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6章 暗杀计划
    总督没有说错,他的烟人保镖布里曼确实是个人才,第二天就联系上了正在中东地区执行任务的‘烟土’佣兵团,在五百万美金的高价诱惑下,对方答应出动一个小队帮他们解决麻烦。

    作为世界十大佣兵组织之一的烟土,又被外人称为焦土军团,这帮人不分善恶,只为钱做事,在他们眼里拉昂达这种乡下地方的三军统帅根本算不上什么,派出一个小队已经算是杀鸡用牛刀了。

    烟土军团有这底气,当天便派来一支只有十个人的精锐分队,拿到钱以后,领头那人拍着胸向拉扎格担保,那个叫林风的小子一定见不着第二天升起的太阳。

    当晚,一辆运输货物的卡车来到军营门前,坐在副驾室上的总督保镖布里曼摇下车窗将通行证交给站岗的士兵,通行证是真的,自然看不出任何问题,两名士兵却没有马上放行,按照规矩表示要上去检查车厢里的那堆货物。

    布里曼脸色顿时出现了变化,加重语气强调自己是代表总督前来这里送一批慰问品,不要再浪费时间。

    两名士兵似乎有些忌惮他的身份,相互交流了一个眼神后便放弃了检查,士兵移开路障示意汽车可以通过了,布里曼这才满意的一笑,藏在车厢里的雇佣兵们也收起武器,安静的蹲下身去。

    卡车慢慢吞吞朝统帅府邸的方向驶去,布里曼放松下来,拿出香烟叼在嘴里点燃,接下来就是后面那帮佣兵的事了,他却不知,卡车刚消失不久,站岗的士兵就急忙跑回岗亭拿起了电话,将这辆可疑的卡车向上级做了汇报。

    统帅居住的地方位于军营大后方,这里有山有水环境优美,开车也需要十多分钟才能抵达,为了不引起巡逻士兵的怀疑,卡车一直保持着不紧不慢的速度在路上行驶着,再过去不远就是目的地了,在对面一座烟漆漆的小山坡上,此刻却多出了一个人影,他一动不动蹲在原地,加上作战服自带的伪装效果,几乎跟周围的树木花草融为了一体,不凑近根本就不会发觉山上有人。

    “目标出现。”

    烟影手举着红外热成像夜视仪,暗中观察着驶入视野的卡车,过了片刻他很肯定的说道:“车厢里藏着人,这车果然很有问题。”

    说着他放下夜视仪,对通话器低声交代道:“老杀,他们交给你处理,记得留个活口,待会儿老大还要问话。”

    “噢!”

    还躺在房间床上的杀人王闷声答应道,放下通讯器他已经站起身,走到墙角摆放的一个木箱子前,掀开盖,从里面提出一把多管加特林机枪。

    当他刚把弹链装上,窗外已经隐隐传出汽车的马达声,大步来到窗前将两扇玻璃窗一把推开,只见那辆卡车已经停在楼下五十米的地方,几道人影正悄无声息的从车厢跳下。

    负责放哨的蒋浩已经看清这些人拿在手里的枪了,低声对着通话器说:“打!”

    布里曼和这个小队的雇佣兵茫然不知自己的行踪其实早已暴露,他们还打算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对面那栋屋子消灭目标,当二楼窗口传出爆豆般的声响时,刚跳下车厢的那名佣兵瞬间就被狂猛的弹雨扫倒。

    数不清的子弹连成一条线打在苫布遮盖的车厢上,只是瞬间,苫布上多出一个又一个的孔洞,一分钟不到,五百发子弹全部射空,杀人王放下正冒着青烟的加特林,脚下落满了金灿灿的弹壳。

    号称一晚上就能灭掉林风的烟土佣兵团,十人精锐小队连目标的人影都没见到就被狂风骤雨一样的子弹打成了马蜂窝,车厢上遍布着密密麻麻的弹孔,黏稠的血水正从挡板缝隙中不停往下滴落。

    布里曼嘴里还叼着烟,除了他和司机,整辆车里就没剩下一个活着的人了,两人看着远处走来的烟影,浑身就跟筛糠一样打起了哆嗦,之前的自信早都跑到九霄云外去了。

    来这里以前,布里曼根本就没想过行动会失败,所以一时间居然不知该做点什么,反而身旁的司机要机灵多了,趁着对方还没走近,只见他拉开车门跳下去,边跑还边大叫道:“不关我的事……”

    蓦地传来一声清脆的枪响,狂奔中的司机以一个狗吃屎的姿势扑倒在地上,布里曼这才想起要去拔枪,手枪从枪套里取出一半,一个冷冷的声音在耳畔警告道:“别动!”

    充满杀意的声音让布里曼保持着拔枪姿势动也不敢动了,这时候,以林风为首的一群人才踱步来到遍布弹孔的卡车跟前,他看起来并不认识布里曼,没有多余的废话,扭头对身边的阿木说道:“撬开他的嘴,我想知道是谁派他们来的?”

    阿木对于逼供相当有一手,当他捏着指头靠近俘虏,几个同伴的眼里居然露出不忍直视的神色。

    片刻过后,一声鬼哭狼嚎响彻布利斯的天空,正在等待手下传回捷报的总督拉扎格,突然感觉背心一寒,没由来打了几个寒颤。

    ……

    第二天大早,励精图治的艾米尔照例来到行政办公大楼,为官员主持今天的会议。

    会议开始没多久,艾米尔就发觉坐在前排的总督拉扎格有些魂不守舍,似乎他昨晚就没睡过,两个烟眼圈十分明显,期间几次他都对正高谈阔论的艾米尔露出欲言又止的样子。

    艾米尔暗中留意了他好久,脸上虽然没有表露出任何异常,可是心里却生出种极为不好的感觉。

    愈发心神不安起来的艾米尔把会议交给了首相主持,起身来到隔壁的房间里等了几分钟,反应过来的拉扎格这才姗姗来迟。

    “交给你的那事,是不是办砸呢?”一见面,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艾米尔就抢着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

    拉扎格苦恼的摇着头,接着又一脸费解的说:“布里曼失踪了,昨晚出去以后到现在一直没回来,我也联系不上她。”

    艾米尔一听,只差一脚往这傻乎乎的总督脸上踹去,气急败坏的嚷道:“你这白痴,他一夜都没回你怎么不来告诉我,这下完了,暗杀肯定是失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