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4章 谁笑到最后
    阴冷的笑容僵硬在百鬼脸上,他还保持着劈砍的姿势,艰难的低下头去,只见林风左手握着那根被砍断的木把,直接捅入了他的胸口。

    这……这怎么可能,难道他早就计算好了!?

    百鬼眼里带着难以置信的颜色,哪怕多给一秒,他也能把这家伙一刀劈成两半,然而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比他更狠,故意设下圈套,当他以为得逞而放松警惕的瞬间,竟然用那根木棍捅进了他的身体。

    林风右手握住嵌入肩头的刀刃,血水正不停从指缝中滴落,他脸上却看不出太多痛苦的神色,反而露出胜利者的笑容,淡淡的说:“你输了。”

    “我……不会……放过你的!”

    百鬼断断续续的说道,这双怨恨的眼神像是要从对方身上剜出个窟窿,他不是输在实力上,而是没想到林风会这么狠,竟然拿自己的性命当做诱饵勾引他上钩。

    这招可说极为冒险,一个不好有可能就弄巧成拙,丢掉自己的性命,但林风显然还是赌赢了,他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白痴。”

    林风懒得跟一个死人较劲,左手用力一扭,木棍前端噗嗤一下从对方的背后钻了出去。

    百鬼眼里还写满不甘,身体笔直的向后到去,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他都没有闭上眼睛,这次实在输得太冤,死了也无法瞑目。

    八部众的百鬼一死,那些在不远处观战的忍者们,也纷纷消失在细雨靡靡之中。

    林风费了点力气才把嵌入肩头的武士刀给拔出来,他伤的其实也不轻,除了肩膀和胸前的刀伤,右手掌也多了道深可及骨的伤口。

    伸手在百鬼身上来回摸索了一遍,只找到一些小玩意,可是并没发现笛子之类的物品,难道秦嫣听见的那阵笛声不是他吹出来的?

    林风几乎已经可以肯定,发生在秦嫣身上的异常一定跟那阵笛声有关,只可惜这次他似乎找错了目标,吹奏笛子的人显然并不是眼前这个死鬼。

    ……

    北部海警察厅,警备课与公共安全课全体人员正在顶层会议室召开会议,主持会议的是一名情报科高级官员,在他手指的那张幕布上,投影仪把嫌犯的影像投放在上面。

    这个嫌犯居然就是林风,想必他本人看见一定会十分惊讶,不就抢了辆汽车,那也不至于出动数百名警员来对方他。

    当然,他的罪名显然不是这个,这位高级官员正口沫横飞为众人介绍着嫌犯的危险性:“根据我们情报科掌握的信息和种种迹象表明,目标很可能是华夏派来的间谍,而且属于极度危险的人物,他目前就隐藏在我们北部海辖区内,大家若是发现此人,可以直接开枪击毙。”

    “长官!”一名安全课人员举起手,得到允许后他才高声问道:“您为什么会要求我们直接开枪射杀疑犯,抓住他不是更好,而且,您有证据能证明他一定就是间谍吗?”

    面对下属的连番追问,这名高级官员显得成竹在胸,点着头道:“刚才我已经讲过,目标受过专业的训练,属于十分危险的人物,如果不用武器,你们可能都不会是他的对手,所以我这么说也是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

    他的话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认同,但之前提问的警员还是锲而不舍的追问道:“那证据呢?”

    “证据暂时还不便公布,不过我现在可以先为大家介绍一下。”高官手指着左侧第一排那五名男女,对方一脸严肃的站起身,只听他介绍说:“这几位是特高科的同事,这次行动也主要是由他们负责,你们只需要配合他们工作就行了。”

    这四男一女虽长相普通,但气质一看就不同凡人。

    连神秘的特高科人员都出动了,自然不会有人再去质疑什么,就连之前不断提出疑问的那名警员也重新回到自己位置上,等待下一步的命令。

    ……

    日式料理店内,张慕和男友大川一郎早早到了昨天与林风约定好的地方,这一等就过去了大半个钟头,可秦嫣和林风却迟迟没有露面,电话又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张慕有些坐不住了示意男友稍等,起身径直走进洗手间内。

    “这两个人怎么回事啊,电话也不接我的,难道半路上堵车又忘记带电话了?”

    张慕站在镜子前,拿出粉饼一边嘴里碎碎念道。

    正当她全部心神都放在自己脸上时,背后的隔间门无声打开了,只见一个明显不是女人的身影从那里面迅速窜了出来。

    厕所变态!?

    这种心理变态的家伙在东洋并不少见,没等张大嘴的张慕发出尖叫,男子已经从身后用力捂住了她的嘴,另一只手揽住她腰部,不顾她的挣扎强行给拖进了隔间内。

    哐当,门被重新锁上,张慕两眼是泪,手脚拼命捶打眼前这男子,可是对方把她抓进里面来后,并没下一步过份的举动,而是凑近她面前,竖起根指头‘嘘’了一声。

    在某种时候,女人的思维跟男人完全无法理解,眼看就要惨遭毒手,张慕却忽然发觉眼前这人长的还挺有味道,并不是想象中那种的猥琐中年大叔,在他眼里也看不出丝毫的邪念。

    经过短暂的眼神对峙,张慕的挣扎渐渐小了下来,但这并不代表她已经向对方妥协,如果对方有下一步的举动,她肯定还是会拼命反抗。

    “你是张慕对吗?”

    男子一口叫出了她的名字,声音听起来有几分熟悉。

    张慕瞪大了美眸像是想起了什么,男子低声对她说道:“我不会伤害你,只要你不大喊大叫,我就放开你。”

    男子正是独自一人前来的林风,在东洋这地方遍地都是敌人,朋友却没一个,他只能想到寻求秦嫣闺蜜的帮助了。

    见张慕眨巴眨巴眼睛表示明白,他才缓缓松开了手。

    喘了几口气,张慕捂着胸口确认自己没有危险,不由骂道:“你是秦嫣的男友?你没病吧,躲在厕所里吓什么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