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4章 可敬的老人
    宰了他?

    这想法是挺诱人,不过,对方马上就要卸任了,就算干掉他也无法结束这场战争,何况他身边还跟着十几把喷子,哪有那么好下手,一旦暴露,之前做的布置就功亏一篑了。

    林风瞬间分清楚了利弊,摇手制止手下的冲动行为,说:“你就在车上等着,我过去看看。”

    说完他就推开车门跳了下去,站在门前两名手持冲锋枪的卫兵,警惕的注视着靠近过来的林风,他要直接走过去,肯定要被拦下,说不定还会被搜身,那袍子里揣着的武器就没法藏得住了。

    于是,林风脚下一拐,径直走向屋檐,顺手掏出只香烟,叼在嘴上点燃,就站在窗口外远远关注着里面的一举一动。

    老哈尔德吃下有毒的面包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左右,这期间,军官一直在跟他说着话,哈尔德脸上看不出太大的异样,可眼神却透露出丝丝痛苦之色,一只手不知不觉压在了腹部位置,毒性开始发作了。

    他现在分明是在强颜欢笑,林风把一切都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却又不能轻举妄动,法德勒莱哈已经在卫兵的保护下向两人走了过去,现场就只有这一名军官,他当然能一眼看见。

    站在老哈尔德对面的军官这时也注意到法德勒莱哈的出现,他自然认识总指挥,只是没想到对方竟然会亲自跑来厨房。

    看着越来越近的法德勒莱哈,军官难掩脸上的震惊之色,老哈尔德也察觉到异常,闭上嘴扭头望去,迟疑了片刻,军官才像反应过来,扔掉夹在两指间的烟蒂,上前一步胆颤心惊的敬礼问候道:“总指挥好!”

    老哈尔德也是第一次见到敌人的总指挥,当即十分卑微的鞠了一躬,嘴里不忘跟军官一样叫了声‘总指挥阁下好。’

    “嗯。”

    法德勒莱哈毕竟是个城府很深的人,即便他现在的心情只能用糟糕来形容,脸上却保持着和颜悦色,点点头看着老哈尔德说:“我知道你,你叫哈尔德,专门负责帮我们采买粮食……”

    老哈尔德没想敌人总指挥竟然认得自己,顿时有些忐忑,军官抢在他之前回话:“是的,总指挥,他就是哈尔德老头。”

    “嗯。”

    法德勒莱哈再次点点头,似乎跟他们之间也没什么可以聊的话题,往厨房四周打量一眼,忽然耸了耸鼻子,疑惑的说:“这味道……士兵今晚吃烤面包吗?”

    “是得,还有火腿香肠和扁豆汤,您要不要尝一点。”军官说完记起自己在这里的职责,忙补充道:“刚才我和老哈尔德已经尝过,确实挺美味的。”

    “那好吧,正好我有点饿了,也给我来一点。”

    法德勒莱哈点头微笑着说,不用军官招呼,烤面包的厨子已经找了条卖相最好的面包,麻利的将它切成一块块巴掌大小,然后拿干净的盘子装上,亲手送到了法德勒莱哈跟前。

    “总指挥,请您品尝。”

    法德勒莱哈取下白手套,捏起一片还温热着的面包放进嘴里咬了一口,众人都紧张关注着他脸上的反应,就连窗外的林风也鼻孔里喷着烟气,直愣愣的透过窗户望着这个方向。

    法德勒莱哈咀嚼的动作蓦地停止下来,就在所有人的紧张起来时,却见他笑了笑说:“这面包的味道确实挺不错,晚上的时候可以给我也送一点来。”

    说完,他转过身领着卫兵往门口走去,看来这厨房也没什么值得让他逗留的地方。

    “回指挥所。”法德勒莱哈似乎突然间想明白了什么,上了车对司机说道。

    车队迅速远去,直到他们彻底消失在视野,林风悬着的心才放心,法德勒莱哈吃的并不多,希望药效别那么快发作就好,不然就全搞砸了。

    转瞬他又为老哈尔德担心起来,能明显发现,老人脸部的肌肉已经僵硬,耷拉在旁的左手不住的颤抖,像是忍的十分辛苦。

    幸好,目送着总指挥离开后,军官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没再坚持要求老哈尔德等够半个小时再走,实际上,现在离他吃下毒面包已经过去了二十七八分钟,摆手说:“你先回去吧,记得明天的事。”

    “我一定记得。”

    老哈尔德躬下腰去,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挺直腰杆,步伐缓慢的向门口挪动。

    能一直坚持到现在,老哈尔德已经耗尽了全部的潜能,毕竟是上了岁数的人,在毒药的折磨下他没走几步眼前就陡然一烟,眼看就要栽倒下去,林风及时迎了过来,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老人,对着军官的背影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叔叔,我们现在是不是能回家呢?”

    “回去吧……”

    有了林风的帮助,老人无比艰难的回到车上,刚坐下,他便捂着嘴剧烈的咳嗽起来。

    随着咳嗽,整个身体都在剧烈的抽动。

    林风对同伴说道:“开车,走!”

    货车却在这个节骨眼上打不燃火了,额头见汗的司机不断拧动着钥匙,汽车却发出吭哧吭哧的声响,就是发动不起来。

    “下去看看这车怎么回事。”林风一拳锤在座椅上,事态已经彻底超出了他的控制,眼看老哈尔德浑身抽搐的愈发剧烈,要不能立刻送医,只怕坚持不了多久。

    同伴答应一声,拉开车门跳下去检查车前的发动机去了,老哈尔德停止了咳嗽,当他松开手,嘴角边全是暗红色的血沫,到了这个时候,他反而平静了许多,气喘如牛的道:“我这老伙计陪了我几十年,它也跟我一样,需要休息休息了……”

    他说的是这汽车,老哈尔德的神志变得有些不太清醒,嘴里一个劲絮絮叨叨说着什么,林风一句也没听懂,只紧紧握着他的手,脸色阴沉了下来。

    “我好像……看到我儿子了,米克正在向我招手……”

    老人说着说着渐渐没了声息,紧绷的身体也逐渐松弛下来,林风意识到,这位可敬的老人已经走了,是去找他的儿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