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1章 孤注一掷
    “阿里娅,箱子还在你这里吧?”

    他来到两人面前的第一句话,却是焦急的询问那只手提箱,就连作为外人的林风也不禁皱了下眉头,回头捡起掉在地上的那只金属质感的手提箱,转手递到国王的眼前。

    “你是要找这个箱子?”

    艾米尔一愣,这箱子似乎对他至关重要,竟然一把抢了过去,等拿到手里他才想起道谢:“谢谢你。”

    这时,钢厂方向再次传来激烈的枪响,贼心不死的叛军见阴谋被挫败后,又一次发动了攻势,听见这爆豆般的枪声,林风霎时脸色一变,急切的说道:“别废话了,带上你的人跟我来!”

    说完他一马当先跑在了前面。

    如果钢厂被叛军攻陷了,那大家都只有死在这里,艾米尔一跺脚,对身边的卫队指挥官命令道:“快去帮忙!”

    经过一番激烈的交战,在众人的齐心合力之下,终于再一次打退了叛军的进攻。

    双方都在抓紧时间修整,相信下一波攻势很快就会到来,此时彩钢棚下已经挤满了伤员,非战斗人员都在忙着帮伤员止血,就连王妃也不顾双手粘上血污,蹲在一名腿被炸断的士兵跟前,正试图帮他把血止住。

    止血喷雾和纱布早都用完了,眼看伤员的生命体征越来越弱,王妃抓住自己的裙摆用力一扯,嘶的一声,从这身名贵的长裙上扯下一截布条,然后又双膝跪在地上,两手拿着布条在伤员断腿处快速缠绕几圈,用力收紧。

    滋……一道血箭从伤员的断腿处溅到了她脸上,不停涌出的血水总算制住了,但他能不能活下来,只有上帝才知道,王妃顾不得擦去脸上的血迹,快步又来到另一名胸口中弹的士兵跟前。

    奄奄一息的士兵眼前似乎出现了幻觉,望着尊贵的王妃轻声唤道:“妈妈……”

    说着还巍颤颤的伸出手,试图抚摸这张近在咫尺的脸颊,王妃一把握住了他满是污垢的手,让他用力抬起的头紧紧靠在自己怀里,感受到‘母亲’身上的体温,这个年轻战士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眼泪无声顺着王妃的脸颊滴落了下去。

    肖心琼控制着飞行器降落在身前的空地上,眼中的忧色愈发浓郁。

    这场战斗打的异常艰苦,弹药更是所剩无几,到这地步已经没有再固守下去的必要和资本了,林风迈步走到国王跟前,斩钉截铁的说:“我们必须突围出去,现在外面的敌人只剩下一两千人,不趁这个机会出去,如果等他们援军一到,我们就走不了了。”

    原本以为吓破胆的艾米尔和他那些大臣会反对这个冒险决定,毕竟他们的伤亡更加惨重,算上伤员人数也不到对方的十分之一,哪晓得,艾米尔国王居然毫不犹豫的点头,赞同了他的提议。

    “我同意突围,不过,我还有一个更好的主意。”

    没等林风问起,他就主动指着身边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说:“嘎迪尔是航空署官员,他告诉我,宣布空管禁令以后,首都机场还有几架没来得及起飞的客机,我的队伍里正好有飞行员,他能带我们离开这里。”

    说完,国王两眼放光的瞅着林风,看样子就算林风不同意,他也会坚持自己的决定。

    “消息靠得住吗?”林风对这些官员的办事能力似乎有些不太放心,下意识多嘴问了一句。

    嘎迪尔感觉自己受到质疑是种羞辱的事情,红着脸十分肯定的说道:“我可以拿自己和家族的荣誉发誓,绝对是真的。”

    另一名穿着军官制服的男子,也在一旁补充道:“机场附近有我们一个团的士兵驻守,叛军没那么容易打下来,现在赶过去或许还来得及。”

    听了这话,林风不免心中一动,稍微沉吟片刻便点头答应下来。

    包围这里的叛军虽然损失惨重,但兵力仍然占据绝对优势,倘若就这么强行冲出去,突围成功的可能性绝不会超过三成。

    汽车就只有三辆,不可能装下他们全部的人,除了国王王妃和伤员被允许上车,其他人包括这帮王公贵族政府高官都只能用两条腿跟在车队后面跑了,国王倒是想坚持征用那辆大巴车,但林风又怎么可能答应,甭管什么官员王族在他眼里也没自己同胞重要,即便有人拿出一袋钻石试图收买他,得到的回答依然是一样。

    林风在这事上表现的无比坚决,对方要么听他们的安排,要不然就分道扬镳,各跑各的。

    国王犹豫片刻,最后只好委曲求全答应下来,但心中对林风的不满却在逐渐加剧,一个小小的佣兵头子,竟然敢再三挑衅他这国王的尊严。

    ……

    并不甘心失败的叛军指挥官在等待其它部队前来支援的同时,一边又开始排兵布阵,收拢部队准备再次发起进攻,那堵被炸的千疮百孔的围墙就是阻挡他们的最后一道障碍,指挥官是个认死理的人,上万人的正规军都被他们击溃了,何况是钢厂这区区两三百人。

    他仍旧坚信这次一定可以把钢厂打下来,只要捉到阿德西三世,就是最大的功劳。

    可是指挥官恐怕做梦也不会想到,对方会有胆子主动向他这支还有两千多人的部队发动反攻,正当士兵全部集合完毕,他准备说几句激励的话然后发动总攻时,天空忽然刮来一阵飓风,连他头上的帽子也给这怪异的风吹飞在了地上。

    身旁的军官急忙弯腰帮他捡起,递了过来,指挥官正要接过,一个巨大的阴影从头顶划过,他和身边的军官下意识抬起头,只见半空变成白蒙蒙的一片。

    “这是什么?”一些细碎的粉末随着微风落进了指挥官眼里,他不由用手揉了揉,把手背放在眼前一瞧,上面已经布满了白色的灰尘。

    刚开始他还没感觉到任何不适,只觉得眼眶有些干涩,可过了两三秒后眼球传来一阵火烧般的刺痛,这才感觉到不妙。

    “是石灰粉,快把眼睛闭上!”

    有士兵认出了正从天空纷纷扬扬飘落的白色粉末,顿时向周围同伴大声提醒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