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1章 超出计划
    老哈尔德就留在屋外陪军官说话,林风两人一趟又一趟的搬运着车上的食物,累的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等他们搬完最后一趟,厨师已经拿着刚送到的面粉,在案板上和了起来,两百斤面粉基本一次用光,瞅着他们十来个人都在忙着揉面,林风顿时放下了心。

    再有两个小时左右就到了晚饭时间,只等药效发挥作用,就算毒不死这帮巴特人,至少也能让他们方寸大乱,好方便混进监狱去救人。

    老哈尔德为了转移军官的视线,故意走到另外一个方向,军官不疑有他,还在跟哈尔德慢条斯理的聊着天,车子底下小心翼翼探出半个脑袋,当注意到军官正背对着这个方向,陈火拉了拉魏阳的衣服,两人从另一头快速翻滚进了旁边那片茂密的杂草里。

    就连停车的位置也是事先就考虑到的,两人有惊无险滚入草丛,迅速消失在里面。

    万事俱备,林风和同伴若无其事的走了出来,一边暗中向老哈尔德眨眨眼,示意可以撤了。

    可是老哈尔德却丝毫没有一点想走的意思,甚至眼神都没在他们身上哪怕多停留一秒,就跟军官站在一起比手划脚的闲聊着。

    怎么还不找个借口开溜,难道他是没看明白吗?

    林风满脸的疑惑,又担心这位老者呆的时间太长万一要出了什么岔子,就得不偿失了,见老哈尔德始终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林风只好独自走上前去,故意提醒道:“哈尔德舅舅,货已经搬完了,我们该回去了吧?”

    “不急,时间还早。”老哈尔德摆摆手,又不当回事的扭头跟身边的军官继续聊起刚才没说完的话题。

    他这样的反应跟当初商量好的完全不对,林风不禁暗自皱了下眉头,搞不懂老哈尔德葫芦里在卖什么药,要说他有什么阴谋,感觉又不太可能,真要想把他们四个交给巴特人,刚才就该动手了也不用等到现在。

    林风越想越不明白,倒是军官见他傻愣愣的站在对面,忽然回头一笑,没头没尾的说:“新来的小子,你不懂这里的规矩是么?”

    “什么规矩?”林风就更加纳闷了,故意装作什么都不懂的追问了一句。

    军官正要解释,老哈尔德却摆摆手说:“这小子傻乎乎的,不用理他,我们到厨房去转转吧,刚才送来的这批货,你还没有清点过数量。”

    一谈起正事,军官只好同意,两人不再搭理杵在那里的林风,一同走进厨房,往角落那堆囤积的货物走去。

    老头这是什么意思?

    林风越想越不明白,又不能明着去问,只好给旁边的同伙使了个眼神,告诉对方见机行事了。

    ……

    就在林风他们忙着搬运物资时,军营内那栋外观粗陋的水泥建筑也就是用来看押俘虏的监狱内,今天迎来一位大人物,谁也没有想到,即将卸任的法德勒莱哈竟然会亲自来了。

    大铁门吱嘎嘎的在背后关闭,鼻端飘来一阵恶臭,令法德勒莱哈不禁拿手帕捂住了鼻子,这地方关押着上千名犯人,整天吃喝拉撒都在里面,又不透气,不臭才奇怪了。

    监狱长官急忙前来迎接,怎么说法德勒莱哈目前还是这里的总指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要找他麻烦是很容易的事情。

    发现总指挥那难受的表情,监狱长不断赔礼道歉,想请他去自己办公室里坐坐,那里只是没有屎尿熏天的恶臭味,可第一次来监狱的法德勒莱哈竟然拒绝了,直接要求去看看那帮被抓回来的空降团士兵,就是这伙人在他们统帅的带领下,识破了他的埋伏,杀出重围后又牵制了巴特军大量兵力,只可惜最后还是没能把他们统帅那个华夏人给逮到。

    法德勒莱哈逃回来以后也冷静思考过一番,这次失败除了阿勒夫那蠢货提供的假情报以外,有一半的原因还是在这支空降团或者说是带领他们的人身上,那晚上的伏击,如果能如愿消灭拉昂达人的主力部队,这场战争早就该结束了。

    可惜只差最后一步,竟然让这伙人给识破了埋伏,临回国之前,法德勒莱哈又怎么能不来见见这群害他一世英明毁于一旦的家伙呢。

    面对总指挥提出的要求,监狱长哪敢说个不字,忙点头哈腰的在前面带路,通道的两边是一个挨一个的铁笼子,里面扣押着早先被俘虏的守备团人员和一些不服从巴特人管理的捣乱分子。

    囚犯每天只能得到一点残羹剩饭填饱肚子,有时候甚至只能饿着肚子,被关了半个月不到,这里面的人一个个已经饿的面黄肌瘦,形容枯槁。

    当一群人走到更里面时,那种恶臭的气息更为浓郁,简直快让人无法呼吸,连士兵都快忍不住吐出来了,这哪里是监狱,简直就是人间地狱,其中一间静寂无声的铁笼子里,一个枯瘦的男子仰面躺在地上,两只老鼠正趴在上面旁若无人的啃咬着他的身体,其中一只个头较大的老鼠从他肚里叼出一截青烟色的肠子,一直拖到墙角,大快朵颐起来。

    注意到总指挥那双要吃人的眼神,监狱长心虚的低下头,里面关押的基本都是俘虏,谁会关心他们的死活,平时也没怎么过问,哪晓得已经成这样子了,这一路走来,好多笼子里已经没动静了,这是好吃懒做的士兵竟然没把里面的尸体给清理出去。

    想到自己要走了,一向治军严厉的法德勒莱哈出奇没有发火,只不过一个眼神,还是让监狱长提心吊胆了老半天,一楼全是这样一个个的铁笼子,二楼原本空着,后来被巴特人改造成了刑房,专门用来对付那些顽固不化对巴特军抱有敌意的反对者。

    空降团的俘虏全是一个个桀骜不驯的家伙,他们被直接押送到了二楼,这里的士兵正用皮鞭朝这群俘虏发泄着不满,还没等走近,就听见啪啪啪的脆响声还夹杂着俘虏的惨嚎,法德勒莱哈对此倒是没有任何意见,面无表情的推开铁门走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