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5章 敌人战机
    嘡!

    就在战机驾驶员用欣赏的眼神,肆意屠戮着下方的人群时,战机驾驶舱内陡然吹进一阵冷空气,驾驶员抬头才发现,座舱盖上赫然多了个透明的窟窿,只差一点点就击中了他。

    有人真疯狂到用枪打战斗机!

    正杀得兴起的飞行员并没像惊弓之鸟一样开着战机溜走,锐利的视线很快就发现一人,正端着枪对准这个方向,粗长的枪管随着战机移动而不断调整方向,似乎还真有打算拿枪把战斗机给打下来。

    就算这是螺旋桨飞机,也不是靠子弹就能打下来的,对方似乎还是个狙击手,有点意思!

    飞行员嘴角噙着狞笑,双手一推操纵杆,重新调整好方向的战斗机再次俯冲而下,机头正朝着那名狙击手的方向。

    嘡!

    狙击枪口前喷出一道赤炎,然而想要命中飞行中的战斗机又谈何容易,刚才那一枪只不过是他运气好碰巧撞上了而已,随着飞行员按下射击钮,两翼上的机枪再次咆哮起来。

    子弹连成两条直线,在水泥地面上犁出两排整齐的深坑,一路延伸向前,目标直指那名狙击手。

    “快闪开!”林风将王妃交到肖心琼手里,拔腿往严志学的方向冲去。

    可是他再快又如何快的过子弹,严志学仿佛没有听见,屹然不动站在原地,枪口有节奏的喷出一道道火光,就像将他此刻心中的愤怒也发射出去一样。

    就是眼前这架飞机,刚才一串子弹打下来,射杀了一名抱着孩子的母亲和一对年轻情侣,他们都是华夏人,身体就像纸糊的那样脆弱,在战机的扫射下就这么接二连三倒在严志学的前面,他知道,如果不把这家伙解决掉,还会有更多的人倒下,为了不让悲剧重演,他决定豁出去赌上这一把。

    枪声始终在有节奏的响起,天上的战机也像跟他卯上了一样,火力全开不闪不避的疾驰而来,弹链掀起的石沙快速朝着严志学的方向蔓延,当枪膛里最后一发子弹被击发出去的同时,弹雨也将严志学所在的地方覆盖。

    “严志学!”

    林风厉吼一声,一头扑进这片沙石飞扬的区域。

    天上的战机仿佛失控了般,飞出不远忽然机头向下急速坠落,接着就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响,阵阵烟烟冲天而起。

    沙石被风吹去,严志学躺在林风腿上,血水正一个劲儿从嘴角溢出,林风用衣袖怎么擦都擦不干净,一发子弹击中了严志学的腹部,在那里留下个碗口大的窟窿,破碎的脏器正随着鲜血一起不断涌出。

    “队长,我……我做到了……”他气若游丝的说,嘴角微微抽动着分明就是在笑。

    这傻小子!

    林风握着他的手,用力点着头,这小子平时总是那么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难得见他像现在一样安静的时候,看着他缓缓闭上的双眼,一只铁拳重重擂在水泥地面,等林风抬起手,厚实的地面赫然多了个带着血迹的拳印。

    “老大!”

    “队长……”

    身旁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群人,林风摇了摇头,亲手替熟睡过去的严志学整了整衣裳,才把他轻柔的放在地上。

    “敬礼!”

    众人脱掉头盔,一脸庄重的抬起右手,在他们身后响起一阵压抑的哭泣声。

    ……

    解决了敌人两架战斗机,真正残酷的战斗才只是刚开始而已,面对大军压境的叛军部队,坚守在机场外围的士兵只抵抗了不到一刻钟,枪声就停歇下来。

    片刻之后,叛军大队人马源源不断从入口处涌入进来,机场上还有部分慌乱的民众在四处跑动,叛军士兵要做的,就是开枪将这些人影全部击杀。

    零零散散的枪声中,跑动着的人影不断栽倒在血泊中,叛军士兵快速推进,很快到达了附属楼门前,听见里面隐隐传出的哭泣声,几枚手榴弹被他们先后从破碎的窗口抛入了进去,接连几声爆炸后,一队如狼似虎的士兵端着枪冲入这一半变成废墟的小楼。

    枪声哭嚎声响成一片,那里面正在进行一场惨无人道的屠杀,手无寸铁的民众根本就无力反抗,只能在临死前发出无助的惨叫。

    叛军指挥官用那阴鸷的眼神扫了眼四周,目光很快定格在对面几百米外的停机库,想来他也察觉到,那里一定还藏着不少人。

    他一声指令下达,四五百名眼睛冒着凶光的士兵迈开大步向机库逼近过去,藏在那里面的数千民众,刚才亲眼目睹了这群刽子手屠杀自己同伴的画面,眼看他们又气势汹汹朝这边而来,不少人忍不住轻声垂泣了起来。

    一旦被这帮刽子手发现,藏在这里面的几千人恐怕也难以幸免,不过他们的运气要比藏在附属楼里的那些人要好,至少外面还有一帮拿自己生命来保护他们安全的战士。

    敌人毫无队形可言的小跑着向这头奔来,或许他们以为这里也全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民众,在那排机库外面,凌乱的堆积着许多的杂物,横七竖八摆放在机库的前方,这些迹象并未引起他们的注意,视线越过那到障碍物,已经隐隐能看见那些民众惊慌失措的表情。

    正当士兵加快步伐冲上前去的时候,藏在障碍物后面的狼牙战士和正规军残余纷纷站起身,枪口朝着跑来的士兵身影拼命搂火了。

    突如其来的攻击给敌人造成了惨重的伤亡,一个照面就倒下了四分之一的人手,敌人所在的位置正处于毫无遮挡的开阔地带,四周都是平坦开阔的空地,避无可避,子弹肆无忌惮的收割着他们的性命,就像刚才他们屠杀那帮手无寸铁的民众那样。

    叛军士兵的尸体一拨一拨栽倒下去,剩下那些只能趴在地上徒劳的做着还击,眼看胜利在望然而众人的脸色却反而凝重了起来,被他们阻击的只是其中一小股部队而已,数千人的大部队正在指挥官呼喝下,快速往这个方向赶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