穿而过。

    他只是身体一歪,染满血水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的痛楚,瞬间又恢复了平衡,手里的机枪始终在疯狂的倾泻着火力,拖在地上那条长长的弹链迅速被消耗着。

    也许一分钟,又或者只过了三十秒不到,子弹已经全部倾泻一空,而在他的对面,至少倒下了五十具土著人的尸体。

    在枪声停歇下来的一刹,土著们哇哇怪叫着跨越了尸体堆积成的小山,疯狂的朝着林风冲来。

    眼前人头涌动,不知还有几百号敌人,林风轻手轻脚把蒂安娜放在身后的车厢里,就这么一个人大喇喇的站在外面,朝着正快步冲过来的人影大吼道:“来啊!”

    第一个冲上来的土著人挥动着砍刀往他头顶猛地斩落下去,林风侧过身任凭刀锋从鼻尖前滑落,抬手抓着这只手腕迅速往反方向一拧。

    咔!

    手臂骨反向断裂,土著嘴里发出声惨嚎,脱手掉落的砍刀已经被林风夺了过去,横着一划,在对方的脖子上开出一条细长的血口,然后一脚把这鲜血直喷的家伙蹬飞出去。

    一刀在手,林风杀气大胜,低头躲过从旁边向脑袋削来的刀片,手里的砍刀转瞬砍在对方腰上,再快速往后一拉,温热的血水喷了他一脸都是。

    背后传出脚步声,土著手拿锋利的长矛猛地刺向林风的背部,长矛刺到半途就被一只手给稳稳握住,咔嚓一刀把长矛砍成两截,再一刀,将对方那颗脑袋从脖子上削掉下来。

    无头尸刚倒下,林风只感觉背上一痛,有人趁机在他背后割了一刀,偷袭这人还在暗喜,眼前寒光一闪,林风手里的钢刀已经陷入了他的头盖骨中。

    刀刃被卡在骨头里,林风果断把手一松,往前一个翻滚,呼啸而至的钢刀贴着他身体划过,翻滚中的林风抓住那前半截长矛,起身往前一送,噗嗤,就没入了身前这家伙的肚子里。

    而对方手里那把上着刺刀的步枪也掉落在地上,林风伸手就捞住了,一拉枪栓转身开枪,砰砰两枪将两个从身后扑上来的土著打成了滚地葫芦,再转身又是一枪,一个冲到近前的家伙头盖骨都被子弹给掀飞起来。

    弹夹里的子弹很快打光,在他身前又多了十几具的尸体,一人哇哇叫着扑了过来,转瞬就被刺刀捅了个透心凉,这家伙的生命力十分顽强,一手死死抓着刺入心口的刺刀,捏在右手的砍刀还想往林风身上砍。

    林风连枪都不要了,一脚把人踹飞出去,一个铁背靠撞入一名魁梧的土著怀里,随手抽出这人别在腰间的匕首,在他胸口前狂捅一气,在一转身,将匕首当作飞镖抛飞,正中从背后跑来那名土著的额头。

    特种兵学习的杀人技巧此刻被他展现的淋漓尽致,处于暴走状态的林风就像一个不知疲倦和恐惧为何物的机器人,此刻心中只有一个杀字,只要是他敌人,无论男女老少都不会留手,往往都是一击必杀,绝不给对方有活下来的机会。

    一名大约十四五岁的土著男孩,弓着腰小心翼翼来到身后,林风只感觉腰上一痛扭过头去,只见男孩已经把手里的尖刀刺了他身体,下一秒,男孩眼中还带着几分雀跃,脑袋却被硬生生给拧断了,僵直的身体直挺挺往后面倒去。

    林风眼也不眨一下就拔出大半没入肉里的尖刀,扭过头,身前基本已经见不着一个活人,只在不远处还有十几个端着枪的土著正胆颤心惊的拿枪指着他。

    “啊!”

    林风拿着把尖刀主动向敌人发起了冲锋,土著手里的步枪也开火了,只见林风肩上腰上还有大腿先后爆出一团血雾,仅仅只用了一两秒,这道不算魁梧的身躯已经强行冲过了敌人的火力网,一头将离得最近那名吓得大喊大叫的土著撞翻在地上。

    两人翻滚了几圈,他攥在手里那把尖刀一刻不停在对方身体里进出,等这人彻底不再动弹,胸前已经被捅成了马蜂窝,而周围那十几名土著战士,也突然齐刷刷栽倒了下去。

    原来是鲍恩把人全部都救出去后,发现林风他们还被困在里面,于是又带着人调头回来支援,他原本只想找几个会用枪的人回去帮忙,结果所有人除了几个腿脚不便的,无论男女全都跟着他回来了。

    幸好来的还算及时,鲍恩和另外几名会用枪的同行在最后关头干掉了剩下的土著战士。

    偌大的村落大部分已经烧成了灰烬,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焦臭味,随处可见那些被烧成黑炭一样的尸体,这里简直成了人间炼狱,许多跟着来的女人,已经忍不住呕吐了起来。

    离那片战场越近血腥气就越浓,空气中那股黏稠的气味,就连男士们也忍不住有呕吐的**,以那辆翻倒的装甲车为中心,四周的尸体层层叠叠垒着,现场已经见不到一个还能站着的人了,等鲍恩等人壮着胆子走近,一个浑身是血的家伙陡然站了起来,要不是认出血人正是林风,神经紧绷的众人差点就忍不住开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