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3章 有毒的面包
    在这位军官的示意下,老哈尔德拿起摆在面前的叉子,插上一块火腿肉放在嘴里品尝起来。

    一口咽下了后,老哈尔德像个上了年纪的老绅士一样,用手巾擦了擦嘴角,这才笑着对军官称赞道:“厨师手艺不错!”

    闻着火腿肉散发出的香气,军官似乎也来了食欲,两根手指捻起一块沾满油光的火腿放进嘴里咀嚼着,点头说:“嗯,味道确实不错。”

    在他看来这老头就是个老好人,要想下毒早就下了,也不用等到今天,总指挥定下的规矩必须要执行,不过并不妨碍他也搭着吃点。

    舔了舔指头上的油腻,见林风正傻愣愣的杵在老人身后,军官难得好心的问道:“难道你不想吃一些?”

    火腿肉没毒,桌上也没见到面粉做的食物,林风暗中送口气,爽快的答应一声,也直接用手拿起烤的金黄的火腿肉放进嘴里。

    桌上这几叠食物很快就被他们三个吃掉大半,吃的满嘴流油的军官打了个嗝,摆手说:“吃也吃的差不多了,休息一会儿你们就回去吧。”

    按照规定,试完食物后,还要等待半个小时,法德勒莱哈制定这些规矩时可说十分谨慎,连一些旁枝末节的小事也考虑了进去。

    老哈尔德正要答应,一股面包刚出炉时那种热乎乎的香气飘进了众人的鼻子里面,军官露出恍然的神色:“忘了还有面包。”

    烤炉前那该死的厨子,正把一根根长条的大面包取了出来,见到军官招手示意,厨子利索的拿刀切下一片用盘子端着送了过来。

    烤成暗黄色酥脆的面包表面洒上了芝麻,光是嗅着气味就能让人胃口大开,可这东西还能吃吗?

    “请吧,吃完早点回家,记得明天要把东西提前送到这儿来。”军官指了指盘子里这一大片面包。

    “一定。”老哈尔德答应一声,眼中稍有犹豫就要伸出手。

    全明白过来的林风,总不能眼睁睁看他把有毒的面包吃进自己肚里去,急忙伸手去拿,可是当他手指快要碰到面包时,军官却先一步抢过盘子,奇怪的看着他问:“怎么,你还没吃够?”

    “嗯嗯。”林风不停的点头,眼神紧盯着盘子里那片面包,还真有点像没吃饱的那样。

    “这份是你叔叔的,你想吃是吗,我让厨师在给你切一份来。”

    军官自以为很照顾这对叔侄,他哪里会想到,林风现在就想把他塞进还在冒着热气的烤炉子里去。

    原本他是想阻止老哈尔德吃来着,这下好了,两人都各有一份,谁也不用抢,当着军官的面如果不吃,肯定会惹起对方的怀疑。

    就在军官回头准备招呼厨子再给他们弄点面包来时,老哈尔德回头恼羞成怒的对林风吼道:“你这丢人的小子,难道我没给你饭吃,这些都是给战士们的食物,你要敢吃一口,我就把你踢回乡下去。”

    “我……”林风也知道老哈尔德这是在帮他解围,忙低下头露出委屈的神色。

    “滚回车上去等我。”

    老哈尔德一声咆哮,林风忙缩了缩脖子,二话不说就转身往外面走去。

    “呵……你这侄子傻乎乎的,要不就给他拿些回去吃吧。”

    军官笑着说。

    “不用了,我得让这个没教养的小子长点记性,今晚不许他吃饭。”老哈尔德摇着头,拿过盘子里那片面包,放进嘴里大口吞咽起来,这粗豪的吃法与先前截然不同,军官也是愣了愣,哑然失笑道:“看来,你也没吃饱啊。”

    林风回到车上与士兵坐在驾驶室里,见左右没人,他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老哈尔德吃了有毒的面包,一会儿等他出来以后,你立刻送他去医院,明白吗?”

    “那统帅你们怎么办?”士兵有些犹豫的问。

    “我们会自己想办法,照我说的做。”

    ……

    法德勒莱哈脸色阴沉的走出监狱,在他的亲自监督下,行刑人员累瘫了好几个,而那帮俘虏哪怕被打的奄奄一息也死活不肯说一句求饶的话,他忽然很想知道,率领这支部队的长官,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他手下士兵竟然没一个怕死的!

    “唉……”法德勒莱哈叹息一声,自己这次败得并不冤枉,连敌人的底细都没调查清楚就擅自发动进攻,看来,还是太过大意了。

    “报告,阿勒夫将军现在在您的指挥部,他要求与您见上一面。”

    一名士兵走到跟前,敬礼后汇报道。

    “我没空。”法德勒莱哈想也没想就直接拒绝,托这个阿勒夫的福,让他手里最后的底牌也没了,必须回国去接受审理,要不是拉勒夫留着还有作用,他一直都想宰了这混蛋。

    他回到车上,司机头也不回的问:“长官,我们现在去哪儿?”

    令人恶心的阿勒夫在自己指挥部里,法德勒莱哈不想看他一眼,一时倒也不知该去什么地方,透过车窗看见军营后方升起的炊烟,他随意的说道:“那就去厨房转转吧,都要走了,我还一次都没去看过。”

    “是!”

    车队缓缓起步,朝着炊烟升起的方向匀速驶去。

    ……

    从林风离开厨房,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而那个话多的军官却还没有放过老哈尔德的意思,一直就跟他站在餐桌前侃侃而谈。

    “我进去想办法把老哈尔德带出来。”林风坐不住了,时间拖得太久,毒素进入了体内老哈尔德可能就真的没救了。

    正当他拉开车门想要跳下,法德勒莱哈的车队接连驶了过来,依次停在货车旁边。

    披着风衣的法德勒莱哈在一队卫兵的陪同下走出汽车,忽然他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扭头往货车的方向瞥了一眼,车内的两人急忙低下头去,免得被这家伙瞧出端倪,那就全盘皆输了。

    还好,法德勒莱哈只是随意瞥了眼而已,扯了扯呢子风衣就大步走进了厨房。

    “这家伙该不会是巴特人的头儿吧?”林风盯着这人的背影,低声对身旁的同伙说。

    “上将军衔,他因该就是敌人指挥官法德勒莱哈了,要不我们进去宰了他?”充作司机的空降团成员已经掏出了手枪,眼中带着跃跃欲试的神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