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0章 处理俘虏
    还没等哈里格将军靠近,就隐隐听见机库内有哭泣声传出,这是一个不妙的信号,受伤的王妃站在门前却唯独没见到艾米尔的身影,难道他已经……

    哈里格简直不敢继续想下去,阿德西二世昨晚才因为伤重过世,如果连刚继承王位的艾米尔也没了,那拉昂达的政权只怕是要分崩瓦解。

    他简直无法想象下去,自己的国家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心急下不由加快脚步靠近过去。

    王妃靠在一名妇女肩头正愣愣的出着神,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细密的脚步声,她不由回过头去,当看见哈里格领着大队人马出现在身边时,她才微微露出个诧异的眼神,轻柔的唤道:“舅舅。”

    “舅舅来晚了,我可怜的阿里娅。”

    看着王妃带有几分哀伤的眼神,和她胸口被血迹浸透的绷带,哈里格饱经风霜的脸上顿时露出心痛的神色,沉声说:“阿丽娅,我带了军队来,一定会给老国王和艾米尔报仇。”

    “嘘……”没等他说完,王妃竖起食指做了个先别说话的动作,接着又指了指里面。

    哈里格忙配合的闭上了嘴,视线移动到机库方向,只见里面至少拥挤着数千名当地民众,所有人自发退开一段距离,在中间的空地上摆着一具具士兵的遗体,他们基本都是在这次战斗中牺牲的,有些尸体血肉模糊的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

    林风、肖心琼、魏阳周可可等人正蹲在宇良才跟前,只见他的胸口还插着一把断了的刺刀,腹部的位置更是被划开一个大口,连肠子都流了出来。

    林风双手捧着那截青色的肠子将它重新放回主人的体内,周可可一边掉着眼泪,一边用湿毛巾替他们挨个擦拭着脸上的污迹,眼前这张还显得有些青涩的脸庞,硬是坚持到流尽最后一滴血才倒下。

    在他的遗体旁边,还并排躺着严志学和张晓,还有旅行团的陈磊,他们都是为了保护机库的民众和同胞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周可可和大家都有了深厚的感情,在运输机上的时候,大家还时不时会逗弄一下美丽大方的周可可,哪晓得,这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却倒在这片异国的土地上。

    周可可轻轻擦拭着他们的脸庞,眼泪就像断线的珍珠不停往下滴落,肖心琼似乎不忍再继续看下去,转过身肩膀微微的耸动着。

    现场一片愁云惨淡,民众中不时响起压抑的哭泣声,他们哭泣的时候还不忘用力捂着自己的嘴,仿佛唯恐声音太大惊扰到这些长眠中的勇士安宁。

    简单的为他们整理过仪表之后,林风站起身,哀伤的神色被迅速掩去,作为众人的核心,他明白在当前形势下自己更该做些什么。

    “林风,这是哈里格将军。”阿里娅又转头对着哈里格轻声说:“舅舅,就是他带领大家救了我们所有的人。”

    “谢谢你救了我亲爱的阿里娅,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叛军正朝这边打来,如果被他们包围那就完了,我必须先带你们离开!”

    哈里格重重点了下头,对林风救了王妃这事铭记在心。

    刚才他已经大致了解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当得知艾米尔为了逃命居然背叛帮助过他们的华夏人,还开枪险些要了阿丽娅的性命时,这位将军当场就破口咒骂起他们的新国王。

    当然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尽快离开这里,他留在前方那一个团的士兵恐怕拖不了敌人大部队太久,一旦被包围在这里,就再没什么援军能救他们了。

    “带上严志学他们,我们撤!”

    林风交代了一声,狼牙战士忍着悲痛将同伴的遗体扛在肩上,就连陈磊和其他华夏人的遗体也被他们一同带走。

    哈里格或许觉得有些难以理解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他们为什么还坚持要把自己人的尸体带走,他张着嘴本想劝一劝他们,可是王妃却像看懂了他的意思,忙摇摇头阻止了他。

    “老大,那这些俘虏该怎么处理?”魏阳身上还在不停流血,看向跪在场中那些俘虏的眼神,明显露出几分狰狞之色。

    这些俘虏如今已经全体缴械,跟随他们军官一起蹲在地上等候发落。

    在刚才的战斗中,他们的死伤更为惨重,接近总数的一半,剩下的士兵见指挥官都被俘虏了,斗志瞬间冰消瓦解,正规军代表着王室的威严和气度,只要缴械投降,他们一般情况下不会滥杀无辜,所以大部分叛军士兵都还抱着侥幸心理。

    可这帮叛军士兵却忘了,他们之前是如何倚仗武力屠杀手无寸铁的民众。

    这笔仇林风一直都替他们记着,对于该如何处理这群俘虏的问题上,他最有发言权此时却一个字都没说,只点了点头。

    其他人对于他这个决定自然是全力支持,只有肖心琼眉头一皱,她显然要比其他人想的更长远一些,忙摆手示意正把机枪口对准这些俘虏的狼牙战士,加快脚步追上前面的林风,低声在他耳边说:“林风你先不要冲动,这些人已经投降现在是我们的俘虏了,你如果下令杀了他们,万一消息传出去,你想变成别人眼中的刽子手吗?”

    “那又怎么样?”

    林风回头反问了一句,有点咄咄逼人的架势。

    肖心琼心知这家伙因为同伴的牺牲已经处于失控的边缘,要是由着他性子来任何事都可能做得出,肖心琼力图向他说明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谁想林风根本不给她说下去的机会,伸手一捞拿过一个战士手里的步枪,枪口对着叛军指挥官的方向,没有丝毫犹豫扣下了扳机。

    哒哒哒……

    还没等肖心琼来得及阻止,枪口前便喷出一串赤炎,叛军指挥官举高双手正要求饶,子弹瞬间在他胸前炸出一团团的血雾,连同他身边那四五个高级军官在内,瞬间全倒下了。

    这下子就跟捅了马蜂窝一样,刚才还老实听话蹲在地上的叛军一见情况不妙,大叫着起身就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