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8章 囚禁地
    小命和尊严比较起来哪个重要?

    西方国家的人在这个问题上倒是一点也不含糊,互相看了一眼后,就开始悉悉索索的脱了起来,几个女人稍一犹豫也跟着解起了衣扣,唯一没动就只有林风,此时心却凉到了谷底。

    千算万算,没算到一进来就要他们扒衣服,那藏在靴子里的注射剂怕是也保不住了,第一套方案宣告失败,在几把枪的威胁下,林风才慢条斯理脱掉外套,然后又是长裤,现在就只能靠摩西了,希望那贪财的家伙不要出任何岔子才好。

    一群人把衣服裤子全给脱掉,只留下遮羞的底裤,女人只比男士多一件胸衣,满头金发的蒂安娜无疑是几个女人中身材最傲人的那个,没了衣服的遮掩,前凸后翘的身段毫不保留的暴露在众人视线下,只不过现在大家都在为自己的小命操心,没什么心思欣赏,不然一定能惹来不少的口哨声。

    “还有你们的鞋子袜子,连衣服一起放到我跟面来。”果然,谨慎的dt组织人员连衣服裤子都给他们扒光了,自然不会还让他们留下鞋子,众人只能按照他说的那样去做,纷纷将衣服放了过去。

    蒂安娜双手抱在胸口,一脸担忧的小声对身旁的林风说:“我有点害怕。”

    既然害怕,早干什么去了,就不能安安心心带在美帝,跑来这种地方找刺激?

    压力陡增的林风在心头埋怨了一通,伸手拍了拍她光滑的背脊:“有我在这里,没什么好怕的。”

    “不许说话,现在你们所有人跟着我来。”

    战士用一个凶恶的眼神瞪了后排的林风一眼,然后才转过身,朝远处那个烟漆漆的山洞走去。

    光脚踩在被暴晒的滚烫的沙砾上,不少人顿时皱紧了眉头,还要小心避开那些尖锐的石块,以免把脚底划破,众人依次跟在战士身后往山洞走了过去,旁边还有四五个持枪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他们都会毫不犹豫扣动扳机。

    这地方简直比监狱还要严密十倍,林风回头瞥了眼那堆衣服,这才闷声不想的跟了上去。

    还好,武装分子没有把他们跟之前抓来的明星大腕分开关押,刚走进漆烟的洞子,里面就传来嗡嗡的说话声,听上去人很多,大概因为又来了新成员,惹来他们谈论的兴致。

    这个建在山洞里的牢房没有一点光线照射进来,四周都是烟漆漆的一片,只能看见一个个用木桩做成的牢笼大门轮廓,沿着内部山壁一字排开,每个狭窄的囚笼里,都至少关押着两个以上的人质,一股屎尿的臭气在空气中弥漫着。

    被关了接近半月的明星大腕们,吃喝拉撒都只能在这狭小的笼子里进行,不论男女老幼都是相同的待遇,想想米糖儿这段时间都过着什么样的日子,林风也不免为她感到心酸,恐怖分子简直太没人性了,还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侵犯这群可怜的女星。

    这是个自然形成的山洞,后期又经过扩宽,空间十分的宽敞,林风跟着走了十来分钟还没到头,耳边只听见有人在笼子里不断哀求,锁在门前的铁链被晃动的哗哗作响,惹毛了路过的武装人员,不止是一顿呵斥,往往还会轮起枪托往这些身骄肉贵的明星身上一通乱砸。

    当感觉快要走到山洞的尽头,带路的战士才停下脚步,将这排空着的牢房门挨个打开,然后让人质两人一组就进去,锁好铁链,又到了下一组。

    蒂安娜和林风走在最后,两人自然被分到了一间牢房,在他们隔壁是话多的托马斯和他的同事,刚进到牢里,这个嘴上闲不住的家伙又在那里小声的抱怨起来,结果,拉动枪栓的声音响起,吓得同一个牢房的同事急忙将这家伙的嘴给捂住了。

    在恐怖分子面前,人命一文不值,不想死最好的办法就是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大家都沉默的蹲在囚牢里,武装人员锁好最后一个牢笼门,大声说道:“好好享受你们剩下不多的时光吧,吃过午饭,我会给你们安排一些活干,总比待在笼子里等死要强。”

    “什么!”许多人都露出诧异的神色,忍不住惊呼道。

    剩下的时光?意思难道说最后还要杀了他们?

    “把嘴闭上!”

    战士见威胁起不到任何效果,所有人都开始慌乱不安的躁动起来,他把枪口对准几十米高的洞顶,哒哒哒的扫射了一梭子。

    枪声总算让他们安静下来,战士瞪着通红的眼珠吼道:“不想死就给我安静下来,否则,我会先宰了不听话的人!”

    大家这才想起眼前这些凶神恶煞的家伙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抱着多活一天算一天的念头,场面一时间又恢复了鸦雀无声,等到外面几个士兵走远以后,他们才轻声交谈起来。

    唯一没有加入这种无意义讨论的,就只有林风和蒂安娜所在的最后这个牢房了,只穿着三点式的蒂安娜带着阵香风来到林风对面蹲下,瞪着双美丽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瞅着林风。

    “干嘛?”林风正费力的将手从木桩的间隙伸出去,花了不少力气,指头尖才捞到那颗离他最近的子弹壳。

    “林,你一定很讨厌我对吗?”即便不看安娜脸上此刻的表情,也能感觉到她幽怨的气息。

    “你怎么这么说?”林风手里把玩着还带有余温的弹壳,思维已经不知跳到哪儿去了。

    “离开阿利伯亚好几个月了,为什么一直不跟我联系?”

    “这段时间我真的很忙,再说,你也知道我号码,不是也一直没给我打过电话吗?”

    “我打了,至少十次!”蒂安娜一脸的委屈:“可是你的号码根本就打不通知道吗,要不然,我就不用把那份矿石的检测报告用邮递的方式给你了。”

    “嘘,小声点,这怎么可能,我的号码又没换过,就算没带在身上,也会自动转接到公司前台,不可能就你打不通。”

    “真的,我发誓没有骗你。”蒂安娜信誓旦旦的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