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0章 下水道潜入
    指挥官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他身后那辆吉普就在剧烈燃烧,只差一点,他就跟这车一起没了。

    眼看直升机还在半空中不断泼洒着弹雨,指挥官把心一横,三两步跑到一辆装甲车前,爬上车顶亲手控制那挺高平两用机枪,枪口朝着天空中的直升机就是一梭子射了过去。

    叮叮……

    在众人齐心合力之下,直升机也招架不住了,尾部拖拽着浓烟,摇摇晃晃的往回逃去,吃了个大亏的指挥官怎么可能就让它这么轻易逃了,这家伙刚才至少杀了他手下上百名士兵,脑子一热当即指着前方大声吼道:“上车,我们追!”

    王宫内,艾米尔听着越去越远的枪弹声,焦急的向一名前来汇报的军官问道:“外面现在什么情况?”

    “敌人跑掉了,我们正在追。”军官低头汇报道。

    “嗯,这些人一个都不许放过,一旦发现全部就地击毙!”

    一听袭击者被打跑了,艾米尔和身边的大臣齐齐顺了口气,另一端的阿勒夫将军也刚刚传来消息,战斗有望在半小时以内结束。

    虽然损失惨重了一些,但只要杀掉王妃和林风他们,一切的牺牲得算值得。

    众人都在眼巴巴等待着前方传回捷报,只有布鲁斯心里不太踏实,总感觉好像哪里不对,见艾米尔一脸蠢货的模样,他也懒得解释太多,招手叫来一名敞着胸口露出一撮烟毛的手下,在他耳边低声交代道:“通知大家小心一点,敌人可能就在附近,你带人往四处看看,一有情况就开枪。”

    “明白。”对方点点头答应下来,转身叫来一队佣兵,挎着枪大刺刺往王宫内部走去。

    坐在旁边的总督拉扎格将两人对话听的一清二楚,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显然是觉得他们太小题大做了,外面有几千人把守,林风除非能上天遁地,非否休想踏进这里一步。

    布鲁斯分明听见这声不屑的冷哼,扭头瞥了眼这傻乎乎的总督,在他眼里,从艾米尔到下面这群官员,一个个不止长的像猪,连脑子也跟猪一样。

    距离王宫大堂几十米远的后厨,随着哐当一声,下水道井盖被顶开到了一边,接着就见有人影从里面爬出来,身上都带着一股下水道特有的气息。

    陈火弓着腰来到门边放哨,林风第二个出来,他弓下腰将两个大口袋从下水道里提了出来,接着诸葛白、周可可、陈晨、一个接一个从这肮脏不堪的污水口爬了出来。

    “嘘!有人朝这边过来了。”

    陈火回头小声提醒道,已经出来的众人急忙寻找藏身的地方,没出来的人则缩回脑袋,林风重新将井盖给扣上,一切都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就在他们纷纷找到地方藏好,大概二十多个雇佣兵在胸毛男的带领下大步来到厨房门外,沿途已经搜索过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这群人难免放松了警惕,边走边聊着一些不相干的话题。

    胸毛男一把推开厨房门,伸手按下门边的开关,漆烟的厨房顿时亮了起来,一眼望去,似乎也没发现任何特别的地方。

    “别说废话了,你们俩守在门口,其他人跟我进去。”

    胸毛男是个严谨的人,尽管知道里面应该不可能有人,他还是忠实按照布鲁斯的要求,决定把这地方也仔细检查一遍,留下两个同伴在门外,他带着其它人进到这间足有上百平米的厨房里。

    冷锅冷灶,不锈钢操作台上还摆着几个摆满食物的菜盘,胸毛男站在门前,看着手下的人在里面搜索,他还没意识到,一个人影就站在门后,离他不到一米的距离上。

    “头儿,这里没人。”

    “这里也没有……”

    佣兵们走马观花似得随意的瞄了几眼,一个烟人佣兵走到炒作台前,拿起一只烤的金黄酥脆的鸡腿,直接放到嘴里咬了一大口,或许是冷掉的缘故,鸡腿没有看上去那样美味,烟人佣兵随手就把咬了一口的鸡腿扔回盘子里,随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正要扭头回去,眼角的余光忽然发现在那个井盖的旁边,分明有个湿润的脚底印。

    “头儿你过来看,这里好像有个脚印。”烟人招了招手。

    “巴比特你是不是又喝多了,你看见的不会是你自己留下的脚印吧?”

    对面一个白人佣兵调侃道,立马引来同伴一阵哄笑。

    “你这个白皮猪给我闭嘴!”

    烟人也不是好惹的,当即骂了一句,为了证明自己没有看错,在胸毛男走过来前,他弓着腰沿着鞋印的方向一路走到冰柜的面前,电动机不停发出嗡嗡的制冷声,烟人抓住门把手,往上一掀,一堆各种各样的冷藏食品出现在眼前。

    这堆被冻成冰坨的肉制品里,有一根烟色的管子异常显眼,如果眼睛没花的话,这管子怎么看起来像是用在手枪上的消音器?

    霎时,烟人张大了嘴,正要向走过来的伙伴发出警告,烟管前火光闪现。

    噗!

    烟人两眉之间陡然多出一个血洞,脸上还带着惊愕之色直挺挺的往后面倒去。

    “巴比特!”

    之前那名离他最近的白人佣兵发出声惊呼,没等他作出反应,诸葛白已经推开了身上的食物,猛地从冰柜里坐了起来。

    噗噗!

    白人脸上多出两个血洞,很快步入他刚刚嘲笑的这个同伴后尘。

    就在诸葛白动手的同时,其他人也纷纷拿着武器从藏身处窜出,佣兵怎么会想到,刚才他们明明检查过的地方竟然会冒出这么多人影出来,胸毛男抬起步枪就要朝背对这边的诸葛白开枪,就在扣下扳机的瞬间,头顶却突然飙出一道血箭。

    陈火一枪干掉这明显是头头的家伙以后,转身又朝冲向门口,朝着守在门外的家伙连开几枪。

    噗噗……

    砰砰砰!

    一个佣兵临死前死死扣下了扳机,步枪咆哮的声音顿时传出去很远,难免也惊动了正在大堂里的众人。

    “都闭嘴!”艾米尔大叫一声,等现场都安静下来,他露出疑神疑鬼的神色,迟疑的问道:“你们听到没有,刚才好像是枪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