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9章 来自地狱的复仇者
    “水……给我一点水喝……”

    微弱的呼声从林风嘴里发出,正从身边经过的巡逻人员闻声停下脚步,他大概也是闲得无聊,忽然想到戏弄一下这可怜的人质。

    士兵鬼使神差的来到林风跟前蹲下,伸手把他低垂的脑袋强行托起,带着戏谑的口吻问道:“喂,你还没……”

    话还没说完,林风的头已经被他托了起来,近在咫尺的这双眼神锐利的宛如一把尖刀,哪像是个奄奄一息的人质该有的眼神,士兵被吓了大跳,感受到威胁,下意识就要松开手往后退开。

    然而林风却被没有让他如愿,捆绑在木桩后的双手蓦地伸了出来,一把搂住着士兵的脑袋,右手上捏着的子弹壳快速沿着他脖颈抹过。

    嘎嘎……嘎……

    士兵的嘴被一只大手给死死捂住了,只能发出一阵怪异的声调,四肢还拼命的摆动着,在积满沙尘的地面上划出道道毫无规则的线条,他脖子上的伤口,就像婴儿的嘴唇,往外翻卷着不停喷涌着温热的血液。

    两人面对面,血水溅了林风一身都是,从脖子以下几乎都被染成了血淋淋的红色,双方就这么僵持了几十秒的时间,士兵的挣扎愈发无力起来,只剩手脚还在时不时的抽动一下。

    确认他已经没气了,林风才松开一直捂在他嘴上的手,失去支撑的士兵噗通一下栽倒在面前。

    周围的巡逻人员和哨塔上的士兵并未发觉这片漆烟区域发生的事情,林风取下尸体身上的头盔武器,还有自己那双靴子,里面已经变得粘乎乎的充斥着一股几个月没洗过的脚臭,揭开鞋垫,两支注射剂还完好无损的躺在里面。

    拿出一支在自己手臂内侧注射过后,林风精神一振,将士兵的尸体以他刚才的跪姿捆绑在木桩上,如果巡逻人员不走近了看,根本发现不了这里已经换人。

    林风把帽子靴子穿上,再把ak步枪和子弹带挂在肩头,最后拿起士兵别在腰带上的割胶刀,闷声不响大步往关押人质的洞穴走去。

    这把通体纯钢打造的割胶刀外形就跟国内的镰刀很像,只是刀口弯曲的幅度更大,适合用来劈砍敌人的脖子。

    两名监工要负责看守牢里的人质,没什么事做的两人正蹲在洞口抽烟聊天,虽然他们已经看见正从对面走来的人影,但因为四周光线太烟的缘故,并没察觉到任何异常,一人还有说有笑,拿着香烟朝走来的人影挥动着,似乎准备给他来一根。

    等林风提着刀走到跟前,这两家伙才看清,没拿烟那名监工要比同伴凶悍的多,当即抓起放在身边的木棍,朝着近在咫尺的林风头顶就是一棍砸去。

    咔!

    割胶刀直接把他手里的木棍劈成了两截,在顺势一扫,刀尖割破了这人的颈动脉,血花喷溅出去四五米远,另一名监工胆小许多,当林风一刀割破这人脖子时,他已经扔掉香烟转头往洞口跑去。

    “快来……”

    监工嘴里刚喊出两个字,割胶刀就像劈木头那样,砍在他头顶上,对方一个趔趄栽倒在地上,但并没立刻死去,满脸是血无比惊恐的仰望着身前的林风,哀求道:“不……不要杀我……”

    当时就是这家伙用皮鞭抽林风时最卖力,林风可全都记得,一声不吭举起这把血红色的割胶刀,猛地向下砍落。

    扑哧!

    监工两腿一伸,彻底不再动弹了。

    当林风正将嵌入这家伙体内的割胶刀拔出来时,洞内又走出一道人影,应该是听见了呼喊声,跑出来情况的人。

    俗话说冤家路窄,林风一眼就认出了对方,出来这人正是那个负责看押人质的小头头,今下午,这人足足抽了他一百二十七鞭,林风全都数的一清二楚。

    小头目还没看清眼前的状况,林风手里的刀已经猛地向他脖子砍了过去,噗……还带着满脸错愕之色的脑袋,掉在地上滴溜溜翻滚了出去,只剩下没有头的尸体在原地晃了两晃才倒下。

    跨过无头尸体,现在的林风就像来自地狱的复仇使者,身上还滴躺着黏稠的血水,每一步踏出,地面就会多出一个猩红色的脚印。

    洞子里至少还有十来个武装人员和穷凶极恶的监工,这里其实没什么工作需要他们去做,只要保证人质不会跑出来就行,所以他们全都聚集在门口附近的空地上,中间燃着篝火,一只羊羔大小的野物被架在上面烧烤着,士兵和这帮监工人手一瓶华夏产的二锅头,旁若无人的大声说笑着。

    要不是将军有命令不准他们碰一下女人质,说不准这帮喝酒吃肉的家伙,还会叫几个身材**的欧洲女星出来陪酒。

    “队长,我说外面没什么事吧,一定又是米克多万那家伙踩到狗屎在外面大呼小叫,快过来,按你的胃口,五分熟的烤肉差不多好了……”感受到背后响起的脚步声,一名士兵手里拿着酒瓶,头也不回伸出手一把抓住了林风的手。

    他声音一顿,似乎感觉这只手有些滑腻腻的,等他缓缓转过头,只见林风正咧嘴对他们微笑,露出一嘴森森的白牙。

    噗嗤!

    手里的弯刀直接刺入了这名武装人员的额头中,其他人这时才从惊愕中回过神,林风转身踢出一脚,把旁边正要去拿步枪的士兵踹进了篝火中,这人在熊熊燃烧的木材中惨嚎打滚,林风已经踩着石凳跃过这堆篝火,虎入羊群一样,锋利的胶刀在两个监工的脖子上划过。

    血珠在空中飞溅,一个闪身,林风挥动弯刀将一名士兵端起步枪的手臂整个劈落下来,在刀锋的呼啸下,一个接一个的人影先后栽倒在血泊中。

    当林风提着滴血的弯刀停下手时,在场已经没一个活口,顺着墙边的石梯向上,来到洞口上方开辟出来的防空阵地,一挺高平两用机枪就摆在沙包后面,射手却不见了,多半也是刚才在下面喝酒吃肉,被林风给顺手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