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7章 半路遇袭
    在马尔哈这战乱不止的国度,任何事情都有可能随时随地的发生。

    离开镇上大约六七十公里左右,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车辆在崎岖不平的道路上颠簸着,坐在里面的人们就跟坐摇篮一样,随着不断的摇晃渐渐睡意来袭,交谈的声音弱了下去,毕竟大家昨夜也就囫囵睡了三四个钟头,逃出生天的兴奋逐渐被困倦取代。

    就连前面装甲车上的射击手,也开始打起了哈欠,道路两边是广阔的农田,却因战乱而荒废下来,田土里野草丛生足有一人多高,几只正在树上啄食的小鸟,似乎感觉到危险的气息,拼命扇动翅膀往高空飞去。

    负责在最前方开路的装甲车与跟在后面的大巴车有十几米左右的距离,当它行驶到一片树叶堆积的地面时,意外的情况出现了,树叶下居然是空的,车头猛地扎了下去,从后面看,大半个车身都钻进了土里,只留下车尾还在路面。

    一切都发生的十分突兀,等反应过来时,这片茂密的草丛中传出激烈的枪响,子弹打在大巴车车窗玻璃上,留下一串排列整齐的孔洞,这时昏昏欲睡的人们才惊醒了过来,他们遇上了袭击!

    远处全是晃动的草秆,谁也说不清楚里面藏着多少的人,子弹接二连三击中车身右侧玻璃,在一片惊慌喊叫声中,只有林风还算镇定的声音在大喊道:“快趴下!”

    众人纷纷埋低了脑袋,大致看来,车上暂时还没人员受伤,而跟在后面那辆大巴车就没那么幸运了,一发火箭弹从密集的草丛中飞驰而出,命中了汽车尾部。

    轰隆一声,车尾冒出浓烟,缓慢行进中的大巴车也被迫停止了下来。

    战斗刚开始,随同护送他们的正规军便反应过来,后面那辆装甲车上的机枪开始咆哮着,将一串串的子弹洒进这片广阔茂盛的农田,枯黄的玉米秆被机枪扫的连排倒下,里面偶尔会响起一两声敌人中弹后发出的惨哼,然而,暴露在视野中的正规军明显处于劣势,坐在那几辆卡车上的士兵刚从车厢跳下,就被密集的弹雨打的往后跌飞了出去。

    敌人目标明确,十有**就是冲着人质来的,而彻底被打懵的正规军,却连敌人属于哪一股势力都不清楚。

    他们想要活着的人质,所以大巴车并没受到太大的损伤,就连中了一枚火箭弹那辆大巴车,也只是丧失了动力,里面的人员却没受到太大的伤害,只是被吓得不轻。

    车上几名士兵,也纷纷用枪托砸碎了玻璃窗,向外面那片不断晃动着的野草开火,砰,一发不知从哪儿射来的子弹打中了窗前士兵的额头,士兵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上一声,仰头就往后面栽倒下来。

    他倒下的地方正对着米糖和陈娇的座位,看着额头上多了个血肉模糊的弹孔,死不瞑目的士兵脸庞,抱头蹲在座位下的两女吓得大声尖叫起来,林风护着蒂安娜来到她们身边,把蒂安娜往她们中间一推,再三警告道:“你们就在这里待着,我不说话,谁都不许出来!”

    这话几乎是吼的,吓糟了的三女忙不迭的点头,林风转身拿起这名士兵手里的步枪和弹药袋,重新来到正对敌人的窗口前,举枪一个短点将一名从野草丛探出头来的袭击人员射杀。

    这批负责保护人质安全的正规军也算身经百战,至少没有枪声一响就调头开跑的情况发生,在一名军官的指挥下,死伤了十几号人之后,其他的士兵已经跳下汽车,各自寻找掩体与藏在农田中的袭击人员对射起来。

    装甲车上的两个射击口正不断喷吐着火舌,一发火箭弹袭来,只打在旁边的空地上虚惊了一场,发射火箭筒那家伙所在的位置瞬间被两挺机枪笼罩,子弹劈头盖脸打去,覆盖了整片区域,相信藏在里面的射手也被打成了筛子。

    林风打光一个弹夹后就从破碎的车窗跳了出去,猫着腰快步跑向军官所藏身那辆卡车,敌人顿时就发现了他,子弹接连不断打在四周,林风就像有神灵护体,子弹好几次从身边飞过,硬是没伤到他一根汗毛。

    一口气冲到军官身边,林风大声吼道:“敌人是谁?”

    “我也不知道!”

    一名趴在引擎盖上射击的士兵突然脑袋一歪倒了下去,军官扭头梗着脖子吼道:“该死的,快过来几个,这边要顶不住了。”

    林风见他不怎么搭理自己,上前一把攥住他衣领,认真的说:“听着,敌人有备而来,我们这样死守下去不行,趁着没被包围,叫上你的人和我们突围出去。”

    黑人军官闻言毫不犹豫的摇头,露出自负的神情:“放心好了,我的人还顶得住,只要再坚持一个小时,援军很快就到!”

    林风张了张嘴还没说话,一名通讯士兵拿着无线电从车窗探出头,大声汇报道:“我已经跟米西塞将军联系上了,他们现在就出发过来支援,让我们再坚持一会儿。”

    “好的,告诉将军,我们没问题。”军官一脸从容的笑着说。

    通讯兵刚要缩回脑袋,一发子弹击中了他头上的钢盔,叮的一声,手里的无线电掉落了下去,尸体倒挂在车窗上,血水不住的滴淌着。

    正面的敌人不可能射中他,除非子弹会拐弯,林风瞬间意识到问题,厉吼道:“后面也有敌人!”

    可是他的提醒已经晚了一步,左侧那片同样茂密的荒地中遽然爆发出一阵激烈的枪响,那些一人高的野草被拨开到一边,只见从里面冲出一个又一个围着草裙,手拿长矛或是砍刀弓箭的黑人战士。

    许多正规军士兵只顾着前面却忘记了来自身后的危险,土著战士光着脚丫跑起来飞快,眨眼就出现在士兵身后,挥舞着锋利的砍刀猛地往下一跺,一颗脑袋就滴溜溜的滚落了下来。

    敌人埋伏在后面的伏兵顿时就把正规军给打懵了,等反应过来,挥舞刀枪的土著战士已经冲入防线,大杀特杀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