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3章 赌对了
    阿勒夫这两千亲兵是他最后的家底子了,巴特军也派出两千人和他的人组成混合军去前方探路,由副官亲自率领。

    几千人很快来到了护**阵地前,之前还有些畏畏缩缩的士兵们,一见阵地上人影都没,悬着的心总算落地,间谍中校做事做的很彻底,一口气就撤下了全部的人员,现在两千人正列队站在他身后,就像在列队欢迎这群远道而来的侵略者一样。

    副官没有轻易就相信了这帮拉昂达人,按照法德勒莱哈将军的交代,他让手下这两千士兵迅速占领了敌人的防御阵地,机枪口朝内,指向中校和他的人。

    当发现自己被人拿枪指着,士兵顿时不满起来,嗡嗡的议论声在人群中响起,但他们现在已经沦为了案板上的鱼肉,只要副官一声令下,就能轻而易举的杀光他们,夺得这阵地的控制权。

    如果副官真这么做了,失去屏障的西拉德迟早也会落入他们手里,只是要付出一定的伤亡,可副官或者说是法德勒莱哈的贪念远远不止于此,今夜能不费吹灰之力一口气占领西拉德不是更好?

    中校被巴特人机枪指着,脸上却没任何不满,只不停安抚着士兵躁动的情绪,他的所作所为也逐渐打消了巴特人的疑虑,连这道拉昂达的生命线都让了出来,若说这是个圈套,那拉昂达人的指挥官除非是个疯子。

    确认周围没有发现任何埋伏后,副官向后方的大部队发送了信号,片刻之后,法德勒莱哈将军和阿勒夫率领着一万多人也抵达了阵地。

    防御工事里已经全部换成了巴特士兵,法德勒莱哈很满意的看着这一切,连看向阿勒夫的眼神也柔和几分。

    接下来才是今天晚上的重头戏,消灭还在睡梦中的护**,占领西拉德。

    阿勒夫招来中校,当着法德勒莱哈的面,仔细询问起城内的情况。

    在中校古板的脸上瞧不出任何异常,他也是知无不言,把所有已掌握的情报都对两人做了详细说明,城内一共有两处军营,其中最大的军营就在城市南侧,也就是他们这个方向,除去中校这两千人,那座军营中大概有五千名士兵,几乎是拉昂达全部的家底了,只要消灭他们,西拉德垂手可得。

    阿勒夫对中校的表现那是相当满意,他已经做起了明早跟法德勒莱哈在城内喝早茶的美梦,等对方汇报完后,他甚至迫不及待的许诺,等占领拉昂达后,就让中校做他的三军统帅,巴特人暗自不屑,却没没谁会在这时嘲笑这不自量力的老小子。

    中校得到鼓舞,当着众人面宣誓永远效忠阿勒夫一人。

    现在还不是看他们表演的时候,法德勒莱哈始终防了他们一手,示意中校让他的人全部把武器放下。

    这道命令有点太霸道了,巴特人根本就没把他们当成自己人看待,就连阿勒夫那张脸都阴沉了下来,都到了这份上,他已经没有选择,只能咬牙答应下来。

    在中校的命令和敌人机枪威胁下,士兵们只得不情不愿放下手里的武器,排着队被关押进阵地后方那几间充作临时指挥所的大木屋里,木屋外还有一个班的士兵架着重机枪把守,只要屋里的俘虏有任何风吹草动就会遭到无情的射杀。

    这道至关重要的阵地已经彻底落入了巴特人手上,法德勒莱哈总算彻底放心下来,留了一支两千人部队驻守,大部队悄无声息的迅速向西拉德城市挺进。

    西拉德沉寂在烟暗中,仿佛一头沉睡的巨兽,敌人已经兵临城下,仍然没有察觉到危险的到来。

    脚边的路灯散发着昏黄的光芒,整个城市几乎感觉不到一丝人烟,就连那些在轰炸中损毁倾倒的建筑废墟也无人清理,始终保持着最初的样子,一万多人在这寂静的街区快速移动着,迅速抵达了处于城市外围这片占地几十亩临时建立起来的军营。

    今晚后半夜的防务工作由中校手下的士兵全权负责,所以这一路几乎毫无波折,站岗的士兵见到中校露面后,纷纷敬了个礼就转身离开了,至于跟在中校背后的巴特大军,他们却像看不见一样,除了稍微有些意外,却并没大吼大叫,似乎早就已经知道了。

    说实话,法德勒莱哈心里还挺欣赏这位中校的办事能力,比起阿勒夫,他这手下明显要能干的多,几乎不费一枪一弹就把护**的大本营给包围了,接下来就该看好戏了。

    上万巴特士兵在将军命令下散开,将整个军营都给包围了起来,确认不会有人逃得出去,巴特兵才从几个方向同时踮着脚步进入了军营,拉昂达人还在帐篷里酣睡,并未有人察觉出异常,上万巴特人已经把四周包围的水泄不通,只等长官一声令下,就将是拉昂达人的死期。

    就在巴特人将军营包围起来时,离军营几十米外一栋看似废弃的楼内,诸葛白正拿着望远镜趴在烟糊糊的窗口前观察敌人的一举一动。

    猎物正如他们之前预料的那样,已经上钩了,这一把最终还是他们给赌赢了。

    “怎么样?可以炸了吗?”左飞握着起爆器手把,向窗口前的两人询问道,一千公斤炸药,活了几十年他还从没玩过这么大,只要他压下手里的起爆器,外面那一万人瞬间就会灰飞烟灭,想到这个,心头难免会有点小紧张。

    “再等。”肖心琼惜字如金,其实在场每个人都跟左飞一样,心中总会有点七上八下。

    在军营地面下已经预埋好了炸药,还有那些堆叠起来的弹药箱,全部都加了猛料,现在就等一个最合适的时机,让它们发挥应有的效果了。

    法德勒莱哈作为全军主帅没有以身犯险的意思,他正和阿勒夫站在一块凸起的土堆上,准备欣赏接下来的战斗。

    当他下达了进攻命令,巴特士兵朝着这片营帐开火了,呼啸的弹雨不断将那一个个帐篷撕碎,可是,法德勒莱哈却突然察觉到了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