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4章 大爆炸
    枪声响成一片,可是这片偌大的军营内竟然没人发出声音,应该说是一个人影都没见到。

    五千人的军营怎么可能连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根本就不符合常理,快被胜利冲昏头脑的法德勒莱哈立刻反应了过来,再难保持镇定的神色,几乎是吼道:“通知部队快撤!”

    就在他下达命令的同时,对面那栋烟屋子里,也同时响起一个冷酷的声音:“炸!”

    左飞用力压下起爆器,大约过了两秒之后,一阵剧烈的地动天摇让屋里的众人差点站不稳,隔着几十米远都能感觉来自地底的震动,入侵军营那一万名巴特军士兵,对眼前的一幕只能用世界末日才能形容。

    在这阵惊天动地的巨响声中,只见前方这大片军营瞬间被地底冲出的火焰吞没,士兵早已经忘了继续射击,愣愣的感受着来自脚下的怒吼,地面的泥土被爆炸掀飞几十米高,整块地皮都像被一只巨大的手掌掀动,一片片翻滚着向四周蔓延,士兵根本来不及逃走,就被卷了进去,凄凉绝望的惨嚎迅速被不间断的爆炸声所掩盖。

    护**事先在军营中每搁十米就安放一处炸药,两个点同时爆炸的威力,足以覆盖中间这十米范围,爆炸不止来自地下,连那些堆积的像小山一样高的弹药也被同时引爆,在它爆炸的霎那,周围半径五十米内的敌人几乎无一人幸免,眨眼就被瞬间扩大的火光所吞噬一空。

    这场剧烈的爆炸,不止是附近,整个城市都能清晰的感觉到震动不断。

    一万人顷刻间死伤大半,就算侥幸没有死于这场爆炸的士兵,也只是在苟延残喘,血线从他们的耳鼻孔里涌出,身边全是同伴四分五裂的肢体。

    “怎么会这样!”

    跟在法德勒莱哈身边的阿勒夫逃过了这次灾难,此刻他正一脸惊骇的望着大爆炸过后的军营,现在没人能回答他这问题,带路的中校早已连同那一万名巴特兵一起死于刚刚的爆炸。

    话音落下,忽然感觉脑后面一凉,当他徐徐转过头去,只见法德勒莱哈将军拿着手枪,那烟洞洞的枪口正指着他的脑袋。

    “将军,你听我解释!”阿勒夫可怜巴巴的哀求道。

    刚刚才折损了一万人的法德勒莱哈,怎么可能还会轻易相信他,就在准备扣动扳机的刹那,忽然心中一动,现在他身边就只剩下不到五千人马,其中还有两千是阿勒夫的亲兵。

    这个混蛋!

    法德勒莱哈强忍着心中的杀意,放下枪说:“带上你的人,我们撤!”

    “哎!”被幸运女神关照的阿勒夫再次逃过一劫,忙不迭答应一声,连头上的冷汗都顾不得擦去,招呼着亲兵赶紧从西拉德撤离。

    可是,他们想跑,护**又怎么可能让他们如愿。

    一发红色信号徐徐升上高空,将头顶的天空照成了红色,早就磨刀霍霍的护**士兵,纷纷从周围这片民居中现身,基本每一个面向敌人方向的窗口前,都有两到三名士兵,手里的枪口齐齐对准这支剩下不到五千人的人马。

    砰砰!

    不知谁开了第一枪,走在前面的敌人瞬间栽倒下去,接着密集的枪声陡然响起,护**就像无处不在,到处都是袭来的子弹,巴特人的胆子都快吓破了,根本没胆量继续跟护**交战,顶着四面八方袭来的子弹,又付出一千多人的性命才强行冲出这片死亡区域。

    当他们连滚带爬逃出一段距离,坦克装甲车的轰鸣声从另一个方向传来,这声音听着就知道正高速追击来的车辆繁多,时间就是生命,一旦被敌人装甲部队撵上,剩下这三四千人只怕要全死在这里。

    法德勒莱哈一发狠,留下一支五百人的队伍在这里阻挡追击的敌军,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尽可能拖延敌人的时间,为其他人逃走创造机会。

    留下这五百人等于是送死,但一向睿智的法德勒莱哈目前也没别的办法可想了,只能把这最艰巨的任务交给身边最信得过的卫队去完成,以五百条性命换取其他人逃生的机会,前线阵地还有他的一支两千人部队,只要到了那里就安全了。

    ……

    就在法德勒莱哈带领一群残兵败将亡命奔逃时,阵地上还是一片寂静,只能听见几公里外的城市方向传来轰隆隆的爆炸声,在场的巴特士兵还以为他们的同伴正在进攻敌方军营,不少人注视着那方向,眼里带着几分炙热。

    几乎所有士兵都被城内的火光吸引了注意力时,一道蒙着脸的娇小身影却从背后悄无声息来到那几间关押着护**士兵的木屋前,这里只有一个班看守,两名士兵蹲在重机枪后,正低声讨论着西拉德城内的状况。

    正当一人说的唾沫横飞,身体忽然一震,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一把长刀刺入了他的后脑又从嘴里钻了出来,刀尖上还滴着血,正仔细凝听同伴说话的士兵这才察觉了异常,当他张大嘴想要喊叫时,对方已经从同伴后脑上拔出长刀,飞速在他脖子抹过。

    前后不到一秒,两人先后栽倒在血泊里,千叶美佳利用周围阴影的掩护,落地无声窜到另外几名巴特军人身后,千人斩发出撕裂的声音,径直将一名士兵的脑袋从脖子上削掉,接着再一转身,左手用别在腰带上那把小太刀捅出另一个士兵心窝……

    一个班的士兵几乎眨眼就被她全部给解决了,几十米外的巴特军人并没察觉到这边的异常,仍遥望着西拉德的方向。

    美佳踮着脚来到木屋前,刀刃朝着门锁砍落,叮的一声,铁锁就被劈成两截掉了下去,打开屋子,里面的士兵一个接一个闷声不响从房间里鱼贯而出,径直去取放在另一边的武器去了。

    将几间屋门的铁锁劈断,困在里面这两千名士兵被通通放了出来,而巴特人还毫无所觉,重新拿回武器的护**士兵正猫着腰迅速从侧面向他们靠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