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9章 老哈尔德
    皮里尔的入口处原本有巴特人一个排的兵力驻守,自从一天前法德勒莱哈带着几百人狼狈逃回这里后,安排在入口处的兵力就从一个排增加到了两个排,任何人想要进出都需要经过严格的检查才能通行。

    小货车缓缓停了下来,几名巴特士兵端着枪摇摇晃晃走了过来,隔得老远,就见一名少尉嬉笑着打起招呼:“老哈尔德,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车上带了不少好东西吧?”

    车上的透过后视镜能看见两名巴特士兵已经走到了车尾,似乎想要爬上去检查车厢里的物品,这堆东西里面可是藏着三个大活人,只要揭开挡在面前的货物就能轻易发现他们。

    坐在老哈尔德身旁的士兵不由紧张起来,手伸向大腿边,那只靴子里藏着一把上膛的手枪。

    老哈尔德及时按住了他的手,轻声说:“别担心,交给我处理。”

    等士兵手臂的肌肉逐渐松弛下来,老哈尔德立马换上一副笑脸,拉开车门,拿着两条事先就准备好的香烟跳下车去,只见他三两步走到这位趾高气昂的少尉跟前,点头哈腰将香烟递了过来:“有好东西我怎么能忘了米开少尉您呢,这两条香烟您拿着抽,等过几天我到斯利坦那边,再给您带点好吃的回来。”

    “嗯,过去吧。”少尉满意的掂着手里的香烟,对刚刚爬上车厢的两名士兵吼道:“不要浪费老哈尔德时间了,他还要去给厨房送菜,你们不想今晚饿肚子就赶紧下来。”

    既然军官发话了,士兵也就不再为难他们,跳下车向前不忘顺手牵羊拿走了一截香肠,被他这么用力一拽,堆积在上方的货物乒呤哐啷直往下掉,缝隙中露出一双警惕的眼神,还好士兵已经拿着吃的跳下了车去,并没发觉到异常。

    老哈尔德重新回到车上,示意司机开车,一边向少尉挥手再见,等到货车进入了城内,几人才同时松了口气,刚才实在太险了,要是被敌人发现有人藏在车厢里,只怕他们都会大祸临头。

    卡车停在一处巷子口前,等到巡逻的巴特士兵走过,老哈尔德才招呼四人下车,他的住所就在这条巷子里面,藏在这里不容易被人发现。

    “先去我家坐坐,放心吧,我那里绝对安全。”

    老哈尔德絮絮叨叨在前面领路,等进入到他所住的这栋两层小楼,四人的神经才松弛下来,这里毕竟是敌占区,而林风的身份又非常敏感,时刻都要当心被敌人发现。

    “随便坐,我去给大家倒点热水。”交代了一句,他便往厨房走去。

    林风打量着屋子四周,这屋子如今似乎只有老哈尔德一个人居住,老旧的沙发旁还摆放着几件儿童玩具,墙上挂着他们一家人的合照,只是不知其他的家庭成员都去了哪儿?

    老哈尔德端着托盘,里面摆着四个正冒热气的杯子,见林风正在注视着墙上的照片,不由说道:“站我身后那小子是我儿子,他在守备部队担任营长,巴特人进攻皮里尔那天,他正好也在,被敌人一发火箭弹给炸死了……”

    “喝水吧。”老哈尔德面无表情的闭上嘴,似乎不想再在这话题上继续聊下去,满是皱褶的手将杯子依次送到几人的身前,这才放下托盘在他们对面坐下:“我有什么还能帮到你们的吗?”

    “刚才听守在城门口的巴特人说,你接下来还要去给他们送食物对吗?”林风捧起热乎乎的杯子,没顾上喝一口就忙询问道。

    “是的,他们允许我自由进出市区,条件就是要负责为他们采买新鲜的瓜果蔬菜和肉类,我想为儿子报仇于是就答应了他们,可是还没等到我动手那天,杀害我儿子的那支部队已经全部死在了统帅您的人手里。”老哈尔德坦率的说。

    听到这话,林风顿时就来了兴趣,忙不迭追问道:“哦,那你当时是想什么报仇,从他们吃的食物下手?”

    “你没猜错,我当时确实是这么想的。”

    老哈尔德掏出一盒香烟,挨个递给他们,嘴里说道:“在沙漠边缘有一种植物,我也不知道它叫什么,动物只要吃下一点会浑身抽搐而亡,可是一旦毒死那些人,他们肯定知道是我做的,所以我得先把自己的太太和孙子送走,正想回来动手,结果……就听说他们在西拉德全军覆没的消息。”

    林风往了同伴一眼,大家跃跃欲试的眼神已经出卖了内心,老哈尔德的点子听上去似乎……还不错!

    林风还有些不放心的追问了一句:“这种植物确定能毒死人吗?”

    “这个以前有人试过,只吃了一小片叶子就肚子疼得死去活来,最后还是送进医院才捡回一条命。”

    机智的老哈尔德像是察觉到他们的意图,给自己点上一支烟才笑着说:“我知道,你们现在需要这个,正好我以前收集了很多,把它们全部晾干后又磨成粉末,只要放进巴特人的食物里,就够他们受的了。”

    “你能不能帮帮我们?”既然对方已经猜到了他们的心思,林风便直率的问道。

    老哈尔德没有立刻回答,只见他缓缓起身来到墙边,伸手取下相框,拿出手巾不断在上面擦拭着。

    “去吧,我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一天,老哈尔德已经等的太久了。”

    老人没头没脑的说着走进厨房,从柜子底下拿出一个小号的面粉口袋,当着众人的面把系在上面的绳子解开以后,里面就是一些灰色的细碎粉末,闻起来没有任何特殊的气味。

    在老哈尔德的指点下,众人去货车上抬了一个百斤左右的麻布袋回来,里面装满了白花花的面粉,众人将粉末全部倒进面粉里,再搅合均匀,不仔细检查,根本发现不了差别,这么一大包毒药就算做好了。

    离送货时间还有一会儿,大家坐在老哈尔德家里喝着几口热水,然后又换上他儿子的便装,用头巾把脑袋一蒙,跟当地人其实没多大区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