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5章 混入监狱
    老哈尔德一脸安详的熟睡了,临死前的痛苦没有在他脸上留下任何痕迹,也许这就是他一直等待的结束方式。

    林风把他横躺在后排座上,又取下脖子上的方巾轻轻盖住他的脸,推开门下车,同伴正趴在车头前检查着故障,林风来到他身边轻声的说:“老哈尔德走了。”

    士兵一愣,忙碌的双手不由慢了下来。

    此时已经快到开饭时间,厨房的工人正把食物装上一辆辆手推车,然后推着往军营送去,过了一会儿,那名军官也走了出来,左右看了一眼,最后注意到背对他的两人,不由上前问道:“你们怎么还没回去?”

    “汽车出故障了,我们正在修理。”林风头也不抬的说道。

    “哈尔德老头呢?”军官又问。

    “他有些困就在车上休息,长官,您有什么事吗?”林风这才停下手,回头问道。

    军官刚好需要个帮手,忙点点头说:“这样吧,你先去洗个手,然后把那些食物装到手推车上,跟我去一趟监狱。”

    林风还正在暗自琢磨该如何靠近监狱,没想好事就自己找上门来了,给了同伴一个见机行事的眼神,他便忙不迭的答应了一声。

    在水槽边洗掉手上的油污,然后按照这个军官的交代,将一筐面包和一桶扁豆汤,还是切好的火腿香肠全部装进手推车里,林风推着车子跟在军官的身后,快步往监狱的方向走去。

    从食物的份量来看,这些东西大概只够三四十人吃的,应该是给那里的看守准备,自然不会有囚犯的份,不然光是空降团的俘虏就有五百多号,这点食物远远不够。

    军官一言不发走在前头,胀鼓鼓的衣兜里揣着那瓶老哈尔德送给他的烈酒,要不是这家伙迟迟不肯放人,老哈尔德也许就不用死了,走在背后的林风两眼闪过杀机,这周围连个人影都没,要想干掉这个军官,只需在他背后捅上一刀,就能神不知鬼不觉把他除掉。

    目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暂时就让他多活一会儿好了。

    打定主意的林风把视线收了回去,默不作声跟在这家伙身后,两人之间没什么可聊的话题,耳边只有车轱辘转动时发出的‘吱嘎’声。

    很快就到了监狱入口,两名把守在门前的士兵很熟络的跟军官打起了招呼,还随口询问起林风的身份,得到军官的答复就放了他进去,还好这两人没有提出搜身的要求,不然他可能就要穿帮了。

    跟随着军官走进围墙,那栋丑陋的建筑就在眼前,到了这里军官还没打算让林风回去,他先走进楼里,勾手示意林风把车上的食物也全部搬进去。

    林风直接双手抱起这筐面包,从敞开的铁门走了进去,刚下了台阶,那股浓郁的臭气就随风飘来,十几个巴特士兵已经坐在那里迫不及待的等待着开饭了。

    “听说你们这里今天送来不少战俘?”军官随口对士兵问了一句,却引起了林风的注意。

    “是啊,足有五六百个,这帮人骨头还挺硬,监狱长让我们狠狠教训这帮家伙,听说下午的时候就活活打死了三个,他们还是什么都不肯说。”一个士兵嘴里叼着烟,大咧咧的说道。

    另一桌的士兵听见他们聊到这个话题,忙插嘴说:“你们知道什么,总指挥来的时候我就在楼上,总指挥还亲自审问过这帮俘虏,结果却被吐了一脸的口水,气的他当时就拔刀捅死一个,尸体现在还在上面挂着……”

    “哦,这帮拉昂达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骨气呢?”

    军官饶有兴致的正要说下去,忽然听见背后响起嘎吱嘎吱的声音,那是林风两手捏着箩筐发出的,见军官回头看来,他连忙低下头,以免被瞧出破绽。

    “你愣在这里偷听我们说话?还不把面包放下,再去把其它的东西也拿进来。”

    “好的。”

    林风答应一声,放下这筐面包转身往外面走去,他还听见军官在背后说了句‘傻子’,惹来其他人一阵哄笑。

    等他把所有食物都搬进来后,铁门哐当一声重新关闭,士兵正大快朵颐着桌上的食物,军官不知从哪里拿出两个盘子递给林风,颐指气使的说:“装些吃的跟我来。”

    林风老实照他说的做了,不止弄了火腿和香肠,还特意拿了几片面包。

    军官带着他进到通道中一间单独开辟出来的房间门外,敲了敲门,得到里面的人允许后,便拧动门把走了进去,林风见状,也一溜烟跟了进去。

    这里应该就是监狱管理者的办公室了,一名五短身材的巴特人靠着椅子,将两条粗腿搭在身前的办公桌上,抬眼看着走进屋内的军官,他躺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招呼道:“阿塔依兄弟你来了,难道又到开饭时间了吗?”

    “那当然,看我今天还给你带来了什么?”

    军官笑着从衣兜里取出酒瓶,放在办公桌上,监狱长一见酒,眼神顿时就一亮,忙放下双脚坐了起来。

    “去那边柜子里给我们拿两只酒杯过来。”

    军官接过装着食物的盘子,使唤起林风就像佣人一样。

    林风听话的去拿了两支酒杯放在他们的身前,军官又让他把酒杯倒满,林风也照做了。

    军官一手举着酒杯:“快两个星期没沾过这玩意儿了吧,来,我们先干一杯!”

    “干!”监狱长显然也是个嗜酒如命的人,爽快的答应一声,举起酒杯刚站起身,结果却不小心碰掉了摆在桌边的刀叉。

    “我来捡。”

    林风主动走了过去,捡起掉在监狱长脚边的小刀,当他重新站起身,监狱长正仰头把酒往嘴里灌着,林风盯着他后脑勺,攥在右手的小刀猛地刺了过去。

    噗通一声,监狱长应声扑倒在桌上,他的后脑还露出半截银亮的刀把,两腿蹬了几下就没了动静,在他对面的军官听到响声急忙放下酒杯,当看见监狱长脑袋插着把小刀横死当场时,军官顿时吃了一惊,立刻伸手就去拔枪套里的手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