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9章 直升机
    战斗打到这个份上,空降团手里的弹药已经所剩无几,火箭弹更是没剩下一发,眼看这辆老掉牙的t55冲破了这道简易防线,再不把它干掉,敌人就会利用这个突破口源源不绝冲进阵地。

    情急之下,几名士兵只能拿起炸药,奋不顾身朝坦克所在的位置扑了过去,但他们很快就相继就倒在半道上,坦克顶上那把大口径高平两用机枪一刻不停的来回扫射着,只用一发子弹就能将士兵的身体拦腰射成两段,紧跟在坦克后方的几十名步兵也不断开枪射杀这些勇敢的空降兵们。

    付出了十几条性命,却始终没能如愿摧毁掉这辆坦克,就在众人感到素手无策的时候,广播台大楼的二楼处有两个人影从窗口跳了出来,两人先后准确落在坦克车上。

    牛乐邦四平八稳落地,端在手里的机枪朝着周围这些正规军士兵就是一梭子扫射,另一个跟他一起跳下来的人是左飞,只见他刚一落地,就飞速拔出别在大腿上的手枪,朝着坦克车顶上的机枪手背后就是两枪。

    机枪手背后开花摔回驾驶室内,左飞两步来到炮塔边,左手掏出颗手雷,一口咬掉插销就扔了进去,然后在哐当一声把舱盖扣上,只听从车内传出一阵尖利的叫唤,两三秒后里面爆发出一声炸响,观察窗冒出烟烟的t55在惯性下又前行了数米才缓缓停止下来。

    解决了车内的乘员,左飞扬手朝正规军头顶抛出另一个手雷,在手雷爆炸以前,他一把拽住牛乐邦的腰带一同跳下了坦克。

    轰隆!

    政府军方的枪声明显减弱了不少,左飞从坦克车旁探出头朝外面连开几枪,干掉两个靠近过来的士兵,见其他人瞄准了这个方向,他又赶忙蹲下身去,子弹打在坦克车身上叮当作响,左飞这才注意到,牛乐邦正捂着肩膀,殷红的血水正从指缝中溢出。

    “老牛,你还坚持的住吗?”他不由关切的问道。

    “擦破点皮还死不了。”牛乐邦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对着左飞咧嘴笑了笑:“借用伞兵兄弟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咱们特种兵天生就是被包围的,打他娘的!”

    一说完,牛乐邦端起还散发高温的机枪从坦克背后站起身,哒哒哒哒就是一梭子将冲在最前面那几个正规军扫翻倒地。

    ……

    战斗早已进入白热划阶段,而王宫附近还显得风平浪静,除了不时传来的枪炮声,这里连只小猫小狗都看不到,三千名士兵和一千人的皇家卫队将王宫四周把守的密不透风,重机枪装甲车在街口严阵以待,士兵瞪大了双眼警惕的注视着四周,按照长官的意思,别说人了,就算只苍蝇都不许放过。

    快天亮的时候,远处轰隆隆的枪炮声变得更加激烈了,任谁都知道,到了快要分出胜负的时候,如果不出意外,叛军和王妃等人恐怕都在劫难逃,这时,天空忽然刮起了大风,沙粒在满天的飞扬,士兵的衣角也被这阵突如其来的妖风给刮得猎猎作响。

    拉昂达的气候一向都是这样,眼看一场暴风雨即将到来,士兵抱着胳膊缩了缩脖子,连远处那枪炮声也在阵阵风沙中减弱不少。

    在街口布防的指挥官叼着只烟,缩在吉普车里,嘴里忍不住骂了几句这该死的鬼天气,正当他拿着对讲机准备按时向王宫内的大人们汇报时,呼呼作响的风沙声中,隐隐听见一阵不属于这里的声音。

    指挥官脸上露出诧异的神色,而外面的士兵也察觉到了异常,纷纷抬头望着上方漆烟的天空,声音越来越近,好像是螺旋桨转动发出的噪音。

    看来国王说的没错,是敌人找上门了!

    指挥官忙把烟蒂往地上一丢,推开门来到车下,扯着喉咙对周围的士兵大声喊道:“准备战斗!”

    训练有素的士兵纷纷回到各自的位置上,子弹上膛的声音不断响起,只是他们难免有些疑惑,这声音分明是从天空传来,难道是直升机?

    嗵!嗵!

    螺旋桨的声音已经变得清晰可闻了,两发照明弹先后从正规军阵地升上了天空,众人仰着头,只见远处无边无际的烟暗中,有个烟点正在快速朝这个方向逼近。

    指挥官放下望远镜,十分肯定这一架直升机,从样式来看,这架好像是沙俄军火商送给王妃的生日礼物,一架民用直升机,王妃的生日还差两天才到,所以直升机一直停在码头上,还被苫布遮盖的严严实实,今晚怎么跑出来了?

    就在指挥官纳闷不已,迟迟没有下令攻击时,直升机降低到不足百米的高度,舱门大开露出杀人王那魁梧的身躯,还有他搂在怀里那把六根枪管的加特林机枪。

    枪管朝着斜下方的正规军转动起来,眨眼之后,爆豆般的枪声配合着枪口前吞吐不定的火焰,子弹就像暴雨一样洒落在阵地上,一群正在抬头观望这架直升机的士兵首当其冲,瞬时就被密密麻麻的弹雨打的支离破碎。

    “不好,是敌人!”

    已经不用指挥官多此一举的提醒,只要眼睛没瞎都看得出,敌人正拿着机枪向他们扫射,连成一片的弹雨正在飞快收割着生命,停在道路旁边的吉普车顷刻就被暴雨射成了筛子,车顶上方出现密密麻麻的弹孔,两三秒过后,这车就轰隆一声燃起了大火。

    弹雨一直向前延续,运兵车也难逃一劫,最后是那辆装满弹药的卡车,司机早已经吓得夺路而逃,子弹连接打在汽车上,瞬间就引爆里放在车厢里那些弹药。

    接二连三的巨响将卡车掀到了天上,在加特林疯狂的扫射下,路口处的阵地转眼就死伤狼藉,闻讯赶来支援的士兵,扛着火箭筒朝悬停在半空中的直升机射了过去。

    直升机上不断喷出着弹雨,连续在空中做出几个惊险动作避开飞袭来的火箭弹,在给下方士兵造成巨大杀伤的同时,对方手里的枪也不断朝着直升机射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