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7章 白磷弹
    雇佣兵依仗着地势和大量轻重机枪的火力压制,一时半会儿占尽上风,巴特军再次强攻受挫,死伤上百人后,就在几十米开外与阵地上的佣兵互相射击起来。

    佣兵居高临下的射击,对敌方造成大量的杀伤,但敌人的数量实在太多,刚干掉一个班,后排里面又补充上来两个,迫击炮很快进入射程,巴特士兵把底座往地上一放,拉开支架,迫击炮就开始发威。

    嗵!嗵!嗵……

    迫击炮弹就跟连珠炮似得从阵地上空掉落下来,火光不断升腾而起,不时有人被打中倒在地上,尽管大多数佣兵身上都套着防弹衣,伤亡还是在所难免。

    仗着迫击炮的火力支援,巴特人迅速又组织起来,朝阵地发起第二次冲锋。

    双方的火箭弹交替飞驰而过,不断在敌人的阵营中爆炸,林风趴在壕沟里用一把ak74点射逼近上来的敌军,每一声枪响必有一名敌人中弹倒地,在他左手边是个机枪阵地,哒哒哒的扫射声响个不停,m60枪口前喷射出一长串橘红的火焰,子弹壳叮叮当当不断掉落在两人之间的泥地上。

    砰!

    机枪手忽然发出一声闷哼,扫射声顿时停止下来,林风刚好打空一个弹匣,转头一看,这个士兵趴在机枪上,钢盔正面多了个弹孔。

    “让我来!”

    搬运弹药的士兵正打算顶替上去,林风已经抢先一步,将机枪手尸体拉开到一边,径直趴了下去。

    哒哒哒……哒哒哒……

    枪口发出有节奏的点射声,山坡下的敌人接连被打中倒下,几十发子弹眨眼就打光了,林风头也不回的吼道:“换子弹!”

    士兵立马从弹药箱里抽出条一百发弹链,等他手忙脚乱的装好后,机枪又继续咆哮起来,几个碉堡里的轻重机枪也在拼命的怒吼,射界中的巴特士兵不断中弹倒下。

    林风使用的弹链,每五发子弹就有一发曳光弹,在这夜晚中,呼啸而去的子弹连成条线异常的清晰,同时也为其他人指明了射击的方向。

    一百发子弹很快也打光了,此时机枪的枪管已经烧红,放片牛肉上去立刻都能烤熟,林风扯着喉咙喊道:“换枪管。”

    “我没找到枪管。”士兵蹲在后方,可怜巴巴的回道。

    “那就给我撒尿,快点!”

    敌人冲到了半山坡上,距离他们只有不到二十米远,趁着士兵解开裤带的时间,林风抓过一条弹链重新装上。

    滋……滋……

    这士兵似乎憋了挺久,一泡尿又臭又长,阵阵白烟升起伴随着浓郁的刺鼻气味,这时候谁还会在乎臭不臭,等他尿完林风又把机枪放到沙包上,斜指着半山坡上的敌人再次开火了。

    这场战斗持续了只有半个钟头不到,敌人丢下满地的尸体后,终于扛不住还是退走了,巴特人这一轮进攻,死伤至少超过千人,而佣兵也死伤了两百多个,他们大多数都是被上空掉落下来的迫击炮弹炸中,伤亡也是很大,不过还能坚持得住。

    眼看敌人再次被打退,负责换子弹给枪管撒尿降温的士兵发出一阵欢呼声,林风回头一瞧,这小子那张被熏得发烟的脸看起来还很稚嫩,二十岁不到的样子,此刻其他人都在忙着检查枪支弹药抢救伤员,就他一个人在背后欢呼着。

    当这个士兵发现无人响应时,才意识到战斗还没结束,忙悻悻的闭上嘴,正好不远处有名机枪手正向他招手,示意需要补充弹药。

    士兵拿上几条弹链正要靠近过去,林风已经转过身,将一只手搭在他肩上,嘉许道:“小子,你干的不错!”

    “你是……统帅!”刚才忙着战斗,根本没时间注意身边的人是谁,士兵显然这时才认出林风,那双眼睛瞬间瞪的斗大,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

    “加油,等到战争结束,你就是中尉了。”林风又拍了下他肩头,士兵激动的用力点了点头,这才想起正事,屁颠颠跑去送子弹去了。

    就在所有人都在忙碌的时候,两架敌机冲出了云层,等阵地上的人察觉到异常时,敌机已经在他们头顶投下了炸弹。

    轰隆……

    一枚炸弹正好落在附近,炸弹刚一落地,火光冲天而起,燃起足有几十米的高度,瞬间覆盖了超过了二十米的直径范围。

    等卧倒在地的林风抬起头,只见左手面的阵地已经被熊熊大火所覆盖,火光里不断发出人类濒死的惨叫,声音凄惨无比,一切很快就被火光吞噬。

    该死的巴特人,见久攻不下阵地,竟然使用早就禁制的白磷弹,弹体内填充的磷药当遇空气即发生自燃,直到消耗完才为止。

    阵地同时被两颗白磷弹命中,瞬间被分割开来,敌人却又趁机再次向阵地发起了规模最大的一次进攻。

    林风刚刚承诺升他当中尉的士兵,跟那名机枪手都处于爆炸的范围内,机枪手趴在地上已经没了动静,火焰包裹着他全身,发出噼里啪啦的燃烧声,‘中尉’只比他稍好一点,燃烧物粘在了他脸上,此刻他正倒在地上,翻滚,凄惨哀嚎着。

    火焰在脸上燃烧的感觉让他几乎疯狂,那凄惨的嚎叫更是让人头皮发麻,林风箭步窜到他身边,一手压着他的胸口,一边沉声吼道:“忍住!”

    火焰还在他略显稚嫩的脸蛋上持续燃烧,焦臭味扑鼻而来,听到林风的声音,士兵挣扎逐渐小了,只是因为疼痛难忍,十根手指用力插入了身下的泥土。

    林风拔出靴子里的军刀,在对方燃烧的那片脸肉上快速抹过,烧成焦烟色的皮肉给整块切了下来,士兵的惨叫也一下变得尖利起来,过了片刻,他才停止哀嚎,眼睁睁看着林风把自己脸上那块还在燃烧的皮肉扔在旁边。

    “想活下去,就给我挺住。”

    此时阵地上的枪炮已经再次开火,林风将一瓶止血喷雾塞进士兵颤抖的手中,然后头也不回冲到机枪前,端着枪就开始朝源源不绝涌来的敌人开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