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3章 佣兵酒吧
    林风亲自驾车,身旁坐着这个国家的主人,而且又是个高贵迷人的女人,哪怕颠着一点都是一种罪过,林风尽量放慢了车速,慢悠悠往酒吧所在的街区驶去,鼻尖不断传来阵阵魅惑人的幽香,害的林风完全无法静下心去思考接下来的事情。

    首都布利斯开设的娱乐场所大多有着外国势力背景,即便在战火中也没受到叛军太大的滋扰,还没等靠近,就见三三两两拿着酒瓶在街上漫步的佣兵,有些准备提前回去睡个好觉,以便应付即将到来的战斗,而更多佣兵却继续过着醉生梦死挥金如土的生活。

    他们中大多数人有这样的想法也很好理解,佣兵是个高危职业,常年游走在战场上,谁也说不准自己还能不能见到第二天早上的太阳,趁着自己还活着的时候,自然是要尽情享乐。

    作风粗暴的佣兵其实在娱乐场所内并不怎么受人待见,当他们将大把大把的钞票献给老板,同时也会带来不少的麻烦,调戏服务员,打架斗殴都是家常便饭,有时候两帮人之前就结下梁子,说着说着就动刀动枪的也不是没有。

    所以许多老板对他们是又爱又怕,弄不好一场火拼下来,死了人不说,店子也被毁了,想找人赔偿还得小心挨枪子。

    拉昂达没爆发战事的时候,雇佣兵找不到活干自然不会来这里,所以这些娱乐场所的老板暂时还没遭受过他们的荼毒,看着一个个五大三粗的雇佣兵在这里花钱如流水,可把老板和下面的员工高兴坏了,工作人员忙的脚不沾地,时不时人群里会传女人的尖叫和佣兵粗俗的大笑。

    哗啦!

    林风带着王妃来到霓虹灯闪耀的酒吧门前,还没等进去,就听见一声碎响,前方的落地窗毫无征兆的碎裂,一名大腿绑着枪套的沙俄人撞碎了落地窗,从里面翻滚了出来。

    阿里娅被吓了一跳,小嘴不禁发出声尖叫,往后倒退两步就被林风给护在怀里,紧跟在两人后面的几名护卫已经举起步枪正要靠近过来,却见林风摆了摆手,眼前这情况在有佣兵的地方实在太正常不过。

    被人从里面扔出来的家伙壮的像个北极熊一样,满头满脸的碎玻璃渣子,他却不当回事的随意甩了甩头,慢吞吞的站起身,拿着一直捏在手里的酒瓶,摇摇晃晃往对面另一家酒吧走去。

    看样子,他这是打算换一家再接着喝了。

    “要不然你先回去,里面全是外国来的佣兵,他们喝多了就跟这人一样,谁都不认识,万一冒犯了王妃您……”

    林风指着远去的背影,想打消王妃跟着他进去的想法,还没等他说完,王妃就露齿一笑,淡淡的说:“你不是在我身边吗,只要有你在,我相信没人能伤得到我。”

    “那好吧。”

    林风无奈的耸耸肩膀,只能带着她走到这家酒吧门前,透过破碎的落地窗望进去,里面真是人头涌动,嘈杂的声音盖过了音乐声,还有那些穿着性感暴露的女郎在佣兵的调戏下,发出尖利的叫声。

    这里绝对不是一个好女人该来的地方,当然,王妃执意要进去瞧瞧,林风也不能拦着不许进,毕竟整个国家都是她的。

    推开门,浓郁的烟草燃烧时发出的气味和酒味充斥在鼻尖,阿里娅不禁皱了皱眉头,这味道实在太过刺鼻,要不是林风在,她恐怕一分钟都呆不下去。

    阿里娅的出现,就像烟暗里的萤火虫,极为的显眼,刚走两步,对面桌子前就传来一声尖锐的口哨声,两人不由扭头看去,一名穿着马甲的沙俄人,正把放进嘴里的指头抽出来,并毫无顾忌对着阿里娅做了个极其下流的动作。

    同伴发出肆无忌惮的哄笑声,这个老毛子就更加得瑟,侧过身去,露出别人大腿粗细的胳膊,指着三角肌上的骷髅头纹身,挑衅般的对林风挑了挑眉头。

    这家伙想以约架的方式,跟林风争夺阿里娅的拥有权,看来,他们并不认识眼前这人就是发给他们高额薪水的老板,再说就算认识,也没谁会给‘瘦胳膊细腿’的林风面子,在他们眼里,只有强者才配拥有哈利亚这样的绝色美女。

    王妃有些忌惮的憋了眼他们,对方那毫无遮掩的目光充满了侵略性,让她不禁有些害怕,下意识就往林风怀里缩了缩身体。

    “我们去那边坐一会儿吧。”林风拍了拍她肩头算是安慰,一手指着吧台边两个空位,另一只手却在阿里娅看不见的背后,朝着刚才向他挑衅的老毛子做出了问候对方的国际通用手势,就是一根中指。

    “法克!”

    老毛子拍着桌子站起身,身高足有一米九,就像一头直立起来的北极熊,眼看林风搂着王妃的香肩往吧台走去,这家伙扬手就把还剩一半的酒瓶掷飞了过去。

    林风把阿里娅轻轻往旁边一带,酒瓶径直从两人身边飞过,哐当一声砸在一个正跟朋友聊天正欢的佣兵头上,这人一时也被砸蒙了头,伸手摸了把满脑袋的玻璃渣和伏特加,扭头望向林风。

    “砸你的人是那小子。”

    林风很善解人意的指了指扔瓶子的那人,对方顿时明白过来,嘴里发出怒吼,抄起身前的酒瓶就朝那桌奔去,不给这家伙解释的机会,扬手一瓶子干在头上。

    哗啦一下,厚实的酒瓶碎了,北极熊却只是晃了晃身体,瞪着两只充血的眼珠,伸手就把砸他酒瓶的男子举到头顶,转身扔沙包那样把人甩飞了出去。

    等林风扶着王妃坐下,两帮人已经直接干上了,十来个人打成一团,拳拳到肉,时不时还有个酒瓶子飞出来。

    大多数人也跟林风一样,一脸见怪不怪看着他们在那打的难分难解,只有店里的工作人员傻眼了,想劝又不敢靠近,畏畏缩缩站在旁边,唯恐靠得太近,自己也挨上两拳。

    “他们这样,不会有什么事吧?”王妃有些担心的问道。

    林风随手拨开一个径直飞向阿里娅的酒瓶,摇头说:“他们很正常,就是有点精力过剩,看在帮过我们的份上,就随他们闹去吧,对了,你想喝点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