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7章 叛徒
    货车刚离开,奥卡姆就领着这群凶神恶煞的武装人员来到洞口前,看着就不像会有好事发生,众人纷纷埋低了脑袋,等对方从身边走过去,才暗暗松了口气。

    “就是他!”

    奥卡姆停在洞口前,抬手一指,很果断的指向正在跟人合力把木桩立起来的林风身上。

    “嗯?”

    林风露出一脸错愕的神色来,心头却在暗暗叫糟,他和摩西之间的交易并没有瞒着这个小打杂的,千算万算,没想这小子竟然跑去给dt组织的人报信,人现在就在面前,他不相信都不行。

    现场一下恢复了寂静,领头的武装人员冷冷的瞅着林风,一边又对满脸讨好之色的奥卡姆说:“你去把他藏的东西找出来。”

    “好的,皮埃里巴上校。”奥卡姆点头哈腰的答应了一声,三两步走到这根立起的木桩前。

    这家伙朝着林风充满愤怒的眼神得意一笑,伸手把他往后一推,就围着这根木桩仔仔细细的检查起来。

    要不是对面有几个烟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林风恨不得拧断这叛徒的脖子,当下只能用他们两个才能听见的声音说:“这么做对你没有好处,帮个忙,等出去以后我可以给你同样的报酬,一万美元。”

    “你以为进来了还出得去吗?只有摩西那笨蛋才会相信你说的话,哦,忘了说,多亏有你帮忙,这些可爱的战士们答应把摩西的杂货店送给我了,以后我就是那间店子的主人,欢迎下次光临,如果你还能活着出去的话。”

    奥卡姆双手在木桩上不停摸索,一边对恨得牙痒痒的林风调侃道,木桩上上下下都被摸了个遍,并没找到藏东西的地方,但这小子并没就此罢手,站起身又往另一根靠在墙角的柱子走去。

    看着他走去的背影,林风把拳头拧的嘎巴作响,如果早知道他会向敌人出卖自己,当初在摩西店里就该把他脖子拧断,不然现在也不会被他坏事。

    遇人不淑!

    那根里面藏了东西的原木此刻就在奥卡姆的身前,这小子明显不是很清楚,只能用双手在上面寻找,那些东西藏的还算隐秘,现在只能希望他找不到了。

    就在林风暗自祈祷时,奥卡姆显然在这根原木上发现了端倪,只见他的手掌在同个位置反复摩挲了几下,然后便激动的嚷道:“我找到了长官,东西就被他藏在这里!”

    该死的叛徒!

    没等林风想出应对的办法,奥卡姆已经掰开卡在上面的那层树皮,将摩西放在里面的东西一股脑掏出来,跑回来献宝一样交到武装人员的手里。

    这堆东西里面最显眼的,无疑是那把折叠刀和半截锯条,又有奥卡姆这个吃里爬外的证人在场,林风就算想抵赖都抵赖不了。

    “你,还有什么话说?”武装分子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要等待林风回答的意思就转头对身边的同伴说:“带他出去绑在柱子上,我要慢慢折磨死他,让全部人都看好,谁要敢再耍什么花样,也是跟他同样的下场。”

    这次注定是逃不脱这一劫难了,可是现在动手成功的把握太小。

    在武装人员向这边大步走过来时,林风已经飞快在心里权衡了一番,同时对着米糖儿和蒂安娜所在的方向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她们千万别过来。

    两个女人读懂了他的意思,缓缓停下脚步,只能眼看着林风被一帮如狼似虎的武装人员推搡着往洞外走去。

    空旷的空地上立着几根柱子,柱子表面已经被晒的龟裂,上面还残留着变成褐色的血迹,不用问,这一定是用来处决犯人的地方,林风被推搡着来到最前面那根直径超过半米的木桩前站定,立马就有两名武装人员上前,往他膝盖弯用力踢了一脚。

    强行把林风压着跪下去后,有人拿出两指粗的麻绳,现在他脖子上缠绕一圈,紧紧跟木桩绑在一起后,又把他双手也反着扭过来,捆绑在木桩后。

    武装分子为了杀鸡儆猴,命令所有人质放下手里的工具,排着队来到林风对面站定,接下来就到了惩罚他的时间。

    两名膀大腰圆的监工被挑选出来,一人手里拿着一条皮鞭,在空中挥舞了一圈再猛地往人质身上抽去。

    啪!

    两声脆响,林风的脸上和脖子上各自多出一条指头粗的伤痕,暗红色的血水迅速渗透出来,将鞭痕染成红色,没等他缓口气,鞭子又一次抽在他胸膛上,这次比刚才那下还狠,被抽中的地方鲜血淋淋。

    “你们没吃饱饭吗?给我狠狠打!”见林风一言不发,武装人员大声咆哮起来。

    这还只是刚开始而已,两名监工已经使出了吃奶了力气,可是对方不喊不叫,他们也没任何办法,只能咬着牙齿,更加卖力的挥舞着皮鞭。

    啪!啪!啪……

    皮鞭抽打在身上的炸响声不绝于耳,众人已经看的直吸冷气,扪心自问,换了是他们,恐怕挨不了两下就要开口求饶,可是被绑在木桩上的林风,却像感觉不到痛一样,面无表情注视着这个方向,只是每当皮鞭落下时,他的脸皮才会微微抽一抽。

    现场最痛苦的,一定是米糖儿和蒂安娜了,皮鞭发出声声脆响,就像不断抽打在她们身上一样,从开始行刑两女的眼泪就没断过,现在都快哭成泪人了。

    “别打了,求求你们住手!”

    蒂安娜在人群中喊道,眼疾手快的米糖连忙捂住了她的嘴,周围的人质也很自发挡住她们两个,与武装分子扫来的视线隔离开。

    “刚才是谁在帮他求情?”武装分子厉声吼道。

    人质们低着头,无人应声,武装分子的头头扫了他们一眼,似乎很不满意目前的效果,起手提起一捅手下刚刚送来的盐水,大步走到林风跟前,当着众人的面,将水桶举起从他头顶浇了下去。

    林风身上这些纵横交错的鞭痕一粘上盐水,就像在上面涂抹了辣椒油般火辣辣的痛起来,上半身简直是无处不痛,他不禁打了两个激灵,死死绑在手臂上的麻绳被挣的不断作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