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1章 旅馆救人
    只会欺负普通民众,战斗力渣的正规军在林风面前连开枪的机会都没,就被他三拳两脚通通放翻在地上,一帮人只有军官捂着血水直流的鼻尖,嘴里发出嘶啊嘶的吸冷气声,其他士兵全部晕死过去。

    在一双惊恐眼神的注视下,林风揪着他衣领提了起来,用十分冷漠的声音问道:“最后一次机会,告诉我巴里大叔的旅馆在什么地方,希望不要再骗我了。”

    “就就就在前面。”军官指了指林风身后的方向,结结巴巴的说道。

    在林风那强横的目光逼视下,军官如小鸡啄米一样猛点着头:“我我发誓没有骗你……”

    砰,砰……

    话还没有说完,远处响起几声清脆的枪响,接着就是更加密集的机枪声传来。

    这次不用林风多问,军官颤声解释道:“一定是dt的人进攻了,哦,该死的,他们怎么还不死心!”

    不远处的枪声就像过年放鞭炮一样热闹,时不时还有爆炸响起,正规军能不能抗住进攻,林风并不操心,他只关心等待在旅馆中的陈娇安危而已。

    如果眼前这家伙没有骗他,陈娇所在的那家旅馆也在战斗爆发的区域,林风忽的回过头,军官被他吓了一条,哀声求饶道:“不……不要杀我……”

    林风一手刀迅速将他敲晕过去,随手就把这军官扔在地上,弯腰捡起一名士兵手里的步枪。

    不过等拿在手里,他才发觉这枪各部件都磨损的极其严重,膛线差不多都快磨平了,拿着这东西去战斗只比烧火棍强不了多少。

    其他士兵垮在肩上的枪也好不到哪儿去,有些枪身甚至拿塑料胶带来回缠绕了几圈,如果多开几枪只怕都会散架。

    这种枪带在身上都是累赘,看来非洲士兵还是跟以前一样,打仗就是为了听个响,双方往往对射一两个钟头,打出超过十万发子弹,伤亡才是个位数。

    林风拔腿要走,眼神忽然落在军官腰带的枪套上,伸手取出那把外形精致的瓦尔特ppk手枪,从外形看至少还算八成新,又从他衣兜里找到两个备用弹匣,还有那一千美元全部拿在手里,这才大步离开。

    走了不到百米,激烈的枪声变得更加清脆起来,正规军与dt人应该就在外面那条街上厮杀,林风快步在背街上行走着。

    当走到一条小巷他蓦地停下脚步,这条小巷直通大街上,而小巷中间的位置就是巴里大叔的旅馆了,因为门上的木招牌用阿拉伯文与英文都写的清清楚楚。

    不出意外陈娇应该就在里面,林风大步走了过去,没等靠近就闻到空气中有股淡淡的火药气息。

    糟了!

    他不由加快了脚步冲进半开着的旅馆大门,只见一名穿着汗衫的烟人老头趴倒在旅馆前台柜子上,伸手一推,烟人老头哐当一下软塌塌的倒在地上,他的胸口前有个明显的血洞,一枪致命。

    砰!砰!

    楼上突兀的传来两声枪响,接着就听见一声熟悉的女人尖叫,林风把背包一甩,大步奔向通往二楼的楼梯。

    烟洞洞的枪口在眼前晃动,陈娇举高双手跪在地上,浑身筛糠一样抖着,两眼惊惧的看着眼前这四个端着步枪的男子,她花钱请的当地导游就倒在不远的血泊中。

    刚才就是这个导游为了不让dt组织的人把她抓走,上前帮她说了几句好话,结果就被这几个烟人战士给无情杀害了。

    陈娇第一次亲身经历这样的事情,吓的已经说不出话了,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流淌着,她仿佛已经看见,烟人士兵朝她脑袋开枪时血水飞溅的画面。

    烟人士兵拿枪指着她却没有开枪的意思,其中一人用当地土语叽里咕噜交代几句之后,大手一挥,一名士兵上前十分粗暴的揪着陈娇的头发,不顾她的惨叫,强行往门外拖去。

    陈娇终于意识到,这些人闯入旅馆不是为了杀她,而是想把她们这些外国人统统抓去当作人质,以便向美帝及其它国家施加压力。

    其他三人走在前面,陈娇挣扎惨叫着被最后这个士兵强行拖着往门外走,她这百来斤的重量如今全挂在一撮头发上了,只感觉整块头皮都要连同头发一起被扯掉了一样。

    当烟人士兵粗暴的拖拽着陈娇走出房门,眼前的一幕却让两人同时愣住了,只见门外一名黄皮肤的亚洲人,就拿着一把滴血的军刺,在他同伴胸口前死命的狂捅几下。

    比他们先一步走出来的三个战士,已经全部倒在血泊当中,当挟持陈娇的士兵慌忙放下人质,想取下肩头上的步枪时,林风一个箭步窜到跟前,一头把牛高马大的烟人战士撞在墙上,右手攥着那把染成红色的军刀,猛地朝他头部侧面刺了下去。

    噗!

    军刀大半都没入了战士的头颅,已经拿在手里的步枪咚的一声落在脚边,陈娇这时才反应过来,嘴里发出声竭斯底里的尖叫。

    林风利索的把刀从这个战士脑子里拔出来,血水瞬时喷溅的到处都是,他看也不看从墙上滑倒的尸体一眼,转身蹲在仍然尖叫不止的陈娇跟前,低声说:“别吵是我。”

    陈娇现在脑子里乱成了一团浆糊,根本就认不出他,嘴里还在不断发出阵阵撕心裂肺的尖叫,瞧她这就像患了失心疯的样子,形势所迫,林风只能采用更直接更有效的法子帮她恢复神志。

    啪啪两个大耳刮抽在这张因为惊恐而走形的美丽脸蛋上,陈娇果然闭上了嘴,捂着火辣辣痛的脸蛋,愣愣的瞅着林风,过了半响,她才不敢置信的结巴道:“林……林风!”

    “是我,现在没事了。”

    林风微微一笑正要说话,突然发觉陈娇背后的通道口前窜出一名士兵,这家伙一出来就把枪口对准了他们两个所在的方向。

    就在他扣下扳机的瞬间,林风来不及发出提醒,一把将坐在地上的陈娇脑袋往下按去,同时攥在右手的军刀猛地向这个士兵掷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