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8章 活捉指挥官
    一直紧张观注着战局的指挥官一群人,自然发现了这只超低空飞来的大鸟,不用多想也清楚这支巨型大鸟一定是敌人的秘密武器,当即就有军官拔枪朝着越飞越近的怪鸟开枪了。

    连续几枪没能打中目标,眨眼间,大鸟已经带着众人从大群叛军士兵的头顶飞过,距离指挥官所在的位置不足百米,这时候,他身边那些士兵也在军官气急败坏的吆喝声中反应了过来,纷纷抬高枪口朝着魏阳等人扣动了扳机。

    魏阳拼命扇动着翅膀,子弹不断打在双翼上噗噗作响,要不是现在没功夫说话,他早就破口骂娘了,变异后虽然拥有了强悍的**,但并不代表他就真的是刀枪不入,被子弹打中还是一样会流血会痛。

    在密集的弹雨覆盖下,他那两扇巨大的肉翼成了最显眼的目标,瞬间就多处无数个孔洞,就像漏气的滑翔伞,再难保持飞行平稳,歪歪斜斜往前窜出数十米,带着三人一头扎进敌人堆里。

    “跳!”

    跟着挨了两枪的林风见机大吼一声,三人在坠地之前主动跳了下去,少了负担的魏阳扇动着破破烂烂的双翼,连着撞翻挡在前面那些来不及闪开士兵,为身后的三人清理出一片临时通道。

    身体矫健灵活的猫女刚落地便化作一道箭矢,猛地向着指挥官的方向窜了出去,一向不忍杀生的周大美女这次却没有像往常那样对叛军士兵有丝毫的心慈手软,亲眼见识过他们屠戮那些无辜民众时,那灭绝人性的一面,心中无比愤怒的周可可瞬间爆发出了十二分的战力。

    娇小的身体仿佛是一道飓风,从敌人眼前一晃而过的同时,双手利爪闪电般在他们脖子或脸上留下道道皮肉翻卷的伤口,人类的眼睛已经快跟不上她的移动速度,惨叫声不断响起,沿途的人影接二连三飙血栽倒下去。

    指挥官身边至少有一个营的兵力保护,里三层外三层把他和一群高级军官护卫在中间,周可可加上魏阳的帮助,也只向前推进了不到二十米,离敌人指挥官还有一半的距离,周可可一口气力耗尽,速度不由开始放缓下来,也给了敌人可趁之机,眨眼周围的士兵就挺着刺刀悍不畏死扑了上去。

    不死小强阿木紧随在周可可的身后,眼看猫女能活动的范围正快速收缩,已经有些招架乏力,他忙挺身冲到了第一线,烟糊糊的脚底板刚把一名士兵踢飞进人堆里,一把锋利的刺刀却从侧面捅入了他的腹部。

    刺中阿木的士兵眼里不由露出一抹喜色,正想再接再厉把刺刀捅的更进去一些,却突然发现眼前这人竟然若无其事的扭头望向了他,二话不说挥出一拳往他脸上砸来。

    以阿木手臂的长度,就算伸直也没有可能打到对方才是,然而他还是这样做了,当伸臂伸直到极限时,竟然像拉长的橡皮一样又向前延伸了几寸。

    哐!

    一拳径直砸落在露出惊骇神色的士兵脸上,在往后仰倒的刹那,他脑子里还在想着:这怎么可能……

    阿木并不善于眼前这种一打几百的群殴,但他不死小强的外号也不是瞎叫的,身体被捅出四五个窟窿眼,他仿佛屁事没有仍旧拳来脚往,不断将眼前的目标打倒,打着打着,身边的敌人越来越少了,许多士兵抓着武器却不敢靠近过来,看着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恐惧的神色。

    在拉昂达流传着许许多多的神话故事,其中有一个关于死神的传说,凡是被死神选中的仆人,都具备永生不死的神力,眼前这皮肤黝烟发亮的阿木,显然十分符合他们心目中死神仆人的身份,要不是身后有长官盯着,说不定许多人已经转身溜了。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那套鬼神的传说,所以战斗仍然在继续,阿木和周可可联手虽然很快解决了数十名敌人,但四周仍旧到处都是士兵的身影,光靠两人的实力显然很难突出重重包围,冲到指挥官的身边。

    就在他们陷入泥潭难以自拔的时候,林风却利用他们制造出的混乱朝相反的方向冲去,他自然不可能抛弃众人独自出逃,魏阳把他们投放下来的地点距离指挥官还有几十米远,中间隔着数百名士兵,他心里十分清楚,这样强冲过去的机会不大,所以便利用三人吸引住大部分敌人视线的机会,连接干掉几个挡路的士兵,一个闪身出现在外围一辆武装吉普车旁。

    站在车厢上的射手,正把重机枪对准了被包围在中心阿木三人身上,然而四周全是他们自己人,射手迟迟没能开枪,当林风跳上车的时候,这人还愣了愣,甩棍当头砸落,顿时脑浆迸裂的从车上载倒下去。

    林风把还滴着血水的甩棍往腰带上一插,顺势上前接替了射手的位置,将安装在支架上的重机枪一转,对准了前方这群叛军,到现在他们还没意识到机枪手已经换人,一名军官打扮的家伙站在人群中不断大声吆喝,林风朝着这人就是一梭子弹打趣,将他连同周围那七八个士兵瞬间射成了筛子。

    哒哒哒哒哒哒哒……

    机枪在林风控制下一刻不停的咆哮起来,连成串的子弹横扫过去,前方士兵瞬间栽倒下去一片,等其他人发现子弹是从身后袭来,枪口前方已经倒满了尸体。

    “魏阳,送他们过去!”

    林风拼命的射击,前方全是敌人的身影几乎不用去瞄,一扫就是一片,对面射来的子弹打在机枪挡板上叮当作响,压力大减的三人总算可以喘上口粗气,魏阳脚步踉跄来到两人身边,被子弹打的破破烂烂的肉翼夹着周可可用力往天空抛去,接着他又如法炮制,将阿木也从人堆中甩了出去。

    周可可利用这股推力,矫健的身躯在空中连续翻腾几圈,当落下来时,敌人指挥官那张惊愕的脸近在咫尺,无坚不摧的利爪横着一划,舍生挡在前面的军官只觉手臂一凉,握枪的这只手齐腕而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