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0章 寻找食物
    土著用刚刚砍掉别人脑袋的右手攥住了托马斯的衣领,嘴里又是叽哩哇啦一通乱叫,他说的应该是当地土语,所有人听的一头雾水,根本不明白他想说些什么。

    托马斯的裤管还在往下滴滴答答的掉着水珠,往日能言善辩懂多个国家的语言的记者,现在已经吓的满脑子一片空白,只剩下最后一个念头,他这次死定了,也许下一秒他的脑袋就会像前面那人一样掉在地上。

    就在对方举起还在滴血的砍刀时,那名留下来的正规军士兵,似乎在背后小声提醒道:“他是问你,还有一部分人跑哪里去了。”

    “是……是吗?”

    眼看对方已经把刀举到了最高处,托马斯没时间犹豫,哆嗦着指向林风等人离去的方向。

    咚!

    身体一轻,他被重重的扔回泥地上,对面的土著没继续在这帮可怜虫身上浪费时间,回头叽里呱啦招呼了一声,领着大群人向托马斯所指的方向大步奔去。

    此时,林风等人已经步入了这片原始的丛林中,密不透风的树叶遮住了天空,昏暗的光线让人眼前一暗,落叶长年累月的积累,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踩在上面又湿又滑,一不留神就容易摔跤。

    队伍中还有不少伤员,大多是被碎玻璃划伤,经过简单包扎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林风算是伤的重的一个,他拿刀把嵌入肩头的木箭削断,不过箭头还嵌在肉里。

    许多生活在原始部落的土著为了增加箭矢的杀伤力,往往会在箭头涂抹一些自制的毒药或者粪便,在缺医少药的地方,伤口一旦被感染,就等于被宣判了死刑,林风只能希望自己的运气别那么好,万一箭头上抹了什么剧毒的玩意儿,那他可就死的太冤了。

    敌人随时可能追来,大家片刻不敢停歇,在这片昏暗不见天日且充满**气息的丛林中坚持前行了四五个钟头,期间每个人都不知摔了多少跤,一个个都快要麻木了,为了活命只能不停的往前走着。

    走到一处蜿蜒流淌的溪水旁,林风才同意停下来暂作休息,大部分人倒在地上直喘粗气,要不是求生的意志支撑着,这样的长途跋涉险些把他们活活累死。

    眼看一天又将过去,大家走了大半天时间都还饿着肚子,要是没东西吃,只怕很难坚持下去,听身边这名士兵的意思,这里离目的地还远着,至少还要再走两天才能穿过丛林,光是听着都让人感到绝望。

    水有了,还得弄点吃的回来给他们填饱肚子,手里没有趁手的武器想要抓到猎物可不容易,林风叫了两个身强力壮的男子,准备去附近找找有没有什么野果之类可以吃的东西。

    让其他人在原地休息等他们回来,林风捧着水搓了搓脸就带着两人准备出发。

    “你们等等我。”蒂安娜从后面颠颠的追来,米糖原本也想跟着去,可是双腿又酸疼的不行,只能撅起了嘴心有不甘的看着他们一起穿过小溪,背影逐渐消失在林子里。

    蒂安娜还保持着乐观的心态,似乎并没把这当成一次逃亡,寻找食物的路上就她一个人最轻松,见到山丘上长满了野花,她又停下脚步采集花草,然后将它们编织成花环带着头上。

    看着蒂安娜脸上开心的笑容,压在林风心头的大石仿佛也没那么沉重了,在她忙着采集野花野草的时候,林风也在不远处发现一颗挂满果子的果树,这些果子有点像是桃子,个头却只有婴儿拳头那么大,谁也说不上这果子叫什么名,林风随手摘了颗在衣服上擦了擦便放进嘴里一咬,嘎嘣脆,就是吃着有点酸。

    像这种野果在周围有许多,有些熟透了掉在地上,有些还留有动物啃咬过的痕迹,这也证明果子应该没毒。

    林风三两口把酸掉牙的果肉吞进肚里,吐出一个核来,招呼着三人就在附近收集起这挂满枝头的野果。

    他们把外套铺在地上,然后把个头较大的野果摘下扔在上面,花了半个小时,周围几棵树上的野果已经被摘的差不多了,分成三份用外套打包裹好挂在肩上。

    有了这些野果,至少不用让大家晚上空着肚皮过夜,林风正要招呼三人回去,眼尖的蒂安娜忽然指着那片生长茂密的灌木喊道:“你们快来看,这里面好像藏着什么东西?”

    听到她的喊叫,林风立马警觉起来,使了个眼神给另外两人,踮着脚一点一点往蒂安娜手指的方向走去,那片灌木只有半人高,看上去不可能藏人,当他试探着走近过去,一团黑影仿佛受到了惊吓,突然冲里面窜了出来。

    这是一头背部长着长毛的野猪,这个头至少有二三十公斤那么重,林风顿时眼神一亮,只要抓住了它,今晚大家就能吃肉了。

    可这家伙相当的狡猾,眼看林风猛地扑了上来,它突然一个急转,斜着往另一个方向快速逃去,到嘴的肉哪能让它就这么逃了,四个人在后面奋起直追,林风干脆把肩上的包裹一扔,迈开大步狂奔了过去。

    他这全力发动起来,连野猪也不是对手,要不是仗着皮糙肉厚专往长满荆棘的灌木中跑,林风早就把它给抓住了,一人一猪狂奔出去两三百米远,全面是个高两米的陡坡,坡上张满了青苔,野猪冲上去一半又滑了下来,当它准备从其它方向逃跑时,一个人影恶狗扑食般将它牢牢压在了身下。

    野猪深知被抓到就会小命不保,当即奋力的挣扎着,张开长着獠牙的大嘴,还想回头去咬抓住它的家伙,林风哪能让它得逞,轮起右拳在它头顶上连捣几下,直接将它给打晕了过去。

    “怎么……怎么样,抓到了吗?”

    蒂安娜和另外两人跑得气喘吁吁的过来,只见林风站起身,举起了手里的猎物。

    正当他们刚要欢呼出声的时候,林风忽然听到远处响起一阵细密的脚步声,忙把手指竖在嘴前,嘘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