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2章 代表团
    艾米尔很快发现自己还是高兴的太早了,追兵心知只有抓住他才有可能逃生,哪还不拼劲全力。

    在牺牲了多人以后,一个佣兵成了漏网之鱼,只见他三两步蹿到艾米尔身旁,伸手就抓着他头发强行提了起来挡在自己身前,是要把他当作人肉盾牌。

    “不……不要开枪……”

    太阳穴上盯着还冒余热的枪口,艾米尔一个劲哆嗦的恳求道。

    “少废话,让你的人放我们走,不然我就崩了你。”

    佣兵厉声威胁着,手枪死死顶在他脑袋上。

    听了这话,艾米尔连哭死的心都有了,隐藏在暗处的狙击手怎么可能是他手下,只要稍微肯动动脑子也该知道,若对面真是他事先安排的人,他又怎么可能自己跑来送死!

    没给他想好该怎么向身后的佣兵解释,远处那炸雷的声音再次传出。

    扑哧!

    艾米尔只觉脑袋后面一热,暗忖这回死定了,脚下一软他又摔了回去,可是就跟刚才一样,被狙击手射杀的却是挟持他的那名佣兵,子弹几乎是贴着他脸颊飞过,这样竟然都毫发无伤。

    “人质已经出来,可以放开手脚了!”

    一名狙击手用通讯器向同伴发出信息。

    在三名狙击手的封锁下,烟土军团的佣兵们基本冲出去一个就死一个,去两个死一双,还剩好几十人却难以踏出这间木屋半步,他们龟缩在里面只是苟延残喘罢了,又过了不到五分钟,三辆武装吉普车出现在庄园入口,一溜烟驶进来停在了他们藏身这栋屋子的背后。

    三辆车后座上的重机枪齐齐对准了前面那栋屋子,三军统帅林风就坐在其中一辆车的副驾上,他双腿上摆着个火箭筒,嘴里衔着才烧到一半的雪茄,一阵凉风拂过,他不忘伸手扯了扯搭在背上的军外套,这才沉声命令道:“开火!”

    屋里的佣兵眼看正面无法突围,正琢磨着用炸药在后墙开出一条出口,还没等他们付诸行动,三辆武装吉普车上重机枪就集体开火了,后墙瞬时就被子弹打出无数个孔洞,正在墙边准备出逃的佣兵一时间死伤惨重,无数的机枪子弹穿过墙壁,不断在他们身上打出一片片血雾。

    三挺重机枪持续扫射了五分钟左右,等林风下令停火时,原本平整的木墙早已是强疮百孔,一阵垂死之人的哀嚎从里面传出来,林风在车上站起身,将火箭筒搭在肩上,都不用瞄准就直接扣下了扳机。

    燃烧弹冒着白烟冲入了屋内,伴随一声炸响,眼前这栋木质结构的木屋很快就被大火吞噬。

    听着大火燃烧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林风随手把火箭筒往后座一扔,拍了拍手说:“撤!”

    一群人迅速离开了现场,就连远处的狙击手也接到命令迅速消失不见了,木屋燃烧了半个小时左右才轰然倒塌下去,一直趴在地上装死的艾米尔耐不住高温的烘烤,冒死抬头往四周瞄了几眼,确认没人还留在附近,他才火急火燎的起身往远处逃开。

    想到烟土军团的佣兵和自己保镖全部葬身在这场大火中,艾米尔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深更半夜,拉昂达的国王却深一脚浅一脚的徒步往首都方向走去,还好一路上没遇到歹徒或是叛军残余,要不然他这国王就真是死得太冤了。

    当他被成立巡逻的士兵发现,并送回住所时,已经过了好几个钟头,王妃根本没睡,正坐在椅子上等着他回来,当一身狼狈的艾米尔出现,她忙站起身问:“陛下,这么晚你去了哪儿?”

    “我……在首相家里,你怎么还没睡?”

    做贼心虚的艾米尔唯恐被聪慧的王妃看出端倪,故意打了个哈欠,一边迈步往寝室走去一边敷衍道:“我困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好了。”

    看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王妃眼中却露出失望的神色。

    之后的两天艾米尔以生病做借口,一直缩在王宫里,他这举动更像是在躲避着谁,就连王妃也很难见上他一面。

    直到华夏代表团乘坐专机抵达国际机场,艾米尔才在首相和一群官员的陪同下首次露面。

    才过了几天时间,意气风发的艾米尔似乎变的消沉了不少,人也瘦了一圈,跟华夏方的人员进行交谈时好几次走了神,视线总是有意无意落在穿着身便装的林风身上。

    这家伙怎么都杀不死,有这人在的地方,就连他这个国王都显得黯然失色几分,已经认命的艾米尔以为自己将永远活在林风的阴影下,可是当眼前这位华夏官员说,林风和他的人会跟众人一道返回华夏时,艾米尔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做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在他旁敲侧击下,证实官员并没说假话,一瞬间狂喜涌上心头,艾米尔整个人都仿佛活了过来,之前的颓废一扫而空,连脚步都变得轻盈许多,只差搂着首相那张皱巴巴老脸猛亲几口来庆祝了。

    宴会上,林风要负责众人的安全,在外面负责保障工作,重新找回自信的艾米尔与华夏官员侃侃而谈,在大家的不断附和下,得意忘形的艾米尔把自己塑造成了救世主的形象,就好像是他平定了叛军,都没王妃和林风什么事了。

    到底是谁救了这个国家,拉昂达的官员们全都心知肚明,就连王妃都没多说什么,一直面带笑容认真听着,自然没谁会傻的跳出来戳穿他的谎言。

    这顿盛宴算是宾客尽欢,林风亲自护送华夏官员前往休息的地方,王妃好几次都想找机会跟他单独谈谈,却始终没法实现。

    第一天就在吃吃喝喝中度过,到了次日,双方坐在谈判桌前谈起了正事,投资的事还好商量,艾米尔巴不得华夏方把钱全投入自己国家,但关于购买原油这事,按照首相和他的计划,华夏人急需摆脱美帝对石油的控制,而他们这条供应渠道就显得至关重要,所以完全可以在去年的交易价上,再上提几个百分点,想来财大气粗的华夏人一样也会同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