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7章 还一个公道
    听了这蠢猪总督的话,艾米尔几乎可以肯定,针对林风的暗杀十有**已经失败。

    还好这事情由总督那个烟人保镖全权负责,自己从没露过面,林风就算上门兴师问罪,也可以推个一干二净,再说,林风作为下属,他有胆子来质问国王吗?

    艾米尔很快就想明白,脸色也恢复了正常,对着跟前惶惶不安的拉扎格:“等早会结束你就先回去,最好到别的地方待上几天,到时我会让人通知你回来,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拉扎格小鸡啄米似得点着头。

    暗杀失败,不代表林风下次还会如此好运,释然后的艾米尔领着总督回到会议厅,首相停止了滔滔不绝的讲话,退后一步把主持人的位置还给了国王。

    艾米尔示意拉扎格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然后面带微笑的说:“接下来我有几项重要的任命将要宣布……”

    看样子国王又要开始封官了,都知道警察系统还有环保署等几个部门的负责人葬身在叛军的枪口下,这几个部门都是实权机构,官员们立马正襟危坐,挺直腰板,一双双希冀的眼神落在国王的身上。

    艾米尔清了清喉咙,正要宣布,左手面的大门突然哐当一声被人给踹开了,只见以林风为首的军方人士,杀气腾腾的闯了进来,他把手很自然的放在枪套上,站在门前的几名保镖根本不敢上前拦着他们。

    没想到他会来的这么快,连通报都省了,直接带着全副武装的士兵强行闯了进来,这行为根本就是没把国王放在眼里,官员不敢当面招惹这帮杀气腾腾的野蛮人,一个个就像屁股粘在凳子上了一样,没人起身指责他们粗鲁的行径。

    林风以这种方式闯入会场,摆明是来兴师问罪的,艾米尔心知他要是也跟其他人一样再不出声,国王的威严在众人心目中恐将荡然无存,再说,他才是拉昂达真正的国王,林风除非想造反,否则哪敢碰他一下。

    想明白这点,他转过身瞪着大步走来的林风,怒声质问道:“你有什么事,没看见我们正在开会?”

    “我是来抓个叛军的奸细,很快就走,不会耽误大家太多的时间。”

    林风若无其事的说着,一双犹如冰锥般锐利的眼神在众人身上游弋一圈,凡是被他眼神看中的人,下意识都会心虚的低下头去,当视线最终定格在总督拉扎格身上时,这位总督的脸瞬间就煞白了,气的艾米尔在心中暗骂不止,拉扎格真是个没用的东西。

    与当事人相反,其他人都偷偷的松了口大气,感觉就像逃过了一劫。

    “你……出来。”魏阳注意到老大的眼神,抬手指向拉扎格,用命令的语气说。

    看他把手指着自己,做贼心虚的拉扎格屁股一滑,坐倒在地上,同时向国王投去求救的眼神。

    怎么说拉扎格也是自己的人,而且还是堂堂一个总督,如果被他们就这么把人带走,让国王的脸面往哪里搁?

    “慢!”

    国王咬着牙,脸色铁青的说:“拉扎格总督做错了什么?何况,就算他犯错也该由法庭审判,你们没资格抓他,林风还不带着你的人给我立刻出去!”

    后面一句他几乎是咆哮着吼出来,国王不发威,这帮无法无天的家伙简直连他也不放在眼里。

    面对国王的怒火,众人却还是那一脸无动于衷的神情,仿佛根本没把艾米尔当成这个国家的主人。

    肖心琼主动上前一步,站在国王跟前说道:“这个拉扎格昨夜指使人试图暗杀林风,他不是叛军的奸细又是什么?”

    拉扎格明明就是为国王做事,现在却被他们扣上叛军的帽子,偏偏他还不能说出实情,难道能告诉林风他们,暗杀是国王指使的不成。

    他除非想死,真要那么说了,最想宰了他的应该就是国王艾米尔了……

    见拉扎格不断向自己投来求救的眼神,心知坏事了的艾米尔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道:“说他是奸细,你们有证据能证明吗?”

    肖心琼闻言露出‘就知道你会这么问’的眼神,当即打了个响指,朗声说:“把人带进来!”

    当软的像根面条一样的布里曼被两名士兵提着进来时,刚刚还静寂无声的会议厅顿时响起嗡嗡的议论声,不少没有参与计划的官员认出了这烟人就是拉扎格平时颇为倚重的保镖,难免会露出诧异的神色。

    军方已经出示了人证,难道拉扎格真是叛军派来的间隙?

    不少人都带着这样的疑惑,看向拉扎格的眼神也不大对劲了,面对众人质疑的眼神,拉扎格有苦难言,满肚子苦水却无处宣泄。

    “是谁指使你来暗杀我,把人指出来?”

    林风淡淡的说。

    落在阿木手里的布里曼,早就被收拾的服服帖帖,当即巍颤颤的伸出手,指向人群中汗如雨下的拉扎格,那一瞬间,拉扎格就感觉屁股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突然站起身,没命似得朝后门出口冲了去。

    他这样的举动无疑是在间接告诉大家,他心里有鬼,眼看拉扎格已经逃到了后门附近,林风等人并没有要追赶的意思,至冷眼看着他在那里吓跑,而国王却有种无脸的冲动,他这一跑只会适得其反,已经没人能救得了他。

    恐惧到极点的拉扎格从未像今天一样敏捷,一口气跑到后门,当他伸手把房门拉开的瞬间,一个小山般壮硕的身影出现在门前,那只毛呼呼的大手掐在拉扎格的脖子上,就像提小鸡那样,将他举起到了半空中。

    窒息让拉扎格没命的挣扎,两条腿在空中不断摆动,那张脸瞬时憋的通红。

    杀人王提着他慢条斯理的往这边走来,林风扭头看着神色复杂的国王,语气淡漠的问:“您难道没什么话想对我说的吗?”

    他这话什么意思!?

    难道他们已经知道了什么!

    艾米尔心里翻起了惊涛骇浪,脸上还故作镇定的说:“你要让我说什么,拉扎格如果真的有罪,我自然会惩罚他,你们把他交给我来处理,我会还你们一个公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